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萬界獨尊

更新時間:2019-11-20 10:21:57

萬界獨尊 已完結

萬界獨尊

來源:掌中云作者:殺破千軍分類:武俠主角:葉明河薛雪

《萬界獨尊》是一本非常不錯的武俠小說,作者是殺破千軍,主角叫葉明河薛雪,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你丹藥多?我丹方無盡。你身懷秘術?及我九牛一毛?你武功蓋世?三尺長劍,教你做人!頂尖功法無數,生活職業無雙,熱血的對決,犀利的打臉,一寸劍光,萬里直驅,破碎虛空,成就圣位!你是天才?不好意思,連給我提...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殺人還是救人?

一瞬間,只能做出一種選擇,葉明河毫不猶豫,選擇了后者。

原因無他,只因為陷入死亡危機中的,是他昔日的兄長,歸來一心想要為他報仇的兄長!

情難自禁,葉明河道出“大哥”二字。

而此時的葉重,在落地的剎那,就已經知道,自己被云墨金線撲倒,定然是兇多吉少了,但是在他的心中卻無對死亡的畏懼,視線模糊,似乎看到小時候跟隨在自己身后的那個少年,心中暗嘆。

“可惜了。”

“明河,大哥不能給你報仇了!”

葉重的心底,只有對不能盡葉明河身后之仇的遺憾,沉重無比。

他的確聽到了葉明河的驚呼,可在他的潛意識中,這只是自己心頭的思念和悲痛在作祟,怎么也不相信這是真實的,直到--

“呼!”

疾風呼嘯,擦身而過。

葉重只看到一團黑影從自己的余光中掠出,手中三寸寒芒,卻爆出雷鳴之音!

一劍雷吟,直搗黃龍!

葉明河,再出“雷吟”。

他的劍,甚至比云墨金線豹的撲殺速度更快!

“鏘!”

殘劍和爪牙交擊,金石之鳴當即響起,如雷貫耳,巨大的反震之力讓急迫出擊的葉明河難以承受,撤步卸力,最終在葉重的身前重新站定。

反觀云墨金線豹,也并不比葉明河好到哪里去,前爪之間,隱隱有血跡滲出。

一次碰撞,皆有損失。

可葉明河當前最關切的并非戰果,而是身后的葉重,沉聲問:

“大哥,你沒事吧?”

大哥?

這一次,葉重聽仔細了。

葉明河的話音和他三年前熟知的少年完全吻合,勾動他心底掩埋已久的記憶,讓他不由眼瞳一縮,張大嘴巴,難以置信。

“明河?”

“你真的是明河?”

“你不是死了么,怎么……”

葉重激動難耐,話都要說不完整了。

他此次重歸故里,就是要為了給葉明河報仇,并早已接受葉明河已死的事實。怎么也沒想到,葉明河竟然還活著!一時間思緒紛亂,再也無法保持鎮定。

葉明河聞言,嘴角勾動,臉上微笑,卻又恢復嚴肅,打斷葉重的詢問,道:

“大哥,有時間我定給你解釋。”

“現在你暫且后退,我來解決這個該死的畜生!”

葉重聞言,連忙起身:

“好!”

葉重明白,以自己當前的狀態,別說迎敵了,就是自保都很困難,參與戰場,只會成為葉明河的累贅。與其如此,自己反倒不如不參與。并且從葉明河那一劍中,他感知到了自己無可匹敵的威勢。

很顯然,在劍道上,葉明河已經超過了自己!

葉重遠離,葉明河當即感到一陣輕松。

他可以不必擔憂葉重的安危,完全放開手腳了!

“嗡!”

手中殘劍微鳴,葉明河眼底神光如炬,已經完全做好戰斗的準備。領悟雷吟之后,他已經不怕云墨金線豹了!

既然這個畜生敢傷自己的兄長,那么代價自然唯有一死!

而反觀云墨金線豹,血色豎瞳中卻充滿掙扎。

葉明河手中的殘劍,讓它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和威脅!這一點,單從剛才葉明河那一劍的威力和造成的殺傷力便可看出。

云墨金線豹明白,自己不是葉明河的對手。

他能傷自己一次,就能傷第二次,乃至最后,把自己徹底殺死!

這結局,似乎就在眼前。

所以,云墨金線豹猶豫了,遲遲沒有再出手。

它當然不是因為自己怕死,而是擔心自己死后,再無找尋自己孩兒的機會。

葉明河同樣看到了眼前云墨金線豹眼底的復雜眼神,眼瞳當即一縮。

萬物有靈!

身為六星兇獸,云墨金線豹顯然已經擁有了靈智,非尋常野獸可比。雖然不能口吐人言,卻也有了自我思索的能力。

葉明河更想起了趙天廣之前的那些話。

這頭云墨金線豹,也是可憐。

幼崽被偷,這對它來說,應當是最為悲慘的一件事,超越死亡。

如是心想,葉明河的心頭不由浮起一絲惻隱,看向依然沒有撲殺動作的云墨金線豹,腦海中更有一道靈光閃過,一個模糊的計劃飛速成型。

或許--

自己無需殺它!

葉明河心念一動,看向云墨金線豹,道:

“你能聽懂我的話?”

詢問之際,葉明河仍然把殘劍持在手中,并未放低心底的謹慎和警惕。

面對葉明河的詢問,云墨金線豹顯然也頗為驚訝,愣了一瞬,頭顱這才微不覺察的輕點了一下,如果不是葉明河觀察的夠仔細,甚至都不一定能看得出來。

得到回應,葉明河的眼神更亮。

“既然能聽懂我的話,那么,你肯定也能聽懂那個人的話吧?”

葉明河側身,指向一旁狼狽癱臥在地上的趙天廣,不等云墨金線豹用動作回應,自顧自繼續說道:

“我們二人,也是被他們所害,和你丟失的幼崽無關,是為陰謀。我現在有兩條路,可以供你選擇。”

“第一條,你完全可以再次對我二人出手,但我手中的劍,肯定不會再留情!”

“第二條,去找真正罪魁禍首的麻煩,我也可以看在你可憐的份上,饒你一命,寬恕你傷我大哥的罪孽!”

兩個選擇?

葉明河,這是要和一頭兇獸談條件?

葉重自然能看出,這是葉明河起了惻隱之心。可當聽到他的話,身后被葉明河舍棄的趙天廣,臉色瞬間大變,驚恐大呼:

“葉明河!”

“你好狠毒的心!”

“你竟然寧愿讓這個畜生殺掉我,也不愿自己用劍!”

趙天廣,看的更透徹!

葉明河此時的打算,赫然和他之前的計劃一模一樣--借刀殺人!

被趙天廣一言道破,葉明河卻無半點反應。在他的心里,無論誰出手,趙天廣已經是一個死人了。而死人的話,又何必在意呢?

葉明河的一雙眼睛始終盯在云墨金線豹的身上,等待它的反應。

云墨金線豹眼神復雜,許久,仿佛才終有決定,深深看了葉明河一眼,充滿殘暴和戾氣的視線,從對它而言充滿無盡誘惑的葉明河、葉重兩人身上挪開,看向趙天廣。

它作出了屬于自己的選擇!

也是最正確的選擇!

見此狀,葉明河立刻心神一松,趙天廣卻是眼瞳猛地一縮,驚恐大叫起來:

“不!”

“葉明河!你有種就直接殺了我!讓這個畜生出手,算什么本事!”

葉明河聞言輕笑,嘴角揚起,充滿嘲諷。

“讓我出手?然后你趙家再動用手段,查到我的身上么?”

“你真以為我這么蠢么?”

“借刀殺人,這可是你剛剛教給我的。正所謂,因果報應,天道輪回。想必,你也很開心能死在這手段之下吧?”

“不過你放心,你在黃泉路上肯定不會孤單,好心提醒你一句,走的快點,有人還在黃泉路的前面等你呢!”

有人,等我?

這是什么意思?

聽到葉明河“惡毒”的譏諷,趙天廣一時錯愕,完全聽不懂葉明河在說什么。

這幾日,他一直在十萬大山附近,等葉重的到來,當然不可能知道,就在數個時辰前,他的親弟弟,趙天義,已經死在了葉明河的手里。

趙天廣想要追問。

葉明河倒是給他了這個機會,但是,云墨金線豹卻沒有給他。

“呼!”

狂風涌蕩,云墨金線豹踏地而出,威勢迅猛。

它是攜卷滿腹仇恨出擊的,尖牙利齒,鋒銳之極,疾撲而過,龐大的身軀迅速充斥趙天廣眼前整個視野,他的眼瞳,再度被無邊驚恐充斥。

趙天廣欲要舉劍迎敵,作最后掙扎。

只可惜,大腿受創,連動都動不了,所謂抵擋,又有什么力氣?

“噗!”

利爪入體,肌膚撕裂,嫣紅血水迸濺。

趙天廣甚至連臨死前的最后一道哀鳴都未能發出,咽喉已經被云墨金線豹利爪撕裂,只有空氣涌出的聲音持續了一兩息,又隨他的生命氣息一并飛速逝去!

趙天廣,死!

葉明河和葉重就站在一旁,眼睜睜看著這一幕,臉上沒有任何神色波動。

在撲殺趙天廣之后,云墨金線豹抬起頭來,唇齒含血,深深看了葉明河兩人一眼,這才猛地一躍,重歸幽暗叢林,朝某一方向趕去。而那一方向,正是麻老三之前奔逃的方向。很顯然,云墨金線豹依然記得偷走自己幼崽的真正兇手!

葉明河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有迷迭香殘跡的指引,在云墨金線豹的追擊下,麻老三絕無生還的可能。

云墨金線豹已走,此事終了。

該死的,死了。

該活的,還活著。

真好!

葉明河看向葉重,按捺許久的激動情緒終于流露言表,道:

“大哥!”

雖然和葉重結識前后,此葉明河,已經非彼葉明河。

但是記憶做不了假,感情也做不了假,再加上葉重歸來不惜身死,為己報仇的舉動和打算,更讓葉明河不得不感動。這一聲大哥,自然也是真情實意,毫不作偽!

“兄弟!”

葉重也很激動,不顧傷勢,就要上前,葉明河見狀連忙上前架住,更手腕一翻,掏出盛放虎狼丹的瓷瓶,倒出一枚。

“大哥,我知道你想問什么,但現在什么也別說,你先養傷,我為你護法,我們要快快離開這里。”

盡快離開,是為了防止其他變故。

險惡叢林,最忌諱血腥。

趙天廣的尸體就在這里,血腥味隨風遞傳,很容易引來兇獸。

葉重點頭以示知曉,并不推辭,接過葉明河手中的虎狼丹,吞服養傷。至于葉明河,在為葉重護法的同時,更是眼底精芒連閃,開始思考怎么解釋自己突然暴漲的武道修為和起死回生之事了。

撒謊,也是需要智商的啊。

更何況,葉重還是自幼和“自己”一起長大,幾乎算得上最熟悉自己的那個人,稍有不慎,便有紕漏,還是要仔細盤算才好……

小說《萬界獨尊》 第017章:惻隱之心,因果報應!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民國小說
  2. 仙俠小說
  3. 小說
  4. 歡喜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 金平县有什么赚钱的 胆拖投注体彩大乐透信誉最好的彩票网站 七位数开奖结果 快3网跨度怎样查看 幸运赛车稳赚技巧 中国重工股票分析牛叉 天龙八部哪个任务赚钱快 和值彩票如何买大小 吉林时时彩早上几点开 三彩彩票欢迎进入 坐标带号 快3结果查询 长沙麻将大胡多少番 体彩大乐透开奖 传奇链赚钱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