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是愛是恨是歡喜

更新時間:2019-12-01 16:33:21

是愛是恨是歡喜 已完結

是愛是恨是歡喜

來源:追書云作者:龍卷不是風分類:言情主角:顧皓文溫雅

主角是顧皓文溫雅的書名叫《是愛是恨是歡喜》,本小說的作者是龍卷不是風創作的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如果顧皓文是風箏,那溫雅就是他身上的線。飛得更高更遠時,顧皓文嫌棄溫雅是拖累,直到這根線消失,顧皓文才發現自己變成了風中的塑料袋,漫無歸宿,毫無用處。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夠用四年青春照耀顧皓文,然后陪他...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溫雅睡得很不安穩,大清早起了床,顧皓文已不在家。

她習以為常地就著過夜的冷水,吞下一把花花綠綠的藥片。

坐公交去了醫院,溫雅站在醫生身后,看著她的子宮造影掛在巨大的燈箱上,熒光燈的光線從膠片上透過來,煞白刺眼。

醫生勸溫雅盡快手術吧,越早越好。

溫雅不吭聲,醫生也不催。

良久的沉默之后溫雅才控制住情緒,看著窗邊幾盆開得燦爛的杜鵑花,低頭苦笑:“我一直挺想生個孩子,看著一個皺皺巴巴的小肉團長大,會跑會跳,會叫我媽媽。”

溫雅抬起頭,笑容虛弱:“簡醫生,我最近疼痛減輕不少,但是卻總是做噩夢,前兩天我自己在家睡,恍恍惚惚夢見所有親人朋友都忘了我,他們一個個從我身邊經過卻不看我一眼,我差點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醫生行云流水的字跡突然中斷,出現一道微小的劃痕,他看多了絕癥病人的嘶嚎苦寒和無底絕望,卻沒有一個像溫雅這樣寂寞滿身。

“人最重要的還是健康,想要孩子,還可以再想別的辦法,辦法總比困難多,你說是吧?”

要是有熟悉簡君翊的人在,一定會訝異,平日清冷的簡醫生此時竟笑容溫和,像多年的老友一般勸慰:“沒事兒,作為主治醫生,我會盡量減輕你的痛苦,不用害怕”。

溫雅的笑意里多了幾分放松,卻還是說著同樣的話:“我再考慮考慮,您開些藥給我吧。”

七月,悶熱的天氣讓溫雅有些喘不過氣來,來了深圳這么多年,還是沒辦法適應。

溫雅站在醫院門口,喉嚨里涌起一絲腥甜。

烈日如火,心寒如冰。

她掏出手機撥號,無人接聽,自動掛斷,再撥,又被掛斷。

路上車水馬龍,行人神色麻木,溫雅站在熱氣蒸騰的柏油馬路上,又撥了一遍電話。

這次有人接了。

“你干什么?!”

顧皓文帶著怒氣的聲音從話筒里傳來,經過的行人用怪異的眼神打量著溫雅,看著這個面色慘白的女人。

“還記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嗎?”溫雅盡量控制自己的情緒,聲音還是帶著一絲哽咽。

“七月初七,七夕節,怎么了?”

顧皓文皺著眉回答,因為這個日子,他才被情人纏著買東買西,不過看在她識趣又乖巧的份上,這些獎勵也是應該的。

“……”

溫雅按下喉頭的顫抖,在絕望和沉悶的空氣里,心臟似乎像是個炸藥包,隨時會被引爆,她只能保持沉默。

顧皓文覺得溫雅有些奇怪,一時也被弄得沒了興致。

他從情人身上下來,光著身子坐在酒店的床上,煙剛放進嘴里,情人就貼心地為他點燃。

他咬著煙,眼睛微微瞇著,對著電話講:“你不是從來不在乎這些的嗎?我今天要加班,顧不上陪你過節。”

溫雅沒有回答,只是問:“晚上回來吃飯嗎?我做你最愛的糖醋魚。”

“真的回不來,”顧皓文有些不耐煩,還有閑心說這些吃吃喝喝的廢話,“你自己吃吧,這兒還忙著呢,先掛了。”

溫雅放下電話,閉眼摩挲著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鑲鉆的凹槽里空空如也,她的心也塌陷著一塊,空得難受。

她已經那樣盡力去懇求顧皓文回家了,想爭取懷上孩子,難道還要她追著自己的丈夫,像免費的女支女一樣獻身嗎?

她不是聽不出顧皓文拙劣的借口。

溫雅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是因為不想過問,而是不敢,她怕一旦挑明,她和顧皓文之間就連僅剩的這點牽連都會消失。

顧皓文于她不僅僅是丈夫,更是在這世上唯一的留戀,失去他,就是失去性命。

裝傻又怎么會做不到?

溫雅有些想不明白,他們曾經那么相愛,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明明跨過艱難,經歷過生死,怎么到了最簡單普通的生活,卻走不過了呢。

像孤魂野鬼一般,溫雅漫無目的地走著,等她反應過來,已經站在了一座廟前。

這是家門口的一座小廟,平時也沒什么人來,今天是七夕的緣故,偶爾有情侶進來,嬉笑著求一只姻緣的簽。

溫雅站在香壇前,盯著飄渺的煙霧一動不動。

主持一眼認出溫雅,他目光慈祥,像看自己的孩子一般看著溫雅,瞅了一眼她身后,才問:“今年又是一個人?”

溫雅有些意外,“主持記得我?”

她只當自己是個過客,從未和主持有過單獨的交流。

主持撥了撥手中的念珠,微笑著答:“你來了六年,每一年都是今天,來來往往的人雖多,施主眼里的孤寂卻叫老衲印象深刻。”

溫雅愣了愣,她想,六年了,整整六年了啊。

前三年這個香壇前站的都是兩個人。

每一次敬完香,再問卦求簽,顧皓文會陪她一起耐心地聽主持解簽,他總會神色凝重,回家的路上緊緊握著溫雅的手,說自己不會辜負對她父母許下的諾言。

后三年,卻只有她自己。

小腹又傳來絞痛,溫雅習以為常地從包里掏出藥片,干嚼著咽下,苦澀在口腔里縈繞。

“施主可是身體有恙?看你面色肌黃,怕是有礙,有什么病痛,要盡早去醫院治療。”主持有些擔心地囑咐。

溫雅忍痛擺了擺手,強撐著直起腰,溫潤笑道:“不是說生死有命,主持難道是想讓信女違抗天命?”

主持無奈嘆了口氣,“信仰是人們為了活下去,找給自己的支撐,要是人沒了,就什么都沒了。”

溫雅笑笑,沒說話,主持已經看穿她眼里的執拗,也沒多勸,像往年一樣領著她走到大殿內,從桌上拿起簽筒,遞到她面前。

溫雅抽出一支,慢慢地展開,“傾我一生一世念,來如飛花散似煙。”

她低聲念著,眼框不自覺浸滿淚水。

小說《是愛是恨是歡喜》 第3章 七月初七的意義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神仙妖精小說
  3. 校園小說
  4. 娛樂圈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英雄杀朱雀之章人物 飞鱼开奖 四人打麻将免费下载 云南快乐10分开将结果组三 河北20选5除三乃子 南国彩票论坛七星彩论 山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组三 8828彩票游戏 今天吉林快3和值走势图 江苏快3可以网上买吗 泰拉瑞亚初期怎么赚钱 澳客彩票网网址导航 加盟圆通快递能赚钱吗 741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