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重生 > 攝政王爺太腹黑

更新時間:2019-12-02 11:38:38

攝政王爺太腹黑 連載中

攝政王爺太腹黑

來源:有書閣作者:風與自然分類:重生主角:宮以沫宮抉

小說主角是宮以沫宮抉的小說是《攝政王爺太腹黑》,它的作者是風與自然所編寫的重生言情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寒風蕭瑟,城郊破廟。“宮以沫,你覺得,還能逃到哪去?”冰冷低啞的男聲徐徐傳來,端的是從容不迫,但那嗓子里似含了沙子般,聽起來格外讓人不舒服。...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宮以沫笑嘻嘻道,“你要是敢撓我癢癢,我就把你的寒春苑拆了,讓你無處可去!”

感受著腿間她身上傳來的熾熱溫度,宮抉瞇了瞇眼,微微笑道,“如此,我只好與姐姐擠睡一床了,皇姐可要收留我。”

誰知宮以沫完全不怕,“來啊,我正閑抱著被子沒有手感!”

她這番直接到讓宮抉沒法再接,他雖然多智近妖,但畢竟年紀小,做不到宮以沫這么厚臉皮。

如此打鬧了一陣,宮以沫起來的時候又是中午了,對此宮抉十分無奈,偏偏又耐她不何。

見她洗臉,只是胡亂的用水撲了撲,晶瑩的水珠從她**的臉上滑下,當真是膚如凝脂,小丫頭漸漸長成,已經能看出日后的模樣了。

不等宮抉回過神,宮以沫又見院子里的蘋果熟了,還沒吃飯就鬧著上去摘果子,她的笑聲,和馨兒細聲細氣的勸阻,是這冷宮里最活躍的風景,在院子練字的宮抉搖了搖頭,似乎想不受打擾的在用膳前寫完這一篇字,但嘴角卻難以自抑的翹了起來,有時候他會想,如果當初他沒有遇到宮以沫,在這冷宮里,他或許會活下來,但是又會變成怎樣一個冷血無情的人?

遇到她之前,宮抉覺得這世間所有人都欠他的,他以后得勢了一定要叫那些人血債血償,而那樣暴戾的情緒在遇到她之后似乎就被雪藏了。

她喜歡他什么模樣,那么他就會變成什么模樣的人,如果她不喜歡他身上充滿戾氣的一面,那就舍棄好了,就這么簡單。

宮抉心里平靜,寫下最后一個字。

只可惜,平靜的日子并不能長久,宮抉不知道因為即將到來的親人,危險,也漸漸逼近。

他這一生注定要走的,是那條充滿血腥和殺戮的道路,只是若此路有宮以沫同行,他會將所有的一切,當做風景。

“娘娘,相爺令人傳來口信,說鎮西王派其子李長風來賀太后壽辰,如今已經在路上了。”

一位頭頂云鬢,身披鳳袍的高貴女子,斜倚在鳳榻上閉目養神,聽到身邊心腹大宮女的聲音,她緩緩的睜開眼,睜眼的瞬間,冷光一閃而過。

“這些年這位鎮西王也算有心了,先后派了那么多人都被本宮攔下,若不是鎮西王不能回京,如今來的,就不是他兒子了。”

一邊的大宮女不敢接話,皇后想到什么,又道,“冷宮那孩子如何了?”

這么多年也沒傳來那孩子的死訊,想必就算活著,也是畏畏縮縮的可憐蟲一個,如今倒是派的上用場。

大宮女遲疑了片刻才道,“幾年前冷宮那位小公主醒來后,囂張跋扈之極,而且據說還抓了九殿下做傭人,不少人聽到那小公主對九殿下非打即罵,常常能看到九殿下滿身傷痕的樣子,那冷宮又無人敢管,估摸著過得不好。”

殊不知這是宮以沫為了訓練宮抉的實戰技巧,打來故意給人看的。

皇后聞言掩唇冷冷的笑了幾聲,一雙描得狹長的鳳眼微微瞇起,“差點忘了雪妃那孩子了,如今這兩孩子一個狂妄無腦,一個庸碌無為,倒是還有幾分利用價值。”

“只是這鎮西王之子要來,賢妃怕是坐不住了,也不知那孩子能不能逃過此劫。”

說是這么說,但是皇后眼中的寒意凜然,哪有絲毫憐憫,只怕想利用這小皇子的死,去算計柳賢妃了,大宮女看了一眼便低下頭,不敢再看。

如今這后宮,最受寵的當屬柳賢妃了。

此時柳賢妃也知道了這消息,秀眉微顰,許久才道,“那孩子真可憐,竟然被小公主折磨而死,可惜了鎮西王,一生都不曾見過這外孫一眼。”

說著,示意派她手下第一高手親去,以確保萬無一失。

座下的人連忙領命去了,沒想到柳賢妃竟然如此謹慎,也是,她若是不謹慎,也爬不到這個位置。

是夜,宮以沫正在教宮抉念書,因為白天起得晚,宮以沫成了十足的夜貓子,經常半夜三更才睡,而且越到晚上精神越好,宮抉也只能一道陪著她。

這三年來,宮抉時常有一種被醍醐灌頂的感覺,他不知道為什么皇姐會知道那么多,但是他敢肯定,皇姐教他的這些,即便是書院最博學的太傅都不會。

他不會去問皇姐為什么會知道,或許她根本就不是凡人呢。

看時間已經晚了,宮以沫也準備放人去休息,偏偏宮抉還神采奕奕,馨兒則端了一些喜餅進來,當做宵夜。

“這餅哪來的?”宮以沫叼了一塊在嘴里,含糊的問。

馨兒小聲的笑笑,“聽說是宮里新晉的麗嬪生子,她是圣上的親表妹,從小感情就好,而且馬上就是太后壽辰,雙喜臨門,故而圣上龍顏大悅,賞賜如水般賜下,這不,連咱冷宮都有分賞。”

馨兒如今說話還是細聲細氣,但是在冷宮里人緣還不錯,不少人想通過她知道宮以沫和宮抉的消息,她也樂得反打聽一些好回來說給宮以沫聽。

聽到父皇又有了孩子,宮抉的神情有些低沉,他在這里生死不知,而那邊卻花團錦簇,孩子一個接一個的生。

宮以沫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笑道,“看開一點吧,這個孩子還指不定是個好的呢!”

宮以沫不是一個會詛咒別人的人,宮抉不由抬頭看她。

宮以沫嘆了口氣道,“麗嬪是圣上的表妹,也就是近親,而近親結婚生下的孩子,很可能有先天性殘疾。”

她的話讓宮抉微微一愣,這時馨兒也插嘴道,“竟是如此?入宮前待我極好的嬸子生下了一癡兒,她正是她夫君的表親呢”說著,似想到了什么,神情頗不忍心。

宮抉這才皺眉,“也就是說,若是近親結合,便不能要孩子。”他對宮以沫的話是百分百信服的,但是想到了什么,他又問,“那若是不要孩子呢?”

宮以沫笑著拍了拍他的肩,“何必那么麻煩,天下女子何其多,難道非要選擇近親不成。”

她的話讓宮抉內心一震,看著近在咫尺的笑顏,宮抉莫名想到若偏偏非近親不可呢?

小說《攝政王爺太腹黑》 第十五章 一個喜餅引發的血案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架空小說
  2. 懸疑小說
  3. 民國小說
  4. 江湖恩怨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体彩6场半全场 足彩半全场胜负是什么 上海时时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搭客老怎么赚钱 好运彩3单双 fg美人捕鱼怎么赢 排列3走势图 福彩3d杀和尾 梦幻西游到底怎么怎么赚钱吗 p3试机号预测分析 中国竟彩258 排列五手机用的软件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 澳门极速快乐十分 北京11选5开奖视频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