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玄變

更新時間:2019-11-28 09:21:13

玄變 已完結

玄變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天下興分類:玄幻主角:黃依華舒夢

熱門小說《玄變》由天下興最新寫的一本玄幻類小說,主角黃依華舒夢,內容主要講述:玄天大陸,無數生靈,人類是這片大陸的主宰。而黃依華絕對是這大陸的異類,小小外玄實力便叫囂與天罰抗爭,遠古神獸任其隨意駕行,成就一代強者!他的一生注定不會平凡,他注定是這片大路上主宰的主宰!玄變!記錄他...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呼呼呼。

黃依華不停的喘著粗氣,剛才那一瞬間他只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停止了跳動。雖然不知道洪天為什么放棄了追擊他,可是總算讓他松了一口氣。

望著周圍無盡的樹木,黃依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跑到了那里。當初他只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擺脫洪天,不停的跑,永遠不要停。

樹林四周沒有一點聲音,偶爾威風吹過,樹木發出沙沙的聲音,仿佛也在嘲笑他膽小一般。

沒有了壓力,在這未知的地方,黃依華居然害怕起來。

許久之后,洪天還沒有追上來,他的心總算落了下去。剛放松自己的身體,他只感覺一陣疲倦涌入了自己的身體,簡直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了。

順著一個大樹一靠,順勢就坐在了地上。剛才那幾十分鐘對他來說絕對稱得上是生死時速,驚心動魄。

一縷陽光順著樹葉的縫隙射了進來。強烈的光線頓時**得他無神的眼睛閉了起來。

噼里啪啦。站起身剛一活動自己的身體,就從自己的身體中傳來一個骨頭碰撞清脆的響聲。經過剛才的休息,體力也總算恢復了過來。只是肌肉還有一點酸痛,他也知道這是自己身體中聚集了太多的碳酸的緣故。

“平時鍛煉還是不夠啊。”黃依華自言自語的說道,腦子中開始為自己以后的訓練定出了一個詳細的機會。順著那一縷陽光,望著天空,喃喃道:“不知道舒夢和那個冷面男有了結果沒有。應該沒有受傷吧。”

說道最后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了。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傳入他的耳朵,讓他的臉色一變,馬上拔腿就跑。

“現在你還是擔心一下你自己吧。”

黃依華也沒有想到洪天居然這個時候從天而降,想跑已經晚了,因為他已經看見洪天正站在他的前面。臉上范著殺氣。眼神不由得下移,臉色更是一變。

洪天的劍在陽光的照射下,正散發著死亡的光芒。

看著那一雙怨毒的眼睛,他知道自己今天不可能在跑了。

忽然,黃依華的眼中閃爍著強烈的戰意,既然不能跑,不能退,那么就站吧。讓我的血在此刻燃燒起來吧。

帶著絲絲劍光,洪天如猛虎出籠,死命的劈向黃依華。黃依華的血在燃燒,心冷靜得如萬載寒冰。眼睛死死的盯著洪天,仿佛要把他刻入骨子中。

瞳孔一陣收縮,一道劍影從他眼球一閃而過。雙腳狠狠的在地上一瞪,人已經從原地消失。下一刻,只聽見他身后的石頭崩裂的的聲音。心中一陣后怕。加入自己不曾反映過來,可能已經被劈成了兩半了吧。對于自己這樣靈敏的反應,他自己也同時覺得不可思議。

洪天一擊不得手,心中怒火狂燒,怒吼連連。咆哮之聲,宛若雷霆。

嗤嗤。幾道劍氣沿著黃依華的衣服擦身而過,這一下他驚出了一身冷汗。劍氣的速度太快了,僅僅是劍氣所帶的一陣寒風就**得他的皮膚獵獵生疼。

“跑啊,躲啊。怎么不躲了。”

偌大的森林之中,只剩下洪天得意的叫囂聲。聲音如吃了千年人參,說不出的暢快。看見衣服破碎,狼狽不堪,鮮血淋淋的樣子,就好像看見了當初的自己。但這還不夠,我身上的痛苦要十倍、百倍還給他。

眼中兇光一閃,洪天宛如獵豹,腳下的泥土被他用力一蹬,蹬出一個小小的坑,空中還有一點塵土在飛揚。

風刮在臉上,他滿臉也是享受的神色,當黃依華再一次出現在他眼前的時候,眼中暴起一陣強光。

轟。

幾塊石頭被劍氣轟得粉碎。那些石頭打在身上,黃依華只覺得全身鉆心的疼痛。使勁的咬著牙齒,不讓自己放出聲來,更不能讓洪天知道自己的痛苦。

“死吧。”

黃依華只覺得自己被一股死亡籠罩,冷冽的劍鋒在他眼球之中,越來越大。

腳下一個不小心,黃依華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也恰好躲過了這致命的一劍。但那死亡的危機至今仍然讓他心有余悸。

看著黃依華居然躲了過去,洪天狠狠的說道:“不知道下一次你還有沒有這樣好的運氣。”

還沒有來得及爬起來的黃依華,只感覺頭頂猶如狂風嗚嗚作響。當下顧不得爬起來,一個賴驢打滾,背上傳來穿心的疼痛,差點就讓他眼睛一黑暈了過去。

鮮血如泉噴,破碎的衣服瞬間被染紅,然后慢慢的落到地上,啪啪作響。

舔了舔劍上的鮮血,洪天一臉陶醉道:“多么美味啊,多久沒有嘗到如此好的東西了。”突然,眼睛如怒目金剛,瞪著黃依華的雙球差點冒出火來。聲音中更是惡毒,“小子,今天我就讓你知道得罪洪大爺的下場,從來沒有人得罪了洪大爺還能夠逍遙自在的活著的。你要死,你要死!”

洪天的臉上青筋暴起,說不出的猙獰,宛如一頭剛出煉獄的魔鬼,渾身都散發出濃重的血腥味。

鮮血的流逝,只讓黃依華感覺全身無力,手腳發軟,兩只眼睛看著四周也變得模糊,朦朧。

忽地,洪天的殺氣讓他頓時一驚,用力的咬了咬自己的舌頭,努力的讓自己保持著清醒。

“小子今天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剛才你不是跑得快嗎?斬去你的雙腳,我看你今天還這么跑。”

音落手起,劍影一過,然后向著黃依華的雙腳斬去。

黃依華不敢怠慢,雙腳在地上用力一蹬,用盡了全力也才看看的躲過去。劇烈的運動使得他背上的傷口裂開得更多,鮮血狂飆出來。雙腳一軟,差點沒有站穩,還好身邊有一個大樹,扶著大樹勉強的使自己不到。

“逃得過初一,就不知道能不能逃過十五。”

還未來得及喘一口氣,洪天如那跗骨之蟲再一次如影隨形。

“看我的黃沙。”

洪天本能的一退,馬上知道自己上了當,臉上的猙獰之色更是恐怖,惡毒的看著黃依華,聲音如寒冬,冷冽得可以凍住人的血液。

“小子你找死。”

一次一次被激怒,洪天再也顧不得折磨黃依華了,他的腦中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

接著黃依華只見一把大劍里自己的頭顱越來越近。

……

衛江沉默了,如今他也相信舒夢并沒有騙他,更多的碎片在他的腦海中閃現。

當再一次看見舒夢的臉的時候,莫名的他感覺到一種親切。

多么陌生的感覺!兩年多來,他還是第一次有這一種感覺。心跳加速了,血更是熱了起來。

要想起來了,還差一點點!

那些碎片在腦海中越轉越快,轟,最后全部都化為灰燼。

唉!衛江的眼中閃過一絲黯然,本以為這一次能夠記起那些事情來。可是如今卻功虧一簣,不過想想今天的收獲他也相當的滿足了。他有一種直覺,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全部記起來。

“衛叔,如果你想快一點找回那曾經失去的記憶,那么我勸你還是去舒氏王國去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東西。”

“舒氏王國?”衛江的腦子一道熟悉的畫面,呼吸也急促了許多。望著舒夢,不由得問道:“舒氏王國在什么地方,我就是那個地方的嗎?”

舒夢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他,顯然她不打算在給衛江過多的提示。其實她的心中也很是忐忑,她害怕自己提示過多,衛江馬上就恢復記憶,那時候自己恐怕也只能被他抓回去了。所以她才告訴他一個舒氏王國的名字,這樣他為了恢復自己的記憶就會遠遠的離開自己。當然她也沒有欺騙衛江,因為去了那里,衛江將會見到更多熟悉的人,對于他恢復記憶也是相當有幫助的。

“既然這樣那我就到舒氏王國走上一走。雖然我總覺得你的話有什么陰謀,但我感覺得到你并沒有打算害我的意思。姑且相信你一次,不過現在不知道你身邊的那一個人現在死了沒。”

原本心中還有一些竊喜的舒夢,頓時臉色煞白。黃依華不再這里,洪天也不再這里。難道?一想到那個結果,她的臉色也更加的蒼白了。

再也顧不得和衛江多說什么,身形一折,轉眼間從樹林中消失不見。一路之上沿著黃依華消失的方向追去。

噗嗤。

伴隨著劍段的脆響,洪天喉嚨一天,口中鮮血如自來水,不停的往外流。臉色慘白,沒有一點人色。

黃依華也懵了,呆呆的看著洪天,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劍,一時間大腦轉不過彎來。

原來黃依華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用手去阻擋洪天的一劍。這都是他的本能,但是結果卻讓他目瞪口呆,洪天莫名其妙的受了重傷,而他的手中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把劍。

仔細的打量著手中的劍。他只感覺這一把劍師如此的熟悉,又是如此的精致。

古樸的長劍發出幽幽的光芒,特別是劍上那一股厚重的感覺,讓黃依華只覺得這一把劍仿佛一位歷史老人,身上承載著不盡的時間。劍上的那些花紋復雜精美得讓人眼睛迷亂。

特別是劍上傳來的那一股與他血肉相連的氣息,他的眼睛更是差點瞪出來了。今天的這一切太過詭異,他只覺得自己身處一個夢中,一個永遠無法解開的迷夢。

洪天眼睛貪婪的看著黃依華手中的長劍,雖然受了重傷,但是并不能阻止他對于黃依華中的那把精致,古樸的劍的貪婪。作為一個用劍之人,劍就是他們的第二生命,他自然能感覺到黃依華手中的劍不是凡品。他有信心將之據為己有。

擦去嘴角殘留的鮮血,洪天冷冷的注視著黃依華,他要給他一點壓力。

“小子只要你給你手中的劍給我,我可以考慮繞你一命。”

在洪天冷冷的注視下,黃依華確實感覺到一股壓力,但馬上他身體中傳來一陣奇異的力量,這一股壓力就莫名的消失了。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一股力量居然是從劍上傳來的。

沒有了那股壓力,面對洪天冰冷的眼神,黃依華怡然不懼。

“想要我的劍,不知道你有沒有本事來拿。”

有些事情既然注定無法善了,那么就不用去但心什么后果了。

“殺!”

天空湛藍,萬里無云,烈日當空。黃金般的光線照在大地上,凡是被光所照到的地方都蓬勃著一股旺盛的生機。

嗤嗤。

一棵大樹的余陰之下,一個男子滿臉汗水,眼神堅毅。男子正在練劍。訓練的內容更是枯燥,他卻十分認真,每一個動作都如那教科書般規范。劈,砍,刺,挑,每一個簡單的動作他幾乎都做了要坐上一千遍。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手中的大劍。劍比他還長,每一次拿起劍的時候,身子都不住的往下沉,可見劍的重量應該不輕。

在大樹旁邊的另一顆樹上,一個紫衣女子做端坐在上面。每當她的目光落到那男子的身上時,眼中都閃過一絲滿意。隨即又搖了搖頭,接著閉上眼,開始自己的修煉。

一男一女無疑就是黃依華和舒夢兩人。離上一次戰斗已經過去了二十天。舒夢帶著黃依華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療養,十天前黃依華身上的傷口也差不多痊愈。

十天以來,舒夢第一次對黃依華另眼相看。從前天開始黃依華就開始讓舒夢加強他的訓練。黃依華剛一說出自己的想法就被她否定了。在她看來,他那弱小的身板能熬得住已經謝天謝地,加強練習的強度,恐怕練習還沒有完成,人已經倒下去了。

可黃依華卻用實際的行動告訴了他的決心。他那弱小的身板中爆發出超乎尋常的堅韌,多少次她以為他會倒下,可最后他卻拼著命將她安排的一切做完。訓練完之后,看著他如死狗般躺在地上,她的心中又有一點不忍。所以忍不住用自己的真元**他的身體。如此,他還是為黃依華那超強的恢復能力瞪大了眼睛。因為第二天他總是神采奕奕的站起來,武武生風的按照她要求的內容一項一項完成。

呼!

黃依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后貪婪的吸了一口空氣,絲絲涼意隨著空氣進入自己的肺中,滋潤著他的形骸。貪婪的望著天空,馬上他的目光又變得堅毅。手上青筋暴起,嘴巴爆喝一聲。嗤!那插入地上的重劍被他背在了背上。他的腳微微一彎,馬上又恢復了過來,再也出不出什么異常。

咚咚咚。

每一步地上好像都在顫抖一般,只見一個身影正沿著樹林的四周負重跑步。

一千米,兩千米,整整跑了一萬米他才停了下來。呼吸已經上氣不接下氣。

“接著。”

一聲嬌喝,一個小小的黑影一閃而過,眼看就要從他的眼前一閃而過的時候,他的手突然向前一抓。一個紅紅的小果子出現在他的手中。

那張混合著汗水,灰塵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插也沒有插一下,直接放入口中,長大他血盆般的大口,整個果子的三分之一被他咬如了嘴里。

爽!黃依華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要飛上了天,全身毛孔都張開了,大口大口的吸收著四周的空氣。果子中的滋液洗刷刷的被他吞入了肚子。

咕咚。

還沒有全部嚼爛的果子已經被吞入了肚子。本來疲勞的身體一下子好像恢復了活力。雙手握拳,頓時那失去的力量全部回來了。

再一次看著果子,他的眼神有一點不同了。他眼神放著炙熱的光芒,好像手中的果子,不是一個果子,而是一件絕世寶物。小小的咬了一口,水果的清甜在此間纏繞。突然他有一點恨自己剛才為什么像牛嚼牡丹把這個果子酒吞了三分之一。

吃完這個果子,所有的力量都回來了,甚至他有一種感覺,自己身體中充滿了能量,恨不能仰天長嘯。

“唉,舒夢,還有沒有?”

看見他雙眼放光,舒夢眼睛一白,微帶嬌嗔道:“你以為這東西是他白菜要多少有多少?這枚棗紅果可是我走了整個森林才發現的。它不但清甜,吃了還可以讓人快速的恢復體力。我也沒有想到這個地方居然還有這樣的好東西,可就這樣一個還被你吃了。”

黃依華嘿嘿一笑,頗為不好意思,搔了搔頭,又到一邊去訓練去了。

恢復了體力,黃依華也變得更加的賣力了。

蛙跳千米,下蹲三千,仰臥起坐兩千……

天空太陽漸漸傾斜,最后在余輝的告別下,戀戀不舍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大地籠罩上一成黑紗,變得如女人一般讓人瞧不真切。

銀色的月光照在大地上,給大地披上了一層嫁衣,美輪美奐。

森林中,黃依華和舒夢正圍在一堆火堆前,一人手上拿著一只野獸的大腿。黃依華的臉上掩飾不住笑意,賣力的啃著手中的大腿,他覺得這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了。因為今天的野味都是他打來的,一跳野狗。

“依華將你的劍拿出我在看看。”

聞言,黃依華擦了擦自己嘴角的油膩,心神一動,一把古樸精致的寶劍頓時出現在他的手中。

舒夢當初也被他手中的寶劍嚇了一跳,已經兩年了,她從來沒有看見黃依華用過劍,對他可以說知根知底。可是當看見黃依華手中這一把寶劍她當時瞪大了眼睛。特別是劍上的那一股浩大之氣,她深深的明白這把寶劍絕對不簡單。

幾乎每天晚上她都要從黃依華的手中將寶劍接過來看看。可是腦海中重來就沒有這一把寶劍的影子。

“難道自己猜錯了,這只是一把普通的寶劍?”

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雖然她從來不知道神劍是什么樣子。但她有一種直覺,自己的手中的劍就是神劍。突如其來的想法讓舒夢嚇了一跳。望著手中的劍,劍上細膩的花紋,蟲魚鳥獸仿佛都是活物要從劍上跑出來。

神劍?

舒夢的思緒飄到了遠處,黃依華的手上居然莫名其妙的出現神劍。他的身份真的如他所說的那么簡單嗎?

無盡的疑問困惑著她,閉上眼睛,和黃依華一起的幾百個日夜中一一浮現在眼前,就連那些本已模糊的記憶也變得如此的清晰。她還記得當初第一次見到他那如黑炭般的樣子。后來的憂郁,再后來……

“依華他到底是從那里來的呢?”

太多的疑問想不明白,搖了搖腦袋,索性不再去想。

“依華,你……你還記得以前的事情嗎?”

黃依華嘴中塞滿了食物,嗚嗚不清的應答,同時點著腦袋。

“那你知道這把劍的來歷嗎?”

黃依華接過劍,眼光從劍上一掃而過,眼神中包含中痛恨,痛苦,苦澀,各種各樣的清晰紛至沓來。如朝海般涌入他的心田,那些曾經的記憶滾滾流入腦海中。

這些天他也沒少研究這一把劍,最開始的時候,他也好奇這把劍怎么會出現在自己的手中呢?

越看越覺得熟悉,總覺得自己在哪里見過這東西。可是自己所接觸劍的時間很短暫啊,到底在哪里呢?忽地,他的臉色慘白,一瞬間那本來淡忘的記憶如潮水,洶涌不可抵擋。

那里,是那個地方。他永遠也不愿想起的那個地方。他生活的美好都從哪個地方消失了,那張溫柔,美麗的臉只能留在他的記憶中。

彩霞,我心中的至愛啊!

看著黃依華臉上的傷痛,舒夢欲言又止,她多想去阻止,可卻什么話都說不出來。這樣的表情他曾經是多么的熟悉,最初的日日夜夜他的臉上不都是這樣嗎?

微風吹過,過去隨風遠去,但有些東西卻如山一般矗立在那來。思緒回到了現實,黃依華看著手中的劍,眼神停留在劍柄上的兩個古字體上。

摸著那凹凸不平的字體,是如此的親切。如今已經多久沒有看到了這樣的字體了呢?那熟悉的方塊字寫出來駛入還一如從前那樣行云流水。

承影。

兩個字從他的腦子中突兀的冒了出來。

黃依華眼睛一愣,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快他就明白這兩個就是劍柄上兩個古字。

承影嗎?黃依華無聲的問道,眼神有一點漂浮不定。

一個寒顫,黃依華的眼神頓時清明,既然它已經出現在了這里,那么在那個古怪地方看見的其他的劍是否也在這里呢?

可是它們沒有出現,無論他怎么努力,都是徒勞!

劍在手中翻轉,接著銀色的光芒,照射在他的臉上忽明忽暗。

望著舒夢,黃依華聲音有點飄忽的說道:“想聽一個故事嗎?

小說《玄變》 第十章 擺脫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虐戀小說
  2. 言情小說
  3. 驚悚懸疑小說
  4. 架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天吉彩票论坛彩票预测 6场半全场玩法手机投注 重庆时时彩走势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 大话2帮主怎么赚钱 幸运28技巧宝典 2018网赌害死多少人 英雄问答赚钱 彩票论坛874848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 街机电玩捕鱼手机版下载安装 2004年排列五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 彩票号码预测软件 体彩20选5走势图1 内蒙古体彩11选5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