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赤女輪回劫

更新時間:2019-12-02 17:37:47

赤女輪回劫 連載中

赤女輪回劫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清風扶月分類:玄幻主角:艾爾斯玲寧

熱門小說《赤女輪回劫》是清風扶月所編寫的玄幻言情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艾爾斯玲寧,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閉上眼睛,回憶起與家人相處的快樂時光,以及命運的分歧點,被父親叫去學院接妹妹回家的那一天從五年前傍晚的追逐開始。嬌小身軀在巷子里不斷奔跑,紅色袍子隨著身體起伏擺動,少女趕緊伸手壓低帽緣,回頭找尋追逐自...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回到庫瑞薩爾后,一行人立刻將洞穴內所見所聞通報給老師庫里斯納札。

在教師會允諾詳細調查后,卓恩兄妹與菲芙一起回到寢室,影則以禱告為由前往位于中城區的培羅神殿。

年輕牧師快步走向祭司長辦公室,無視修女跟同僚們的眼光,因為他知道自己臉色一定很難看,畢竟已經憤怒到手拿油桶跟火把也不奇怪的地步。

“歡迎你,年輕的牧師。”

在推開鍍金浮雕的大木門后,屋內人先開啟了歡迎詞。

布爾托爾瑪身穿兩段式白袍,邊緣以金線勾勒出太陽神培羅的光,祭司長有一頭漂亮的金色半長發,微尖的耳朵顯示他跟影同樣是名半精靈,雖然有些年紀,但精靈血統仍讓他看起來相當俊美且睿智。

布爾臉上掛著營業用微笑,瞇起眼睛打量起走進辦公室的影。

面對位階遠高過自己的男人,影仍不改其色,行了一個標準禮。

“向您請安,布爾祭司長。”

祭司長坐在辦公桌前,瞇起眼睛打量年輕的牧師,臉上仍保持營業用招牌微笑。

“這趟旅行還順利嗎?”他笑著說道。

“托您的福……”影的人生里沒有破口大罵這四個字,就算心情再怎么差也只會面無表情,不發一語。

如今他卻想拍桌大聲咆嘯。

“你可以跳上桌來叱喝我。”

影的神情透露出警戒之意,轉眼間又回到冷漠。

“您說笑了。”講這句話時,他猜測自己什么時候開始被偵測思想,進門后?難道是在進門前?

“那么……你應該有話想對我說吧。”

影知道對方說的是什么。

“他是惡魔。”

“謝謝。還有呢?”

回答應該已經令對方滿意才對,所以這個問題并非代表影隱瞞了什么,而是察覺自己有話想說卻壓抑不講。

影頓時不知該如何開口,縱使想把字典上所有粗俗之詞都罵一便,礙于禮數也不能這么做。

“我不會再幫你了。”這是他所想到最適合的一句話,沒有使用敬語。

“好的,感謝合作,這次行動將榮耀培羅的光輝。”布爾仍面帶微笑,仿佛早已預料結果,讓對方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影的直覺告訴他,對方是教團中的危險份子,越少來往越好。

就算是艾維城首席法師、大德魯伊的寶貝女兒,對這個人來說也只是一顆棋子,只要能達成目的,恐怕連國王都能舍棄。

“那么我告辭了。”年輕牧師行禮,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看著影漸行漸遠,布爾緩緩從抽屜中拿出存放十多年、泛黃斑白的筆記。

“終于……覺醒了嗎……”

第一次任務實習回來的那個周末,卓恩兄妹決定提早返家把事情經過告訴父母,所以約好最后一堂課結束后直接在法師學院門口會合,弗羅克這次老實地停在圍墻上,盯著年輕學子們流口水。

但艾爾斯卻遲遲等不到妹妹出現。

“玲寧怎么這么慢……弗羅克叔叔去幫我找她好嗎?”

圍墻上的禿鷹甩了甩頭,然后看向遙遠東方。

艾爾斯雙手抱著行囊,朋友們一個接一個離開學院,卻怎么也沒看到自己的妹妹。

“艾爾斯!”

導師納札從學院塔出口小跑步趕往紅發少年身邊,模樣甚是滑稽。

“納札叔叔!怎么了?”艾爾斯對于來的人竟然是老師而感到意外。

“玲寧被教師會找去問話,不會那么快回來。呼……”納札有點喘。

“咦……”

“她要我轉達,你先回去,如果被騷擾就自己看著辦。”

“噢……”

“那么你自己路上小心!老師我就不送了!”說完地侏蹦跳著回學院塔,留下孤單的艾爾斯。

“弗羅克叔叔,你先回去跟我爸媽講,玲寧會晚一點回家!別準備那么多飯菜喔!”他對著禿鷹說。

“嘎!”弗羅克怪吼完后振翅高飛,轉眼間已經到了幾百尺高空,成為夕陽余暉下的一個小點。

紅發少年深深嘆了口氣,獨自踏上返家之路。

并不是因為寂寞,而是出于無奈。

調查行動來的比想象中慢,而且就算他極力避免,玲寧也已經被卷入其中。

越過西城大橋,艾爾斯來到中城有名的商業區。

店家無不用裝飾華麗的門牌招攬客戶,而消費者大多身穿華麗洋裝,一看就知道屬于上流社會或小有資產,錢包里隨手一掏就是金幣或白金幣,買的多半是印提諾姆的工藝品、艾維城的稀有花卉、希魯瓦的精良武器,還有一些來自其他城邦的稀有物品。

艾爾斯看著貴婦人帶著隨從光顧店家,一出手便是平民百姓好幾個月的餐費。

傍晚正是貨船卸載之時,許多上流階級都在這里等著看看這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東西,彼此交際應酬自然少不了,不過對話內容多半是流言蜚語。

由于神殿跟探索團本部都在中城,所以相對治安比其他地方好得多,艾爾斯走在這段路上也比較安心,運氣好說不定可以遇到貝兒媽媽或祖母,還可以搭個便車。

但碰上的既不是熟人也不是親友,而是一個圣武士。

艾爾斯在兩百尺外就發現了這個人,對方既不遮不掩,還用銳利目光直視紅發少年,宛如盯上獵物的蛇,冷靜又兇狠,令紅發少年心里發毛。

從對方盔甲造型跟大喇喇掛在腰際的圣輝看來,十之八九屬于培羅教團的武裝團體“光明圣諭”。

隨著兩人距離越來越近,圣武士臉色越來越陰沉,就在接近到五十尺時,他終于跨出步伐,筆直朝艾爾斯走來。

紅發少年曾經聽母親說過,即便在庫瑞薩爾,圣武士也沒有公然抓人的權利,但拆穿惡魔的方法兩雙手也數不完,更何況每個圣武士都有看穿靈魂光芒的能力,要是對方認為自己有那么一點邪惡,被立即斬殺也不是不可能。

“是影嗎?還是菲芙?”不安情緒在艾爾斯腦中徘徊,他確信有人察覺真相,但不知道是誰出賣自己。

不知不覺間兩人靠近到伸手即可觸碰的距離,圣武士朝紅發少年抬起右手,仿佛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扭斷細小的手臂。

從小母親就告訴過他,圣武士是惡魔的天敵,如今在大街上不但要顧及其他人目光,還不能使用各種能力,可說完全劣勢。

“不要!”艾爾斯只能選擇逃跑,朝店家與店家間堆滿貨箱的防火巷中竄,留下呆立在原地的圣武士。

一會兒后,圣武士無視周遭目光,沉穩冷靜地以右手遮住口鼻,對裝飾在上的戒指說話。

“目標往港區,天界犬準備。”

“收到。”戒指另一端傳來聲音。

艾爾斯拼了命地在貨箱上攀爬跑跳,終于來到港區北端卸貨的主要道路,由于許多水手都是外地人,對于這么一個美麗的小女孩突然來到此地感到意外,不過手上工作也沒放下。

以為已經安全的紅發少年喘著大氣,才發現另一名圣武士朝自己走來,或許水手們都認為他是普通巡邏員,但艾爾斯很清楚對方來者不善,只好繼續往東跑。

“早知道就應該跟玲寧一起!”紅發少年邊跑邊向后望,雖然那明圣武士沒有跑步跟上,但他確實是朝自己靠近。

不久后迎面又出現了外型一模一樣的家伙,手持盾牌而且目光如炬,如果他不想往港里跳,就只能躲進庫瑞薩爾商船的集中倉庫區,但艾爾斯對那里不熟,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玲寧!弗羅克叔叔!拜托!誰……快點!”

他一邊期望著有人發現自己正遭遇危機,一邊左顧右盼,在這陌生之地找到出路。

卻沒注意到這樣到處亂竄只會成為攻擊目標。

從斜上而下的綠色光柱打在艾爾斯胸口,他一瞬間以為自己會死,但這道綠色靈光只是化為球體包圍著艾爾斯。

雖然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卻也足以讓紅發少年嚇個半死,摸著胸口喘大氣,確認沒有受傷后才注意到穿著白袍的男人正拿著魔杖,在倉庫屋頂上睥睨著自己。

艾爾斯連滾帶爬地在巷弄間亂竄,宛如一雙焦急的小動物,有洞就鉆。

有了之前在港區追逐的經驗,他這次記取教訓,就算是塞滿貨箱的防火巷也毫不猶豫的從上爬過,然而越是亂走,就越不知道自己在哪,不但路徑大小參差不齊,死巷子也多,甚至連路牌都找不到,只能從一個個倉庫門牌上知道這里屬于哪個船隊。

艾爾斯心里不禁抱怨起為何規劃得如此不完善,卻沒注意到自己走進了死路。

“怎么會!”眼前跟左右兩側都立著不同倉庫的石墻,除了垃圾以外沒有任何東西,更別說是人。

不過既然沒人看到,就不用擔心使用傳送法術會被發現。

艾爾斯抬起雙手,一邊詠唱起咒語一邊建立靈光之環,準備在法術完成時瞬間穿越到目的地。

然而他卻宛如撞在一面堅硬的墻壁上,反作用力讓艾爾斯重重向后仰。

“咦!不會吧!不可能!”他重新爬起身,伸手探向傳送環。

在指尖觸碰到魔法的前一刻,包圍艾爾斯的綠色光罩先發出劇烈靈光,接著化為堅硬墻壁妨礙行動。

不論他怎么嘗試,那片綠色光壁都擋在身前,直到傳送法術時間結束,艾爾斯才絕望地跪座在地。

如今魔法移動失敗,物理移動又被封鎖,更別說飛行離開,不但有被目擊的風險,還有可能成為箭靶。

“弗羅克叔叔!弗羅克叔叔!快點快點!拜托!快點!”艾爾斯急得滴出眼淚,聲音顫抖到連自己都聽不清楚。

他從來沒像現在這么希望弗羅克在身邊。

回想起來,在傳送門之戰的那天晚上,自己便與弗羅克締下契約。

幾天后,艾爾斯知道西比奧永遠離他而去,填補這塊空缺的便是弗羅克,盡管他總是對艾爾斯惡言相向,可是當自己遇到危險,第一個幫忙的也總是弗羅克。

雖然他老是說“如果不是那該死的契約,誰想理你這臭小鬼。”,但艾爾斯知道這不是他的真心話。

“契約……契約……對!”

卡米拉媽媽曾經說過,契約不只可以“命令”,更可以“召喚”,締下契約后,就算是無底深淵最偉大的惡魔王子也無法違抗,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得立刻趕到身邊。

鐵靴行走在石板上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隔壁街道,嚇得艾爾斯差點叫出來。

平名百姓絕不可能沒事穿戴鐵制鞋,所以聲音來源必定是武裝戰士。

“我得……趕快……趕快……”艾爾斯從法術材料包中拿出墨水瓶,直接用食指沾濕在地上書寫。

一連串由煉獄文字所構成的環。

“快點……快點……快點……”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紅發少年飛快書寫,但無法抑制淚珠滴落。

鏘。

最后一聲落在死巷子前。

艾爾斯抬頭,絕望地看著巷口之人。

兩名圣武士。

“這里是天界犬,已經找到目標,你可以定位我。”其中一人對著手中戒指說話。

另外一人熟練地拔出武器架好盾牌,身形背光顯得格外可怕,手中白鐵反射夕陽余暉,一步步朝艾爾斯前進。

“不要……拜托……”艾爾斯仰頭呢喃著,他不知道自己竟然會下意識向人求饒。

“這就是卓恩家族的孩子嗎?”圣武士并不打算停下行動。

“喂!我們的任務是活捉!”對著戒指說話的男人突然吼道。

“打倒惡魔是我們的天職!誰也不能阻止我行使正義之劍!”靠近艾爾斯的圣武士高舉武器,憤怒不可自己。

經歷了冒險,體驗在生死中掙扎,但因為對手是怪物,艾爾斯可以不用顧忌地戰斗,但如今對手是人類,又是能置他于死地的天敵,打了不但毫無勝算,不打又難以脫逃,可以說坐以待斃。

“弗羅克叔叔!”

艾爾斯放聲哭喊。

“向叔叔求救?傻小子……沒人會救一個像你這樣的惡魔。”

想到自己將見不到家人,朋友,艾爾斯再也無法忍耐,一邊低頭用雙手袖口抹著淚珠一邊嚎啕大哭。

“是嗎?”

這句話聲音尖銳沙啞,不屬于在場任何一“人”,仿佛來自三百尺高空,令所有人停下動作。

最先察覺的是艾爾斯,因為他認得這語氣諷刺又帶著輕蔑。

“在上面!”拔出武器的圣武士高喊,將手中盾牌上舉準備戰斗。

然而這根本不足以對抗即將到來的東西。

龐然大物從天而降,宛如墜地流星,直接將盾牌與人壓的支離破碎,連石頭地板也以落點為圓心爆出半徑二十尺的散射狀裂痕,甚至延伸到墻上,頓時鮮血噴灑四濺,沖擊力完全超乎艾爾斯想象,表情除了呆滯還是呆滯。

雖然與弗羅克同名,但落下的不是禿鷹,而是一頭身高十尺的怪物,畸形男性的身軀上長著細長柔軟的脖子,最后連到禿鷹腦袋,他全身覆蓋藍黑色羽毛,擁有一條扭曲如蛇的尾巴,雙足厚實的大腿與纖細的小腿有如巨龍,巨大腳掌狠狠的將那名圣武士連著盔甲與地面融為一體,但這些都不是最令人生畏的部分。

這頭怪物羽翼大張,仿佛遮蔽了天空,兩臂長過膝蓋,而且手掌極大,附帶三雙能開膛剖肚的利爪。

弗羅克拎起人類尸體。

“你真聰明,確實沒“人”會來救他。”

說完后如垃圾般甩在墻上,成為真正的肉醬。

“惡魔!我以培羅之名驅逐你!”

另一名圣武士拔出武器直指弗羅克,聲音毫無恐懼,堅定且雄渾有力。

弗羅克睥睨對手,仿佛看著微不足道的蟲子。

“受死吧!”圣武士立定即跑,擺出標準持劍沖鋒姿態。

但還沒到長劍所及距離,惡魔的尾巴已經攔腰打中圣武士,將他撞向一旁的石墻,連帶破壞整個倉庫,跌落在木箱裝載的干貨間,肢體不正常扭曲,沒死也去了半條命。

“垃圾。”

惡魔說這句話時并非看向在場任何一人,而是另一側倉庫的屋頂上。

“這不……!”

陌生男性聲音來自弗羅克所看的方向,他話沒說完,惡魔已揮動長臂抓向空無一人的位置。

巨掌中傳來人類掙扎的觸感,惡魔滿意地奸笑。

“欺負弱小……看來善神的走狗也不過如此……”

“強詞奪理!惡魔!”隱形男人反駁道。

弗羅克冷笑一聲,用不屑的眼神看著掌中獵物。

“聽好了,培羅的奴隸。”

“如同誰也沒辦法阻止你們行善,那么誰也無法阻止我們行惡……”

“惡魔!退散吧!”雖然艾爾斯看不到,但隱形男人這句話確實字字入耳。

光芒射向弗羅克,化為一道包覆惡魔的巨大球體,靈光逐漸縮小,仿佛將對方壓成一顆圓球。

但弗羅克只是雙翼一張,便將魔法徹底擊潰。

“呵呵……勇敢的人類……有最美味的靈魂……”

惡魔伸出細長舌頭在堅硬的喙旁舔了舔,準備大快朵頤。

“不行!”看著這一切,艾爾斯立刻出聲阻止。

弗羅克望向紅發少年。

“把他放下!”

艾爾斯再次大吼,目光堅定,仿佛不是剛才軟弱無助的小孩。

“哼……”

惡魔瞇起眼睛看著身高不到自己一半的小家伙,但紅發少年眼神堅定不移,完全不打算退讓。

“喏啊!”弗羅克突然猛烈咆嘯,隨著怒吼奮力將手中看不見的家伙扔向庫瑞薩爾大港,幾秒后響起落水聲。

眼見弗羅克放棄原本要進行的邪惡行為,艾爾斯松了口氣。

“謝謝你……弗……”

他話沒說完,弗羅克便以沙啞的聲音嘶吼。

“我不認識你!臭小鬼!真是浪費我時間!”

語畢,惡魔便以煉獄語詠唱咒文,下一刻消失在巨大白光中。

不知是施法者遠離自己還是什么原因,艾爾斯身上的綠色靈光逐漸淡化。

港區再次恢復寂靜。

若說第一次任務實習讓他見識真正的戰斗,那么今天所看到的便是屠殺,壓倒性力量帶來的可怕結果。

化為肉餅的尸體,癱軟在破碎倉庫中不自然扭曲的圣武士,看著這些殘骸,艾爾斯不禁作嘔,他趕緊捂住嘴,不讓翻騰胃液脫口而出。

兇手是親愛的弗羅克叔叔。

艾爾斯從來沒見過弗羅克如此兇殘,兩擊便讓惡魔的天敵化為肉塊,不禁嚇得連站都站不起來,花了幾秒才穩定情緒,控制住自己的雙腿。

艾爾斯顧不及跨下是冷汗還是什么其他令人害羞的東西,只想趕快離開此地。

“……別走……”

破碎倉庫中的圣武士一息尚存,盡管滿臉是血,眼神中仍帶著憎惡,仿佛不共戴天,誓要生吞活剝才能泄恨。

委屈、憎恨、難過……各種負面情緒瞬間撕扯艾爾斯幼小的心靈,他低下頭,即便滿腹委屈也努力忍住淚水,轉身朝家的方向跑去。

可是雙眼早已模糊,看不清道路。

小說《赤女輪回劫》 第18章 害怕之事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游戲小說
  2. 貴族小說
  3. 靈異小說
  4. 搞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吉林十一选五官网 娱乐万能棋牌 新疆福彩大奖 十三水规则 模拟人生4最新赚钱 香港惠澤社群官方网站 5元刮刮乐中奖编号规律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遗漏 好运彩3d试机号 双色球开奖软件下载安装 dnf地轨中心刷那个图赚钱 3d彩票规律与技巧 开发一个游戏怎么赚钱吗 开心棋牌最新安卓版下载 九阴真经挖矿怎么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