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繁花灼灼落桃夭

更新時間:2019-11-26 10:40:48

繁花灼灼落桃夭 連載中

繁花灼灼落桃夭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池有荷華分類:仙俠主角:云桃夭莫栩

經典小說《繁花灼灼落桃夭》是池有荷華最新寫的一本仙俠奇緣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云桃夭莫栩,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被正派人士稱為“女魔頭”,害死恩師被仙界推下誅仙臺,死無全尸。他是正派人士口中的“皎皎君子”,為她損了大半修為只為護她一魄。她重生后,再次與仙界為敵。他說,這一次他會始終站在她身邊,無論前路是否直通...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云桃夭從藏書閣出來的時候,外面天空中的月亮已經升到了頭頂。津渡小樓眾弟子已經休息,空蕩蕩黑黢黢的院子里只有云桃夭一個的身影。

她嘆了口氣,恍如隔世。

突然間,她感覺到身后有靈力接近,慌忙拔出微承抵擋。緊接著攻擊她的人向后踉蹌幾下,云桃夭趁機發動攻擊,卻在微承到達那人臉龐的時候,慌忙收住招數,向后退去。原來剛剛攻擊她的不是別人,正是聶天樂!

云桃夭此時面上沒有面具,手中拿著竹筆,看來是沒法繼續隱瞞了。

聶天樂顯然被云桃夭剛才的靈力所震驚,現在剛剛緩和過來,皺著眉頭,道:“果然沒錯,云桃夭你又回來了,而且靈力更強。”

云桃夭無奈地收起微承,嘆息道:“我知道你還在恨我,也不信我。”

“我……”聶天樂把話吞進肚子里,隨即眼神中帶著殺氣,接著道,“師父的死和你還是有關系,你修煉妖法,已經算是與正道背離!”

云桃夭輕笑道:“我早已不是齊煙閣的弟子,如今我哪里的弟子也不是,倒也逍遙自在。”

此話一出,聶天樂的眼神中殺氣濃郁起來,緊接著提起佩劍再次向云桃夭攻擊過來。現在的他哪里是云桃夭的對手,她輕輕揮動微承,將他的招數輕松化解。聶天樂招招致命,云桃夭每一招都化解,最后實在不愿意與他爭斗,將他的武器直接打飛!

聶天樂見自己手里沒了武器,冷笑著閉上眼睛,道:“那既然如此,你就殺了我吧。我已經知道你的秘密,留著我我就會宣傳出去。”

云桃夭將微承收進腰間,道:“整天打打殺殺一點意思也沒有,你愿意說就去說吧,我只想在津渡小樓安心調查之前的事情。如果我再次被抓住,也只能是命運吧。”

她說的如此輕松,畢竟是重生之人,對于外界評價已經不那么在意。

聶天樂生氣地沖過去要拉住云桃夭,莫栩這時候趕到,擋在云桃夭面前,冷著臉道:“聶公子,這里是津渡小樓,希望你不要亂來。”

“她是我們齊煙閣的人,你插什么話?!”聶天樂不分青紅皂白的怒吼道。

莫栩眼睛中隱隱帶著殺氣,聲音冰冷的仿佛寒風一般,道:“她早已經跟齊煙閣斷絕來往。”

“我……”聶天樂一時無語,最后還是委屈道,“就算如此,齊煙閣也是云桃夭在過的地方,她怎么能在復活后不回來看看……”

云桃夭的手顫抖一下,但最終還是轉頭離開。她不是沒有想過回齊煙閣,只是如今發生了這么多事,根本不知道用什么樣的心情面臨大家。如果以后自己洗刷冤屈,一定會回去看看。

莫栩帶著云桃夭回到房間,有些生氣道:“你剛才去哪里了?”

云桃夭對著莫栩翻了一個白眼道:“我當然是去藏書閣看看關于靈珠的記載,今晚你又不是沒看到藍色的光芒,分明就是第七顆靈珠!”

莫栩心中氣消了大半,沒有再說什么就去打坐練功。云桃夭也懷著心事回屋睡覺,她不敢去想明天會發生什么。

第二天一早,聶天樂等人就匆匆告辭離開津渡小樓,似乎白孟思和蘇清言并不知道云桃夭的事情,只是好奇為何聶天樂離開的這樣匆忙。

云桃夭站在津渡小樓門口看著三個人離去的背影,心中有些異樣。七年沒見,卻沒說上幾句話離開,也許真的一切都改變了。

莫栩也跟來,他看著云桃夭似乎心情并不好,于是提議兩個人下山去喝酒。云桃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如此古板的人嘴里還會說出喝酒這樣的話。

兩個人下山隨便找了酒家進去喝酒,云桃夭感覺好久沒有這樣痛快的喝酒,竟然開心地喝了好幾壇。而莫栩陪著她也喝了不少,臉上神情淡然,完全看不出來喝酒。

云桃夭喝了一陣,就有些醉意,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烈,之后就失去知覺。

她隱約感覺到自己走了很多路,說了很多話,但是具體是什么也沒有記住。等她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在莫栩的床上了。

云桃夭支撐著身子起身,努力回憶昨天的事情,大腦一片空白。

不一會兒,莫栩察覺到云桃夭清醒,走過來給她一大碗醒酒湯。

云桃夭皺眉,有些糾結地看著莫栩,不知道該怎么問他自己的事情。莫栩見云桃夭的模樣,嘴角輕輕揚起一絲微笑,道:“沒想到你這么喜歡喝酒,卻那么容易醉。”

第一次見到莫栩笑,云桃夭的心跳慢了幾拍,隨后反應過來他的話,慌忙問起自己昨晚到底做了什么。

莫栩無奈地敘述著,云桃夭感覺要是有個地縫,自己就鉆進去。

原來昨天云桃夭喝了幾壇酒后居然醉的很厲害,叫嚷著要去山上唱山歌。莫栩一臉莫名其妙,就見到云桃夭一邊跳一邊叫跑出了酒家。

莫栩趕忙留下銀兩追著云桃夭身后而去。這個云桃夭耍起酒瘋來也是厲害,直接捏了一個訣,在天空中飛起來。她還拿著微承在天空中畫符,召喚出一些附近的靈魄,跟她一起在天空中跳舞。

靈魄們莫名其妙,想要拒絕,但是云桃夭直接舉著微承,指著那些靈魄道:“讓你們跳舞就跳舞,拒絕的靈魄,我會狠狠教訓你們!”

靈魄們沒有辦法,只得跟在云桃夭身后跳舞。云桃夭跳了一會兒,又覺得靈魄們臉上沒有笑意實在是難看,讓靈魄們都要笑起來。靈魄們大概是從未見過這樣的仙徒,一個個擠出笑容迎合,那笑容比哭還難看。

云桃夭似乎很滿意,在天空中跳了一會兒后,從天上飛下來,隨便找了一棵樹,在樹上用微承狠狠刻下“女魔頭云桃夭到此一游”。她歪歪扭扭的字,看的自己也覺得丟人,后來又胡亂畫了幾筆,轉身離開。

莫栩擔心她這樣亂畫暴露自己,趕忙用靈法恢復了樹木,并雙手合十替云桃夭給樹靈道歉。

云桃夭醉酒之后很不省心,除了到處搞破壞,后來居然還自己飄到一棵樹上大哭起來,那哭聲著實難聽。

莫栩無奈地把云桃夭從樹上抱下來,安慰道:“你在哭什么?”

云桃夭一邊哭一邊道:“我想回齊煙閣,我想見師父!”

莫栩有些心疼,摸摸她的頭道:“我過兩天帶你回去可好?”

“不要!”云桃夭捂著腦袋蹲下,“師父被我推下誅仙臺,齊煙閣也因為我毀滅,我回不去了!”說完又嗚嗚大哭起來。

莫栩還想安慰幾句,云桃夭收了哭聲,趴在莫栩肩膀上,閉上眼睛道:“你說你長得這樣英俊,為什么不笑一笑給我?我那么認真逗你,你從來都是冷臉相對,我又不是欠你錢……”

“因為沒有什么好笑。”莫栩的聲音難得溫柔起來。他盯著云桃夭,還想說什么的時候,云桃夭終于睡去。

莫栩將云桃夭扛在肩膀上回到房間,把她安頓好后,就去外面的房間準備練功。但是想到剛剛云桃夭說的話,突然又去屋里找來鏡子,對著鏡子練習微笑。

鏡子中的莫栩,很少笑,不知道怎么樣才能笑出來。他努力了半天,笑容都被他搞得亂七八糟。莫栩皺眉心中有些怒氣,本想著放棄,轉頭無意間看到云桃夭抱著被子睡覺的模樣,不禁心中一軟,只好繼續對著鏡子練習。

云桃夭想不到自己的一句醉話能讓莫栩放在心上,當然莫栩也沒告訴她今天早上這個笑容,是他練習了一晚上的成果。

成果很好,微笑的恰到好處,眼眉更加英俊,笑容仿佛是冰山輕輕融化,如此夢幻。

云桃夭后悔萬分,自己昨天心情不好喝了多一點的酒,沒想到居然鬧了這么多笑話,看來自己以后真的要注意控制酒的量了。

正在后悔,莫栩突然想到什么一般,開口道:“昨天你召喚出來的靈魄,有一個看上去有些眼熟,你跟我再去召喚一次,說不定是丁府的人!”

云桃夭還沒反應過來,莫栩拉著她已經奔向昨天她跳舞的地方。

在空中畫了幾個符咒,云桃夭把昨天的靈魄都召喚出來。那些靈魄見到云桃夭,害怕的抱在一起,說自己再也跳不動了。云桃夭告訴他們今天不讓他們跳舞,只想找出丁府的人。

其中一個穿著深紫色長衣的靈魄舉手,唯唯諾諾道:“我就是丁府的人。”

云桃夭把其他靈魄送回去,忙問他:“你還記得你當初是被誰殺死的嗎?”

靈魄皺皺眉頭,在腦海中搜尋了好一會兒,最后很肯定地說道:“是一個帶著黑色面具的人,用的法術是魔教法術,手里還拿著一個藍色的靈珠在吸收我們眾人的內丹!”

云桃夭轉頭看向莫栩,莫栩重重點下頭。按理說魔教的人應該都被處罰,為何還會有人存在,難道之前仙界當中有人跟魔界的人勾結,放走了他?

這樣一想,云桃夭的心再次涼下來。

小說《繁花灼灼落桃夭》 第12章 識破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異世小說
  2. 古代小說
  3. 古裝小說
  4. 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星悦内蒙麻将一元群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组选 网站赌博快速赛车 双色球蓝球分区走势图表 温州麻将安卓版 百度乐彩老快3走势图 青海快3开奖今天 绿通车赚钱吗 梦幻接高级宝石赚钱吗 棋牌麻将辅助器收费版 海南飞鱼彩票走势图 2012曾道人资料 爱趣彩票安全吗 体育彩票排列3 江苏总进球数稳赚不赔 gpk钱龙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