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奇幻 > 未知世界的少女

更新時間:2019-12-01 13:08:29

未知世界的少女 連載中

未知世界的少女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書命分類:奇幻主角:凜杰拉斯蜜菲兒

主角叫凜杰拉斯蜜菲兒的小說叫《未知世界的少女》,它的作者是書命寫的一本魔幻奇幻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以第一名入學世界第一學府“奧帝斯學園”的天才少女“凜”,本對未來的學習之路抱著無限的信心與期待,但在學園長的委托下,她觸及一本名為“幻想擬造”的書后,一切卻已不再如她預想般的簡單……當莫名其妙的來到學...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當凜跟真矢前往封儀之里的同一時間,艾莉希雅跟曉也來到了天草神社,就當他們到達地下階層的入口時,也發現有很多的神官正在入口守備,而手中的弓跟長刀彷彿對于任何外人的入侵,都有格殺勿論的打算。

“艾莉希雅,戒備這么森嚴,若硬闖會引起很大的騷動吧。”

“嗯……風呀,吹起沉眠之夢的飛煙吧,風眠術。”

當艾莉希雅一念完咒,兩人躲藏的樹后,緩緩地飄出淡淡的風煙并往神官們的方向而去。

“什──!?唔……”

就在神官們查覺到風煙的異樣時,卻也為時已晚地倒了下來。

見神官們都倒下后,從其中一位神官的腰上取得鑰匙,兩人也用最快的速度來到地下階層的門前,隨即打開鐵門也迅速地向下移動。

當他們來到地下階層后,眼前是數以百計的書柜,看起來似乎有很多的資料都放置在這個地方,只是這樣繁多的書籍卻也造成搜尋的困擾。

“艾莉希雅,這么多書……真的查得完嗎?”

“雖然書多,但有紀錄儀式的書應該不難找。”

艾莉希雅這時先從身旁的書柜拿下一本書,當她一翻開手里的書時,見到書上所紀錄的文字,曉卻是一點也看不懂。

“這到底……是什么字啊?”

“和式文字,過去真矢殿下到克洛里斯國時,我有向他學習過。”

因為曉看不懂祭靈鄉的文字,所以搜查的工作也只能交由艾莉希雅獨自作業,但整個書庫給人的感覺,卻是格外的不舒服。

忽然間,外頭變得非常吵雜,兩人也有了警戒的反應,但一段時間后,卻又遲遲未見有任何人下來。

“上面發生什么事嗎?”

看著唯一的階梯入口,曉的眼神中帶著些許的不安,但仍隨時戒備著突發狀況。

調查仍在持續,曉守著唯一的出入口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原來如此。”

就在艾莉希雅說完這句話時,一把短刀竟從她身后的暗處出現并架在她的脖子上。

“艾莉希──你是誰!?”

當曉轉頭詢問進度,卻發現竟然有人無聲無息地出現,還用短刀挾持了艾莉希雅。

“哼,真是愚蠢的外國旅人們,乖乖的離開這個國家不是很好嗎?竟然還要插手阻止煉魔儀式。”

微微的燭光照映在這個人的臉上,而這個人正是整個神社的管理者天草神主。

“大費周章的讓我們在這里查資料,不怕被我們泄露出你的目的嗎?”

雖然利刃就這樣橫架在脖子上,但艾莉希雅的表情卻沒有任何的驚恐,聽到她的話,天草神主反而發出了引人發寒的笑聲。

“嘿嘿……我有什么目的不可告人?這可是我天草先祖長久以來的計謀,是為國為民的良策啊。”

“放開艾莉希雅!”

曉一聲么喝后,手里也凝起風造的長劍,但神主手中銳利的短刀卻更逼近艾莉希雅的頸部,只見刀刃輕觸在皮肉上也緩緩流出鮮血。

“勸你住手比較好,乖乖束手就擒吧。”

“……哼!”

面對神主的脅迫,曉也只好松開雙手,而風之劍也隨即消逝,此時從身后的入口也涌入大量的神官將兩人綁了起來……

深夜之中,真矢跟凜依照手紙所示來到了“封魔臺”。

封魔臺──是祭靈鄉中一處高起的巨大五芒星石臺,除了五個角各有不同顏色的鳥居外,在石臺中央的五角型區域有個像是深不見底的黑洞,而平時這里并沒有任何人在,甚至還帶著一股陰森的氣息。

“可惡,那家伙到底在哪里!?”

事關澄零的安全,真矢也不斷地環顧四周,查看每一處的風吹草動。

“……真矢殿下,難不成這是個陷阱嗎?要不我們先回返神社,跟神主討論看看吧。”

“但是……”

就在真矢猶豫之際,忽然周圍的氣氛變得更加怪異,陣陣的白煙形成了一只只奇異的怪物。

“式神!?”

見式神們來意不善,真矢也拔出腰上的御紋刀,而一旁的凜當然也趕緊凝造出慣用的長劍。

“真矢殿下,現在該怎么辦?”

“小心一點,式神并不容易應付。”

真矢說完,急速踏出步伐便斬殺著不斷襲來的式神,另一方面凜雖然揮砍了數只式神,卻也發現普通的長劍無法對式神造成嚴重的傷害。

“──既然如此!”

凜這時雙手一緊握,長劍隨即散放出刺眼的光輝,當光芒再次散去時,圣紋劍便也在她的力量下擬造現形,只是跟原本的圣紋劍比起來,這把劍形似乎是為了方便身為女性的自己來使用,因此整把劍也小了許多。

這把圣紋劍并沒有蘇醒的力量,但斬殺式神卻遠勝過普通長劍的攻擊力,比起白天遇上隱忍時的戰斗,式神的速度并沒有快得讓凜難以應付,因此縱使沒有真矢殺敵來得俐落,每一劍也都盡可能的節省體力與斬擊敵人的要害。

在兩人的合作下,式神的數量越來越少,但是兩人的體力卻也到了一定的限度。

“到底是誰……難道是哪個神官想置我于死地嗎?”

真矢這般猜想著,就在斬殺最后一只的式神后,整個五芒星石臺又恢復了寧靜,而這樣的氣氛也給人一種不安的氣息。

啪!啪!啪!

“不愧是皇兄,真是厲害。”

看向掌聲的方向,從石臺下方陰暗的一處走來一個人。

這人露出愉悅的表情,手里的掌聲也像是真在為兩人的努力給予贊許,而他正是御堂真矢的親弟弟──御堂武。

“武……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對于武的出現,真矢當然是一臉的迷惑,但仔細一想后,卻也露出了苦笑。

“難不成是神主要你來幫忙我的嗎?真是抱歉,這樣麻煩你。”

“哈哈,皇兄真是太客氣了,話說回來……怎么不見九魅巫女跟祭魔琴呢?”

“嗯,到這根本就沒看到澄零跟祭魔琴,看樣子那張手紙果然是個陷阱。”

“哦……?哼哼,是嗎……”

武的笑容令凜覺得怪異,此時他也慢慢地將腰上的武士刀給拔了出來。

“其實……是皇兄偷了琴,然后把九魅澄零給藏起來吧。”

“這……”

“呵,別這么吃驚嘛,開個玩笑而已,琴根本就不在皇兄那里,這我知道的。”

真矢頓時不知該如何回應,只是武的眼神卻又忽然從輕松轉變成冷漠。

“因為……琴在我的手里,當然就連不可缺少的巫女──九魅澄零也是。”

那本因微笑而放下的刀刃卻指向了真矢。

受到月光照映的面容,似乎不再是開玩笑,當然得知澄零下落的真矢,只是想趕緊知道澄零的情況。

“澄零怎么了?武,到底怎么回事?”

“哼,果然聽到九魅澄零的事后,皇兄整個人就失去了冷靜,身為第一皇太子,實在是太難看了!”

對于武的責難,真矢毫無立場的低下了頭。

“哼,無話可說了嗎?我可沒說笑,九魅澄零可真的在我的手上,當然我不會對她怎么樣,在儀式開始前是如此……”

武露出了險笑,也擺明告訴兩人是無法阻止煉魔式的開始。

“武殿下,為什么要這樣呢?大家一起想法子,尋找不要犧牲任何人性命的辦法不是很好嗎?真矢殿下也一直在努力呀。”

此時凜站向前,試著想勸武一同協助真矢,只是得來的反應卻不如她所愿。

“講什么蠢話,國家人民的性命豈容你們這樣兒戲,皇兄……我一直認為你是個有遠見的人,但看來是我看錯你了,不過也托這福,天皇的位置才輪得到我來坐。”

這話一說出口,讓真矢的臉上掠過了些許的驚訝,但又轉為苦笑。

“父皇已經決定將位置傳予你了是嗎?這也是不錯的決定,畢竟武你──”

“哼,就因為這樣,我更應該肩負起國民的存亡,阻止你們愚蠢的行為,若今天九魅澄零真在這,只怕你救完就讓那些異國旅人把她帶走了,所以我只好……”

“武,難道你……”

真矢對于武的猜測并無法反駁,畢竟那正是他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只見武揮起武士刀,刀身在月光的閃耀下,也帶來了凝重的氣氛。

“沒錯,先解決這些礙手礙腳的人之后,再處理你這叛國皇子!”

急踏出一步后,劃破寒冷黑夜的揮刀聲,武即是要取下凜的首級。

“武,住手!”

眼見武的刀刃已逼近凜的身前,真矢也只好揮刀架住他的攻擊,為的也正是要保護凜的安全。

“皇兄,雖然我刀藝不如你,但你可別忘了……你們的體力可消耗得差不多了吧!”

武這時一個反刃舉刀,隨即改變目標并不斷地向真矢發動連續的揮砍。

無奈體力早已消耗許多的真矢,光是要抵擋武的攻擊都顯得很吃力,只見閃耀的刀光一來一往,雙方互不相讓,因為只要稍有一步之差,便是把機會給眼前熟知自己習性的敵人,而一旁的凜也不斷思考該如何助真矢一臂之力。

“得趕緊想法子幫忙真矢殿下才行……對了!”

靈機一動的凜讓手中的圣紋劍消逝后,隨即再從手里仿造出武手中的武士刀。

“看刀!”

當手上的刀一成形,也立即射向武的方向。

“哼,多余的動───嗯!?”

就在武想揮刀彈開飛來的武士刀時,沒想到這把刀竟像虛幻般地消失了。

這時凜早已沖了過去,當手中再度散出光芒,縮小版的圣紋劍也再次的出現。

“嘿,學藝不精真是不好意思。”

凜用著玩笑的語氣說完,圣紋劍即是要砍向武的腰部,但武卻露出了冷笑。

“哼,剛見到就覺得特別,還真是特殊的能力呀。”

只見武不慌不忙的單手握刀,收勢后的揮刀也彷彿斬出弦月般的光影,瞬間也彈開了凜的攻擊。

“出刀這般猶豫大概是沒殺過人吧,要拿刀就要有殺人跟被殺的覺悟!──御堂流奧義·弧月穿心!”

“凜小姐,小心!──又是式神!?”

當武揮完弦月般的上斬后,兩手握劍即刻刺向凜的心口,但真矢就算想阻止,卻被周圍出現的式神所阻撓。

當刃尖即將刺中凜的同時,一股寒風的吹拂,不知從何而來的碎櫻碰觸到刃尖,竟像刀跟刀的撞擊般地彈開了武的刺擊。

“是誰!?”

遇到這樣不明其蹤的介入方式,武為確保自身安全,也迅速遠離了凜的面前,隨即也注意著周圍的情況,只見寒風徐徐……凜也感覺到身后站著救她的人。

“軒、軒刃!?”

“稍微經過就發現這種狀況,看樣子你們的運氣還真不是普通的差。”

軒刃的出現讓武更加謹慎的應對,而一旁清除完式神的真矢卻也顯得精疲力盡。

“竟然會有人來插手,皇兄……看來你們的運氣一向很好嘛,連隱忍都拿你們沒辦法,看樣子也是這家伙的介入吧。”

“隱忍……也是你派的?”

面對親弟弟這般逼殺,錯扼的真矢根本無法相信,但武的險笑卻又不得不讓他接受這個事實。

“哼,三對一也不見得你們有利,再者……我想他也應該要來了吧。”

“您是在等我嗎?天皇大人。”

這一句話接著武的話從陰暗的森林中傳了出來,而踩踏著草地的腳步聲慢慢地接近了封魔臺,月光也漸漸照亮這令人疑惑的身影。

“神主大人……?”

當月光照映在這個人的臉上時,真矢對天草神主的出現也更加的吃驚。

“為什么神主大人您會……”

“我只是來送個東西罷了。”

一說完,天草神主將手上的魔杖丟到眾人的面前,而一見到這把魔杖也讓凜非常的緊張。

“艾莉希雅的魔杖!?你、你對她們怎么樣了!?”

“哼,只不過抓起來做為方便威脅你們的人質罷了,見到這情況……難道你們還想抵抗嗎?”

天草神主的威脅對軒刃并沒有任何影響,畢竟他不認識曉跟艾莉希雅,只不過當他握住腰上的刀柄要踏向前時,卻被凜所阻止。

“軒刃,拜托……那是我的同伴。”

“……我明白了。”

就在軒刃一松開握刀的手,從封魔臺周圍暗處也跑出許多神官,這才讓兩人明白方才式神會這般多量的原因,而這些神官也趕緊使用咒術限制住三人的行動……

一段時間的經過,凜身上的咒術也慢慢地解了開來,而因咒術昏迷的她也緩緩地睜開雙眼。

“唔……這里是?”

“凜,醒過來了嗎?”

“曉……?”

一聽到曉的聲音,凜也趕緊地爬起身子,而角落也看到艾莉希雅不發一語地坐著。

“曉、艾莉希雅,你們沒事……真是太好了。”

“現在并不是沒事,我們都被判了死刑。”

“死刑?到底……怎么一回事?”

艾莉希雅簡短的兩句話,卻讓凜相當的驚訝,不過雖然同樣是死刑的消息,在曉跟艾莉希雅的臉上卻找不到恐懼的感覺。

“凜,我們被判刑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殺害了真矢殿下,你跟真矢殿下行動時有發生什么事嗎?”

曉的問題也讓剛醒的凜稍微地低頭思考了一會兒。

“發生了什么,嗯……那時武殿下跟天草神主出現后,用曉跟艾莉希雅的安全要脅我們就范,只不過武殿下竟然會這樣……對了,你們有見到軒刃嗎?”

“跟你一起被抓進來的武士在隔壁的牢房。”

艾莉希雅指著對面冰冷的石墻,而凜也趕緊到了門旁叫喚著軒刃。

“軒刃,你沒事吧?”

“沒什么大礙,那個真矢竟然是這樣的身份,也難怪你會染上這種麻煩。”

“……真的很抱歉,拖累你了。”

“呵,這點小事比剛來這個世界時輕松多了。”

軒刃的話引起了凜的好奇,于是她也想了解軒刃究竟在來到這世界時,是怎么去適應環境。

“軒刃,你是跟軒戀小姐一起來到這世界的嗎?”

“嗯,我是跟她一起來的,當時我跟戀到了藏書院見到一本“冥思造物”的厚書,畢竟整個房間就只有這么一本書,因此戀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去觸碰了它……”

“果然……跟我一樣,那你不就擁有“冥思造物”的特殊力量嗎?”

面對凜的詢問,軒刃卻沉默了許久。

“不……那樣的能力只有觸碰書的戀才有,我只是個普通人,所以……什么都做不到,而把我卷進這世界的事,也讓戀相當的內疚,所以她才會不斷地尋找能回去的辦法,為此更使用“冥思造物”的能力協助“翼神族”與他國的戰爭。”

“翼神族?”

“嗯,那似乎是從十多年前就開始對自己轄域周圍地區進行攻掠的一個族群,不過當我們來到這里時,他們正跟龍族在交戰,龍族的強大不是他們所能匹敵的,因此他們跟戀交換了條件……戀造出能與龍族力量相比的科技兵器,而他們則要負責提供回去的線索,也就是八紋的傳說。”

說到這里,軒刃不禁深深地嘆了口氣,看著牢窗外的月亮,那因軒戀兵器而大肆殺戮的畫面也彷彿歷歷在目。

“當然不只是與龍族戰爭,許多違抗翼神族的部落、國家都受到了威脅,死傷相當慘重……”

“怎么會這樣?難道軒戀小姐一點都不在乎嗎?”

“她只在乎回去的線索……所以我才在三年前離開翼神族,想藉旅行找到能阻止她的方法……上次你見到的“羽鋒”,就是我在南大陸區域遇到的朋友,當然在那也認識許多來到這世界后稱得上是朋友的人,只不過他們不希望能力還不足的我白白犧牲,所以才叫羽鋒來帶我回去,話說回來……你又是什么情況下來到這里的,甚至還卷入這樣的麻煩。”

這時凜便將來到克洛里斯國后,能力被給予“幻想魔術”名稱的由來都告訴了軒刃。

““幻想擬造”……沒想到外公竟然會刻意讓你去碰那本書,不過看來似乎跟戀的能力有些不同。”

“不同?”

“嗯,戀想創造的物品雖然也在于想像,但是卻需要相對質量的材料,并受限于理論跟物理的定律,然后藉由冥想中的物件再去觸碰材料,進而讓材料變化成所要的東西,當然那樣東西也會永遠的存在,那就是“冥思造物”的能力。”

“但是軒戀小姐怎么會制造兵器呢?感覺上她也不過大我幾歲吧……”

“因為她對這方面的技術很感興趣,或許……不是因為她選了那把書,而是書選擇了她吧,說不定一切都是命運……”

當兩人的談話到一半時,也聽到走廊上有人影走來,當然他們也立刻停下對話,而腳步聲則是在凜三人的牢門前停下來,隨即牢門也慢慢地被打開。

“呵,醒了嗎?”

走進牢房的正是將凜等人抓進來的武,只見他愉悅的表情,似乎對眼前三人即將被處以死刑一事感到歡喜,而凜則是想明白被處以死刑的原因。

“武殿下,真矢殿下怎么了?為什么說是被我們殺死的呢?難道你……”

“皇兄目前還活著,只是國人們不知罷了,畢竟現在就讓皇兄死的話,恐怕九魅澄零會感覺得到,這樣反而會打壞煉魔式的進行,用他的安危來讓九魅澄零更專于進行煉魔式才是最好的。”

見到武利用這種手段來逼迫自己的兄弟,凜跟真矢一樣也無法相信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

“武殿下……究竟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哼,身為天皇之子不顧國家存亡,本來就應該落得這樣的下場,不過我也是來通知你們,明晚便會開始煉魔式,至于你們……將在明日正午于城門前處死,藉此以祭皇兄在天之靈,不過皇兄也會在煉魔式結束后隨你們去的,別覺得黃泉路上很孤單啊,哈哈哈!”

武說完便離開了牢房,當然凜等人也無法逃脫,畢竟曉的手被綁上了寫有封術咒的繩子,無法凝結風之劍,艾莉希雅當然也是同樣的情況,凜則是雙手被包著一層皮套,也無法做任何的幻想擬造。

這暴風雨前的寧靜月夜,也讓被關在牢里的四人更顯得無奈。

夜幕漸漸地被陽光揭開,凜也一夜未眠。

接近正午時分,四人隨即被架出牢房往城門廣場的方向去……

來到廣場前,許多的民眾都在此圍觀,臉上的表情也明白地表達對這四名罪人的憤怒,顯然沒有任何民眾知道真正的實情,。

“軒刃,很抱歉……”

在被綁上放有許多木材的高臺后,凜向軒刃道歉,但軒刃卻是不發一語地看著天空,就在一旁的行刑者要將火炬投向他們時……

“──來了!”

軒刃話一說完,凜還來不及反應,一支羽箭竟在一瞬間就刺穿正要舉起火炬的行刑者身體,見行刑者因為這箭斃命身亡,隨即也換來的民眾恐慌的竄逃與慘叫。

“真的是一群愚蠢的人呀。”

從天而降的身影既優雅也顯得高傲,拍動著背上的雙翼,彷如天降的女神一般,而出手殺死行刑者的人,正是擁有著“冥思造物”的軒戀。

在刺穿行刑者的羽箭飛回到了她的手上后,一陣光芒后,箭矢也變回與背翼上相同的羽翼,并且歸返回背翼上。

“是誰!?阻礙行刑者死!”

這時御靈城的兵士們舉起長槍,并且一同對軒戀發動了攻擊。

“嘻。”

軒戀撫媚的一笑,背上的羽翼隨即全數脫落,飄浮的羽根隨手一指向士兵后,便不斷地發射出這時代不可能出現的光束攻擊,這瞬間不單是士兵們一一的傷亡,連在他們身后逃竄的民眾們也都受到了波及。

“姊姊!夠了!”

“啊,對哦,我可不是來征服這地方的。”

在軒刃的阻止下,軒戀終于停止了攻擊,而隨著意識浮動的軟金屬羽毛,即刻飛到了四人被綁住的高臺,并用光束的熱能將繩索燒毀,同時也解開他們的封咒。

在四人都跳下高臺后,軒刃回應軒戀的卻不是感謝,而是充滿憤怒的眼神。

“為什么……要傷及那些無辜的人?”

“嗯?我只不過是讓他們付點代價罷了。”

“…代價…?”

“對我弟弟不敬的代價。”

“你……哼。”

見到這兩姊弟這般不合的情況,凜也決定插話先化解這充滿火藥的氣氛。

“軒、軒刃,很抱歉,能不能請你幫忙我去救真矢殿下跟澄零小姐。”

“……嗯,好吧。”

軒刃看了一下軒戀也毫不猶豫地答應凜的請托。

“既然刃都要幫忙了,不妨也讓我加入吧?”

“軒戀小姐也要幫忙嗎?但……”

雖然聽到軒戀要協助,這的確會是很大的助力,但回想方才那無情殺戮的場面,卻也讓凜有些猶豫。

“我可是知道那個皇太子被關在哪里的唷。”

“真的嗎?你知道真矢殿下被關的地方?”

“沒錯,救那個叫真矢的人,就讓我跟刃一起去就好,畢竟……另一個人的事不也迫在眉睫嗎?”

軒戀的話并沒有錯,但凜卻相當擔心軒刃的意愿。

“無所謂,你們就先去阻止那個煉魔式吧。”

“軒刃……嗯!謝謝你!”

在決定之后,五人也兵分兩路往各自的目的地出發,但這時的天空卻開始掩蓋一層烏云,彷彿也帶給人不祥的預兆……

小說《未知世界的少女》 第11章 冥思造物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歡喜冤家小說
  2. 幻想小說
  3. 女強小說
  4. 婚姻愛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辽宁快乐12开奖记录 雪莲花赚钱不 重庆麻将血战到底算翻 两人炸金花技巧规律 赚钱用什么词形容最好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 幸运农场走势图直播 手机彩票app官网下载 象棋游戏大厅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爱彩乐 上海快3开奖号码 刮刮乐山东大奖 福建快3三统计表 六合图库黑白 上海时时最快开奖网站 北京快3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