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 紫陽小師叔

更新時間:2019-11-23 14:20:24

紫陽小師叔 連載中

紫陽小師叔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陸叁公子分類:武俠主角:陸瀟彩云

主角叫陸瀟彩云的小說叫做《紫陽小師叔》,本小說的作者是陸叁公子所編寫的武俠情緣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十一歲的陸瀟跟著老道士學道沒幾個月老道士就嗝屁了陸瀟只得完成老道士的遺愿送老道士的遺骨回歸山門!可山門真的沒有那么好回歸到了才發現門派凋敝門派被山賊占了!好吧,自己年紀還小拿你沒有辦法。哼!等我學好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十月下旬的天氣,有夏季的炎熱,又有秋季的干燥,一望無際的官道上不時有快馬揚起的黃沙。

已是太陽西沉的光景,這里的土地上卻還是陣陣的熱氣直往上冒。

那官道旁的雜草,經過黃沙的摧殘,早已經沒了生氣,只有偶爾幾只草綠色的螞蚱會從中經過。

遠處官道上一個大約十一二歲的少年,衣衫不整,頭發散亂,已然被這天氣折騰得不像樣了,他背著個破包袱有氣無力地走著,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在說些什么。

“這個賊老天,也忒的熱了吧,等老子到了地方,一定要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受這等罪了?!?/p>

說完又哼哼唧唧的上路了,一陣旋風刮起風沙,他只得把破爛的衣服拉起衣角捂住嘴,眼睛也瞇成一條線......

少年叫陸瀟,幾個月前,拜了一個老道士為師,沒幾個月,老道士就死了,臨死之前告訴了他門派所在,讓他送自己的遺骨回歸山門,陸瀟只得跋山涉水的去尋自己從未了解多的門派,完成自己師父的遺愿。

他徐徐的行著,前方路盡頭拐角處,迎面忽然出現一輛馬車,徐徐行著,待行得近了,才可發現這輛馬車著實不凡,裝扮得精致小巧,又透著一股富貴的氣質,想來是哪個有錢人家的馬車。

那馬兒高大威猛,神俊不凡,便連那個趕馬的馬夫看著三十來歲,竟也是豐神俊逸,劍眉星目,著實不符馬夫的身份。

那馬車徐徐的行至對面走來的陸瀟前方,那馬夫吁的一聲利索停住的馬,看著少年道:

“誒,前面的小乞丐,我且問你,這前方最近的酒肆客棧距此還有多遠???”

陸瀟停下來望著他道:“你在同我說話嗎?”

陸瀟如是問道,趕馬人瞧了瞧這少年滿面土色,面黃肌瘦的樣子。又氣又笑道:

“這路上便還有別人么?”

“可我既不叫誒,也不是小乞丐?!标憺t也不看他,淡淡的道。

那趕馬人也不惱,笑了笑又問:

“是我唐突了,那小兄弟,你知道前方的酒肆客棧還有多遠嗎?”

“你一句“唐突了”便算了嗎?”陸瀟還是面無表情的說。

這時,趕馬人終于有些不悅了,可是馬車上簾子掀開,露出一個約莫八九歲的小姑娘。

少年轉過臉望去,只覺這小姑娘生的唇紅齒白,嬌艷如花,雖是八九歲的光景,眉眼還未完全長開,還有些稚氣的樣子。

但任誰也不懷疑這小姑娘長大后會是個禍國殃民的一個模樣,陸瀟自恃眼光奇高,也是被這小姑娘的粉妝玉琢的樣貌著實驚艷的一番。

小姑娘看他望著自己發呆的樣子,輕笑一聲,道:

“我家下人不懂規矩,冒犯了公子,還請公子莫要怪罪,這里有些清水干糧,便算做我家下人給公子的賠禮可好?”

那趕馬人聽見后面小姑娘說話,便也不做聲,竟似全權讓那小姑娘做主了。

陸瀟聽了那小姑娘的話,卻是心里犯嘀咕:這小姑娘著實厲害,明明只有八九歲的樣子,處事竟是這般從容,看來是個大戶人家的小姐。

而且我明明破衣爛衫,頭發凌亂,落魄的樣子,她偏偏喚我幾聲公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喚我做公子倒沒什么,她要給我報酬竟然是清水干糧,這不是還是把我當乞丐嗎?

不過他趕路早已累的口干舌燥,身上正缺干糧和清水,一時間也不知還該不該頂嘴,萬一人家不給清水干糧了怎么辦?

那小姑娘不待他答話,轉身關上車簾在馬車里說:“朱姨,把水袋給我?!?/p>

陸瀟這時才知道馬車之內竟是不止一人。

不一會兒,那小姑娘從又掀開馬車的簾子,伸出一只嬌嫩的手,手上是一個水袋。

只聽“啪”的一聲,原來是那小姑娘拿出水袋,帶出了一個精致小巧的香囊,那香囊掉在滿是沙土的官道上,小姑娘也沒想到。

待反應后就是一句驚呼:“哎呀,我的香囊!”

陸瀟看著香囊掉在地上,彎腰撿起來,卻見這香囊樣式小巧,極是可愛,后背還繡著一個小小的“清”字,抬頭向那小姑娘說道:

“我這人不喜歡回答別人的問題,不過,你這香囊不錯,我收下了,恩!加上干糧清水,便破個例回答你們的問題?!?/p>

他竟似做生意的說了這番話,那趕馬人卻是憤憤道:

“臭小子,你好不曉事,這香囊乃是我家小姐貼身之物,如何能給一個陌生男子?小子,這香囊不能拿!”

說罷,便要劈手要奪過香囊,那車上的小姑娘卻是暗嘆:這小叫花子果然不是省油的燈啊,一點虧都不吃,我不過諷他幾句,他竟然要拿我的貼身之物,占我便宜。

豈不知,女子的貼身之物只能家人可以碰,若是我讓白叔搶回來香囊,我豈不是落了下風?便道:

“白叔,不必了,那香囊掉在地上,這官道上臟的很,我本就要丟了,這位“公子”既然想要,便給了他吧!那“公子”,這回,你可以說前面多遠有酒肆客棧了吧?”

陸瀟剛被趕馬人的威勢嚇了一跳,他過來搶香囊,竟是隱隱自有一番威勢,好在那小姑娘及時叫住趕馬人。

即使那小姑娘特意強調那公子二字,占了上風,又諷了他幾句,他心里卻是不敢再與這小姑娘再呱噪了,臉上不快,嘴上卻道:

“前面的客棧嘛,約莫還有三十多里路?!?/p>

小姑娘聽聞還有三十多里心里失望,也顧不得其他,恨恨的把清水和干糧給了陸瀟又催著趕馬人道:

“白叔,快走吧,還有三十里呢,我們今天可不能再在野外過夜了?!?/p>

那趕馬人聞言稱是,一催馬,那馬兒便應聲開始急急的趕路了,行出了幾丈遠,那小姑娘還不忘透過車窗對著陸瀟做個鬼臉!

陸瀟卻是淡淡的望著他們走遠,等他們真的走遠,立刻打開水袋,仰起脖子大口大口喝起水來,他是真的渴了,自己水用完了,又要面子,不想表現的太狼狽給那行人笑話!

喝足了水,飽飽的打了個嗝,滿足的收起水袋,朝著那行人反方向的一個岔路口,下了官道急急的行了去。

行了不多時,腹內竟是翻江倒海起來,只得尋了個樹叢隱身其后如廁起來,事后接著趕路,竟是反復腹痛不止,卻不是其他,拉肚子罷了,一路上拉的少年手腳癱軟。

此時回想起來,才覺得那少女走后的鬼臉竟是大有深意,陸瀟恨恨的啐了“小娘皮好狠,哎,也怪自己太大意了!”

他直在路上拉了五六次肚子方才重新上路,日頭早已經下了山,天色也暗了下來。

他行在小路上心里有些著急,他可不想在山上露宿,直至行到一處小山坡上,望見不遠處有一點光亮,臉色才好看了些,又急急的朝著那亮光的地方加速趕過去了。

小說《紫陽小師叔》 第一章 少年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贵阳微乐麻将鸡 北京麻将规则 算钱 云南11选5历史开 浙江20选5标准版走势图 365足球即时比分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今天 私募基金配资 一本道色 连码二九是什么 老快3基本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专家推 南粤36选7走势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 胜道体育红包赛 500万网竞彩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