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云山此去事事休

更新時間:2019-11-27 11:50:36

云山此去事事休 連載中

云山此去事事休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南鄰若水分類:武俠主角:陸云休落塵

小說主角是陸云休落塵的書名叫《云山此去事事休》,它的作者是南鄰若水所編寫的武俠情緣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原是江湖上頗有威名的武林世家,不料一夜之間遭遇了滅門慘劇。此事來的蹊蹺,無人敢去探究滅門背后的恩怨。江湖一時群龍無首,各大門派因此蠢蠢欲動,紛紛想爭取江湖第一的位置。十五年后,看似風平浪靜的江湖,突然...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白閱靜靜的看著掩面微笑的陸綰,也不點破話里藏著的意思,只是笑的略有深意。

等到陸綰平復了心情,白閱的笑容也收斂起來。白閱定睛看著陸綰,試探性的問道:“谷主,這次演武大會,你……真的不去嗎?”

白閱冷不丁問出來這個問題,著實讓陸綰有些意外。她抬起頭,直視著白閱的眼睛,反問道:“你今晚來,只是為了問這個問題?”

“這倒不是。只是我覺得你這么久都沒有見過陸阮,趁著演武大會,是不是也該……”

“好了,你不要再說了。”陸綰皺起眉頭打斷了白閱的話,臉色看起來有了怒意。

白閱見狀,話沒說完就閉上了嘴巴。他垂下眼眸,深吸了一口氣,眉宇間添了一絲愁緒。

“我和陸阮的事不用你操心,她當初自己做的決定,后果就要自己承擔,你再怎么勸我都沒用。”陸綰低著頭,藏在衣袖中的雙手緊攥成了拳頭。

陸綰已經表現出了明顯的抗拒,白閱也不忍心再多說什么。他點點頭,抿嘴沖陸綰笑了笑,輕聲道:“谷主深明大義,自然有自己的打算,是我不該多管閑事。我們出谷這十天,你仔細著自己的身體,當心不要受了寒。”

陸綰聽完白閱溫柔的囑咐,點頭應了一聲。她沉默了片刻,還是深吸一口氣,對著白閱說道:“替我向陸阮問好。”

白閱眼睛一亮,神色有些動容。他露出一抹微笑,輕輕點點頭,語氣也有些開心:“好,我會給陸阮帶話的。時間也不早了,谷主早些休息,我就不叨擾你了。”

說完了話,白閱便轉身向門口走去。他剛走到門口,將要伸手開門的時候,突然聽到陸綰的聲音。

“白閱,你等等。”陸綰的聲音有些急切,她站起身子,見白閱停下了腳步,急忙去柜子里翻找了起來。

白閱看著陸綰忙碌的身影,心里生出一絲幸福感。他的目光隨著陸綰的身影移動,唇邊一直帶著淺淺的笑意,眸子中有水波一般的溫柔。

經過了好一番翻找,陸綰這才從衣柜中拿出了一件衣裳來。她雙手捧著衣服,轉身沖白閱笑了笑,隨后走到了白閱面前。

白閱低頭看著陸綰手中的衣裳,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表情。他看著陸綰,似是在無聲的詢問陸綰的目的。

“這件衣裳是我之前讓繡娘縫制的,為的就是讓你出谷的時候穿。現在已是初夏,谷中陰涼,不似谷外的氣溫。這件衣裳是用蠶絲制成的,觸感十分涼滑,在谷外炎熱的氣溫下穿正合適。”陸綰說罷,將衣服遞到白閱面前,眼中帶著期許。

白閱聞言,輕輕點了點頭。他伸手接過那衣服,剛一觸碰到皮膚,一陣冰涼的感覺就順著皮膚傳到了白閱的心上。

“這蠶絲是好絲。”白閱小心翼翼的撫摸著那嶄新的衣裳,將那衣裳視若珍寶。

陸綰聽到白閱的贊賞,心里更是高興。她壓抑住自己快要溢出來的開心,挑了挑眉說道:“當然,這蠶絲是我親手挑出來的。那繡娘見到這蠶絲的時候,還調笑我說,真羨慕能穿上這件衣裳的人呢。”

陸綰說完話,抬眸看著白閱的眼睛,眼睛里有光亮在一閃一閃。

白閱聞言,自然是懂得陸綰話里的意思。他低頭輕咳一聲,斂著笑意回答:“既然如此,我更得珍視這件衣裳了。等我回到谷中,就把這件衣裳壓到箱底,好生珍藏著。”

“油嘴滑舌。”陸綰嗔笑一聲,隨后急聲催促:“好了好了,你快些回去吧,明早還要趕路呢。”

一聽到陸綰催促,白閱突然心生不舍。他仔細端詳了陸綰許久,似是想要將陸綰的容顏刻在心上。過了良久,白閱垂下眼眸,隨后開門離開了探星閣。

第二天一早,白閱一行人便在谷口集合。此去一共有六個人,醫派的落羽和落塵,武派的染墨和染硯,還有白閱和陸云休。

許是因為起的太早的緣故,陸云休此時還有些朦朧的睡衣。她打了個哈欠,抬手揉了揉有些酸澀的眼睛,扭頭對白閱問道:“白藥師,我們什么時候出發啊?”

白閱聞言,瞇起眼睛看著蒙蒙亮的天色,輕聲回答:“等天色完全亮起來,我們就出谷。”

白閱的聲音低沉,與其說是回答陸云休的問題,倒不如說是說給自己聽。縱然不遠處站著谷中全部的弟子,可是最讓白閱牽掛的人,還沒有出現。

等到金色的陽光籠罩了整個山谷,陸綰才姍姍來遲。她穿過人群,氣喘吁吁的看著白閱,神色有些慌張。

“谷主。”白閱低下頭,沖陸綰行了一禮。

“抱歉,我來晚了。”陸綰帶著歉意,快步走到白閱面前,將手掌一個包裹遞到白閱面前。

那包裹是用藏青色繡花的布包裹著,雖然顏色十分樸素,但上頭小巧又精致的桂花將包裹襯得多了分活潑淡雅。

“谷主,這是什么?”陸云休抬頭看了看那包裹,疑惑的問道。

陸綰聽到問話,略微有些局促。她攥緊手掌,抬眸看了眼白閱,小聲回答:“這是我剛蒸好的糕點,因為時間耽擱的有些久,我還以為錯過了你們出谷的時間呢。能將這包裹送到你手中,真是太好了……”

陸綰話里的“你”,顯然指的是白閱。

白閱聞言,急忙抿起了忍不住上翹的嘴角。他點點頭,伸手接過了陸綰手中的包裹,柔聲說道:“多謝谷主,谷主能如此記掛我們,白閱實在有些過意不去。”

“客套話就別說了,本來我就耽擱了時間,你們快些走吧,若是再晚些,天黑就找不到住宿的客棧了。”陸綰收回手,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

白閱見狀,也不再多說什么。他點點頭,牽起馬上的韁繩,開口道:“好,我們這就趕路。谷主,您多保重。”

語罷,白閱低頭示意了一下,便帶著其余的五個人轉身向谷外走去。

出了忘憂谷,道路兩旁全是高聳的山石,一條蜿蜒小徑在谷中蔓延,仿佛沒有盡頭一般。

陸云休一邊緩步走著,一邊左顧右盼,看著周圍蒼翠的山林,還有路旁那些不知名的小花。這是陸云休第一次出谷,也是她十一年中,第一次見到谷外的樣子。心里有些異樣的情緒在涌動,陸云休不知道那感覺是對于見到新世界的激動和渴望,還是對于忘憂谷內的留戀和不舍。

白閱一行人走了約莫有半個時辰,依舊沒有走出那幽靜的山谷。年齡尚小的陸云休對于這些單一的景色有些厭倦,精神也沒有先前那般飽滿。她抿起嘴,扭頭看了眼身旁的白閱,正巧看到他懷中抱著的包裹。

“白藥師,都過去半個時辰了,你怎么還抱著這個包裹啊?”陸云休眨了眨眼睛,抬眸看著白閱,疑惑的問道。

白閱聞言,原本飄忽的注意力瞬間被拉了回來。

“這個包裹?”白閱低頭看了看懷里的包裹,又斜眸看了眼陸云休,急忙解釋道:“這里是谷主做的糕點,若是涼了就不好吃了。所以……我把它抱在懷里,這樣保溫些。”

白閱那拙劣的借口,任誰聽起來都覺得是欲蓋彌彰。染墨挑眉看了眼那包裹,有些不屑的哼了一聲,小聲嘀咕:“說什么保溫?分明就是將谷主給的東西視若寶貝,不舍得放開而已。”

陸云休聽到了染墨的小聲嘀咕,急忙抿起嘴笑了出聲。她偷偷瞥了眼白閱漲紅的臉,顯然白閱也聽到了染墨方才說的話。

“染墨師姐,你這話要是讓谷主聽到了,當真不怕谷主罰你嗎?”陸云休幸災樂禍的看著染墨,故意挑起了這個話頭。

染墨聞言,狠狠瞪了陸云休一眼。陸云休這話說的,簡直就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就連出了谷,她都要拿著谷主來當擋箭牌。

“陸云休,你若是再這么沒大沒小的,我可要先替谷主給你點教訓了。當心等出了谷到了鬧市上,我就把你賣到員外的府上,給人家打雜,做一輩子的苦力!”染墨定睛看著陸云休,語氣中帶著威脅的意味。

染墨說的話這么囂張,陸云休自然是不怕的。她的身旁可是有白閱跟著,染墨就算再怎么恐嚇她,也只能嘴上說說而已。

不過,就算是嘴上說說,陸云休也要和染墨爭個輸贏。

“多謝染墨師姐替谷主行俠仗義,不過,此行有白閱藥師保護我,染墨師姐也不必操心了。師姐還是……”陸云休頓了頓,斜眸看了眼染墨臉上的表情,繼續說道:“還是管好自己,可別又到處闖禍了。”

“你!”染墨聞言,頓時一股怒氣涌上心頭。她攥緊拳頭,咬牙切齒的看著陸云休,心里有許多話都哽在了喉頭,說也不是,不說又憋著難受。

“好了染墨,你身為師姐,就別再跟個孩子一般幼稚了。”染硯見兩人鬧得不可開交,急忙開口緩和她們的情緒。

小說《云山此去事事休》 第十八章 出谷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現代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輪回重生小說
  4. 修仙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快乐飞艇统一开奖吗 福彩山西快乐十分开奖彩票控 深圳开什么店赚钱快且稳 水果机程序漏洞打法 666彩票苹果 英雄联盟达到王者可以赚钱吗 云南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图 北京pk10计划软件网站 诈金花发牌时看牌技巧 五分彩怎么稳赚不亏 河北燕赵福彩排列七 河南快赢481开奖助手 买照片怎么赚钱吗 七星彩开奖码走势图表 宠物 赚钱 城市 江苏快3二不同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