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 狂僧

更新時間:2019-12-31 14:28:56

狂僧 已完結

狂僧

來源:七悅文學作者:古蝎分類:武俠主角:道蓮令狐雪

小說主角是道蓮令狐雪的書名叫《狂僧》,它的作者是古蝎寫的一本武俠仙俠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僧心空,魔宮震動。執金鋼鋒,誰敢輕弄?若肯回光,狂心頓歇。禪圣駕臨,諸佛消滅!佛門戒律?與小僧而言,只不過是過眼云煙??匆唤榭裆?,如何在亂世之中撥開重重迷霧,覆雨翻云,成為一代禪宗圣祖!...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九章偷天換日

令狐方聞言不見喜怒,只是笑道:“天下不滿自己容貌之人大大有之,不過,不說大師方外之人,不應掛懷容貌美丑,就說大師這張臉,可是個千里無一的標志長相啊……”

道蓮一笑,說道:“不瞞令狐兄說,小僧對自己的長相,還是很滿意的?!?/p>

令狐方瞇起了眼,說道:“那么,大師要易容,卻是何苦來由,莫非是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要改頭換面,躲過追捕?”

道蓮笑道:“倒也差相仿佛?!?/p>

令狐方笑道:“大師倒也爽快,只不過,如此做,對我令狐家,有什么好處?”

道蓮目露神光,逼視著令狐方說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令狐家若不幫小僧,小僧便只有暴尸荒野一條路可走,反之,久聞令狐家在江湖之上大名鼎鼎,最喜結交武林朋友,若是加個和尚,倒也不多,種善因得善果,還望令狐兄考慮考慮……”

兩人再不言語,只留眼神對撞,會客廳內之氣氛在此時有些冷了。

良久,令狐方終于再次開口,說道:“此事容家父回來定奪最好,不如請大師在府內盤桓三日,等候家父回轉如何?”

道蓮沉吟道:“那……既然如此,小僧叨擾了?!?/p>

之后,管家引領道蓮來到了一處廂房,廂房之內倒也干凈,應有盡有,道蓮放下包裹,住了下來。每到用飯時間,便有下人送來齋飯和茶水,供道蓮食用,其余時間,再不見人來。

第一日,道蓮倒也落得輕松自在,在獨孤家諾大的庭院之中,賞賞花,練練拳,再回房中打打盹,參參禪,一日也就過去了。

一連兩日,道蓮都是這般度過。到了第二日深夜,道蓮心中有事,睡不安穩,忽聽屋外有動靜。

道蓮翻身下榻,扒開窗子,卻見到一個黑衣人人影一閃,向令狐家正房而去。

道蓮不及細線,急忙沖了出去,尾隨在黑衣人之后,然而黑衣人形如鬼魅,一閃便不見了蹤影。

道蓮繼續向前追蹤,冷不丁從暗處飛來兩點寒星,一前一后,擊向道蓮。

道蓮一凜,一卷僧袍,“啪啪”兩掌拍落暗器,卻是兩只柳葉鏢。道蓮毫不停頓,便如一只猛虎般撲向暗器發射的方向。

一個黑衣人從樹后閃了出來,略微沙啞的男子聲音低聲喝道:“且慢,你是什么人?”

道蓮止住身形,失笑道:“這話該小僧來問你才是?!?/p>

黑衣人全身裹在夜行衣中,只有一雙如同狼般細長命令的眼睛露在外面。

黑衣人道:“這不關你事,如想活命,今日之事便別向旁人提起,你是令狐家的客人吧,乖乖回你的客房去?!?/p>

道蓮摸了摸頭,說道:“你若要對令狐家不利,小僧坐視不理,豈不是對不起這兩天令狐家對小僧的關照了……”

黑衣人低喝道:“不要逼我動手?!?/p>

道蓮正欲答話,卻聽令狐方那悅耳的嗓音響了起來:“這么晚了,大師還不休息么?”

道蓮一愕,黑衣人卻一閃而沒。道蓮正欲追趕,令狐方卻從旁走出,隱隱攔住道蓮追趕的方向。

道蓮急道:“令狐兄,有個黑衣歹人……”

令狐方搶道:“我令狐家戒備森嚴,哪來什么黑衣歹人,大師也許是眼花了?!?/p>

道蓮明白令狐方有意庇護,空有隱情,道蓮從里沒有探人隱私的愛好,便打了個哈哈,說道:“既然如此,或許小僧真的是看走了眼,說起來……也有些困了,小僧這就回去休息了?!?/p>

令狐方看著道蓮走遠,才略帶怒氣的對站在不遠的黑衣人道:“說了讓你不要隨便來找我,怎么又來了?”

黑衣人誠惶誠恐的說道:“你……怎么這副打扮……這一次,我是真的有事求你,你一定不會袖手旁觀?!?/p>

“哦?”令狐方眉頭一皺,說道:“去我那里說吧?!?/p>

道蓮回到廂房之內,自嘲道:“小僧真是多管閑事了,不想了,還是睡覺吧?!?/p>

之后幾日,都平安無事,一連七日過去,在無人來找過道蓮,道蓮心道這令狐老爺子天知道何時才能回來,自己還是再去找找令狐方吧。

午后,道蓮再次在會客廳內見到了令狐方。

道蓮看著悠哉悠哉的擺弄茶盞的令狐方問道:“令狐兄,老爺子還不曾回來么?”

“回來了?!豹毠路接崎e地說道。

“哦。那么……”道蓮忙問道:“令狐老爺子現在何處,小僧可否求見?”

獨孤方一樂,說道:“又走了?!?/p>

“什么?”道蓮看著令狐方異常漂亮的笑容,哭笑不得的說道:“小僧之事,不知令狐兄可否提及?!?/p>

“說了?!绷詈綋芰藫茏约旱念^發,說道:“家父讓我自己定奪?!?/p>

道蓮心道這個令狐方,也真是個難纏的主,于是說道:“既是如此,不知令狐兄考慮的如何了?”

令狐方道:“不知大師易容,要做到什么程度?”

道蓮摘下斗笠,指著自己額頭說道:“只要遮住這記‘?d’字香疤即可?!?/p>

令狐方站起身,走到道蓮身前,仔細看了看那記香疤,說道:“這倒不是很難,我甚至可以教你?!?/p>

道蓮喜道:“如此最好?!?/p>

令狐方目含笑意,說道:“可是,易容之術,乃是我令狐家絕學,我不能白白教你,你必須先幫我做成一事?!?/p>

道蓮早有了心理準備,便道:“令狐兄請說?!?/p>

令狐方靠近道蓮耳旁低語,道蓮的鼻子卻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幽香。

只聽令狐方低聲道:“我要你和我一起,去偷蒙元國丞相亞莫托的寶物?!?/p>

道蓮驚道:“這可不行,出家之人,戒偷盜的?!?/p>

獨孤方直起身子,露出狡猾的笑容,說道:“我又不是叫大師你去偷盜,只不過叫你陪我去,做個保鏢而已,大師意下如何?”

道蓮摸了摸自己的光頭,說道:“助紂為虐,本質上不是一樣么?”

令狐方做回自己的位子,好整以暇的以手支頭,說道:“蒙元國對華夏施以暴政,導致餓殍遍野,民不聊生,搜刮我華夏多少民脂民膏?如今你我二人只不過去拿他一件寶物,又有何不可?只要此事完結,我立刻教你易容之術,只是遮住額頭之上的香疤,與我而言,再容易不過,怎么樣?”

其實道蓮本身便對清規戒律不怎么看重,此時為了學到易容之術,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好,小僧答應你,事成之后,你可別忘記你答應過的?!?/p>

令狐方笑道:“那是當然,事不宜遲,今夜,便是咱們行動之時!”

夜深之時,令狐方果然來找道蓮,遞給道蓮一條黑色面巾,說道:“帶上他,保險一點?!?/p>

道蓮帶上黑色面巾,說道:“你不是會易容之術么,咱們改變容貌,還怕什么?”

令狐方急道:“兵貴神速,此時還哪里來得及易容,咱們走!”

兩人一前一后出了令狐宅院,令狐方在前面帶路,道蓮在后面跟著,看了看令狐方的身法,修為著實不怎么樣,怪不得要拉上自己同行。這個令狐公子,莫非還有個寶物收藏的癖好?誰曉得呢,還是趕緊幫他辦完事,得到易容之術吧。

一路前行,兩人來到一處大宅,道蓮瞇眼看去,宅門之上懸著一塊金匾,上書:“亞莫托府”,看來,就是這里沒錯了。

令狐方打了個手勢,兩人一起翻過了院墻,隱身一間偏房后面,躲過打著燈籠巡邏的守衛,繼續前行。

稍候,兩人到達亞莫托府內的廚房。

道蓮皺眉道:“令狐兄,你不會是肚子餓了吧?”

令狐方低喝道:“跟我來便是?!彪S后輕輕推開了門。

令狐方看了看廚房內的布置,捏了捏下巴,稍加思索,便揭開了灶臺。

之后,便有一個小小的暗門露了出來,令狐方喜道:“便是這里了?!苯又蜷_暗門,從懷中取出一只木管,嘴對著木管一頭,向地道之內吹出一陣霧氣。

道蓮隱隱明白,令狐方吹的應該是某種**,用以迷倒守衛。

事畢,令狐方說道:“大師,你先請?!?/p>

道蓮苦道:“為什么是我先……”

令狐方笑道:“大師修為更高,自當走在前面,不然我叫你來干嘛?”

道蓮攤上這個主兒,只得自認倒霉,搖了搖頭,便率先順著階梯走了下去。

地道內,并不十分黑暗,似乎點著火燭,道蓮的腳落到了實地,便低聲道:“下來吧,沒什么危險?!?/p>

令狐方聞言,便直接跳了下來,道蓮怕他摔傷,伸手去扶,不料卻入手軟膩,原來竟是托到了令狐方的**之上。

令狐方驚叫一聲,推開道蓮,怒道:“死和尚,你在干什么?”

道蓮愕道:“不必這么大反應吧……”

令狐方似乎十分氣惱,眼中都似噙上了淚花,喝道:“向里走,別再碰我!”

道蓮笑道:“好好好,小僧不碰便是,莫非令狐公子有潔癖不成……”

在向里走,果然有幾名守衛,已然昏睡在地上,道蓮暗暗咋舌,暗道好厲害的**,看來這黑色面巾之上,已然事先噴了解藥。

小說《狂僧》 第九章 偷天換日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三期必中一期四肖 山东22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话大全 十分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pk10官网直播 彩票26选5开奖结果 pc蛋蛋玩游戏赚钱教程 3d预测10对10 广东11选五玩法乐4规则 神来棋牌官方网站老版本 贵州快3何时派奖 南方双彩网排列三走 欧美av女星名字大全 大众麻将大众麻将小游戏7k7k 新疆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安徽11选5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