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 靳少強寵小逃妻

更新時間:2020-01-15 09:39:08

靳少強寵小逃妻 連載中

靳少強寵小逃妻

來源:微小寶作者:席小綿分類:職場主角:阮小沫靳烈風

主角叫阮小沫靳烈風的小說叫《靳少強寵小逃妻》,是作者席小綿最新寫的一本總裁豪門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進錯房間,她代替原本下藥的人和陌生的男人一夜春宵。那晚她失去了太多,不知道從此那個囂張的男人會對她糾纏不休……平靜的生活從此打破,她恨極了那個男人的霸道,用盡方法想要逃離這個暴君,卻不知不覺淪陷在他笨...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女明星們也毫不在意還有人在場地爭寵著。

一個女明星極其開放地直接坐到了男人的腿上,用領口低到幾乎走光的身體緊貼上男人的胸膛,極其誘惑地晃動身體,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地撒嬌著。

另一個女明星不甘示弱,包臀的裙子“一不小心”撩到了腰際,沒有防護的裙底春光一覽無余。

還有沒來得及擠到男人身邊的女明星,更是直接跳進了泳池里,淺色的薄薄布料浸了水,濕潤地貼在身上,受到冷水刺激又沒有打底的身材一覽無余,足以激起任何男性的谷欠望……

一群女明星此時哪還是什么鎂光燈下的女神,奔放而大尺度的行為,簡直堪比島國動作片的拍攝現場了。

拋開男人是全球目前身價最高的男人不談,單單只因為男人簡直具有致命吸引力的迷人外表,也足夠讓她們拋棄自尊,使出渾身解數來誘惑他。

而被這群性感肉彈圍在其中的男人,俊美如神祗的微醺面容上,眼底波瀾不驚,仿佛他面前的不是各色的性感美女,而是又老又丑毫無吸引力的老太婆。

坐在他身上的女明星涂著鮮艷指甲的手指,沿著他敞開的領口,正要探進去,卻被他一下抓住了手腕。

女明星“痛苦”地嬌喘一聲,一邊拋著媚眼一邊故意跌在他胸膛上,根本就已經遮不住身體的禮服干脆地落了下去。

早就被靳烈風的男性魅力迷得暈頭轉向的她,捏著嗓子嬌滴滴地叫著:“靳總,您把人家衣服都弄掉了~”

其實本來不僅是她,圍繞在靳烈風身邊的女明星們,身上還有的布料早就不足以遮住重點部位了。

靳烈風冷漠地看著她,語氣里毫無憐香惜玉的意思:“我弄掉的?”

女明星被他語氣里的森冷嚇得立馬清醒了不少,連忙道:“不不……它是自己掉的……”

靳烈風冷冷丟開她的手,鼻端全是女人們身上昂貴的香水氣味。

原本被體溫蒸騰的昂貴香水氣味,卻叫他覺得莫名難聞。

這香氣,就跟這些女人臉上的妝容一樣假!

還不如那個女人身上沐浴后的清香來得好聞。

“脫?!苯绎L沉聲命令道。

幾個女明星以為之前的搔首弄姿有作用了,忙不迭把身上最后的布料也脫了下來,盡量自然地擺出自己最誘惑的姿勢,期望男人的視線會留在自己身上。

這幾個女明星的身材火辣至極,就算平時穿泳衣的照片也能讓男人們鼻血狂噴,更何況現在這樣。

靳烈風以手指撐著太陽穴,興趣缺缺地從這些曲線誘人的身體上掃過,心頭的煩悶非但沒有消減,反而越演越烈了!

這些女人哪一個身材不比那個女人好?!

哪一個不比那個女人會主動誘惑討好他?!

可為什么他只覺得這些女人吵鬧又煩人,更別說有什么反應了!

就在女明星們不留余力地誘惑著男人的時候,卻聽到男人磁性而性感的聲音,極其冷淡地道:“既然衣服已經脫了,就下去吧?!?/p>

下去?

下哪兒去?

一群女明星面面相覷,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這是什么要求。

“嘩啦啦……”

第一個女人反應比較快,在她跳下泳池之后,其他女人隨即也反應過來,雖然臉上的媚笑僵住了,但還是都紛紛轉身就往泳池里跳了進去。

泳池里跟開了鍋一樣水花四濺。

一時間,仿佛世界游泳比賽在這個室內泳池里舉行似的,水聲變得喧嘩無比。

靳烈風冷眼看著泳池,胸口的火氣并沒有就此消下去。

他滿腦子都是那個女人清純無辜的臉!

該死!

他英俊的臉上滿是煩躁不悅的情緒,一仰頭,他灌下最后一口紅酒,然后隨手將高腳杯砸碎在地上,抬腳碾過,碎玻璃發出咔擦咔擦的聲響。

靳烈風面色陰沉,懶得去管還在泳池里奮力游動的女明星,徑自進了連接一旁的電梯上樓了。

阮小沫累了一天,沾床既睡,很快就沉入了夢鄉里了。

不過,人倒霉喝涼水都塞牙縫。

阮小沫就連在夢里,也沒什么好事。

她夢到自己被那個男人一直關在帝宮里,沒日沒夜地擦地板。

一直擦到了滿臉皺紋,成了八十歲的老太太。

每天還要被那個死男人找茬欺負,每次她快要擦完地板的時候,他都突然出現,然后用拐杖打翻她的水桶,撒了滿地的污水,她只能苦哈哈地又重新擦過。

拐杖?

對,她都八十了,那男人當然也該杵上拐杖了。

就在她忍無可忍無需再忍的時候,終于先下手為強地拿水桶潑了他一身,又搶了他的拐杖準備跟他拼命時,天亮了。

不得不起床的阮小沫捂著腦袋哀嘆一聲。

剛才在夢里,她搶過拐杖的時候,就該多揍幾下靳烈風出口氣的!

穿上女傭衣服,她困得睜不開眼,還是不得不強打精神出門去。

昨天她在腰酸腿軟的情況下,足足花了一天才打掃完那間屋子,還好朱莉見她沒有偷懶,除了冷言冷語幾句,倒也沒有多說什么。

今天安排給她的,則是前庭的除草修剪工作。

這算是她第一次有時間清楚地看到帝宮主樓的外面。

白云如雪,藍天如洗。

城堡式的建筑外面,茂密的草地一望無際。

一條寬闊的白灰色車道,整齊地分開了綠草盈盈,邊界整齊精致。

車道像一條落在草坪上的精美緞帶,往草地之外看不到的大門延伸開去。

帝宮……可真大……

被父親帶來參加晚宴的那晚,是傍晚的時候,雖然車道和主樓前燈火輝煌,但光線的范圍畢竟比不上白天,而且她那晚只想著好好表現,沒什么心思注意周圍是什么樣子。

阮小沫站在草坪上的園藝小樹從邊,拿著剪子有些失神。

眼前的美景,讓人如置身在童話故事的唯美城堡里。

但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帝宮的位置是在市中心……

這不是單單是有錢就能做得到的。

阮小沫垂了垂眼眸,情緒消沉了下去。

小說《靳少強寵小逃妻》 第9章 不是非她不可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两肖两码长期免费公开 29选7超长版走势图 日本av女优十大 兼职网赚 大唐盛世棋牌开发 幸运双星 长沙麻将中一枝花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11选5胆表 九江股指期货配资 博彩通百乐坊 网赚联盟代理 河北快3技巧之一替数定和值 北京赛车pk 山东黄金股票行情 秒速赛车9码平台 三分pc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