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琴師

更新時間:2019-10-31 10:05:25

琴師 連載中

琴師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賢若帝心分類:武俠主角:姜堯章蕭疏影

經典小說《琴師》由賢若帝心最新寫的一本武俠情緣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姜堯章蕭疏影,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晉王朝德宗年間,湖北神農架劍門創立。劍門主人通音律,曉道學,是晉王朝末年有名的劍客音樂家。――唔,姜堯章的心愿可是成為像高漸離那樣的英雄――本書講述了一位琴師的奇幻漂流。...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半月過去,姜堯章帶著蕭疏影幾乎將整個濠州玩了個遍。

連日來,姜堯章在濠州一代結交了不少文人雅客,江湖豪杰。

雖說這其中有一多半時間呆在鳴鳳閣,同眾人痛飲,但姜堯章自知分寸,蕭疏影只要覺得他言語不得當,有甚貪杯狀便會悄然勸說,姜堯章也就聽罷不飲了。

然而,這樣揮霍,他出山后身上所帶的銀兩自然如流水般,快要花完。

這期間,姜堯章的一切花銷都由余姚提供,畢竟余姚身為紅旗武館的鏢頭,可不像姜堯章那樣收徒還得先考驗對方,而且收費也低的很,之所以劍門可以維持至今十幾年,全靠姜堯章打出的赫赫名聲,然而余姚則不同,可以說,余姚是一個成功的江湖商人,他很清楚一些投機者的心理,因此開辦紅旗武官基本為了斂財。

一日,出早市買食材,碰到一身著粗布短衣,手拿著一桿秤的中年,那人將秤平放胸前,秤的兩邊各有一巨大的砣,看起來約有小百斤,他卻單手提了起來,穩穩的放在胸前,路人都以為他是個雜耍的漢子,這人卻原來是專門到鬧市練武的,一連數天都如此。

姜堯章欣賞他臂力驚人,過了幾日,上前與這人說話,后來才知此人名叫彭大,原是個樵夫出生,天生神力,浪跡江湖來到濠州,聽說濠州有皇會比武,他是沒學過什么武功,但仗著自己的蠻力也想要試一試,可這人不識字,是個文盲,不知該如何報名,撕了告示,又怕被官府誤會,難免進衙門吃幾回板子飯。

為了引人注目,因此才到這鬧市區演了這么一出。

姜堯章靜靜的聽著,等他說完,才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他本欲參加皇會比武,有一半原因就為了與天下豪杰相識結伴,算是一場緣分,其實對于做司馬德宗的鷹爪,姜堯章并沒什么興趣,畢竟他身為劍門主人,整個江湖都任逍遙,何故要給自己受限束縛呢?

他認識了彭大,也感嘆此人臂力驚人,老實穩重,當下拍著胸脯承諾,這事自己給他辦了,彭大一聽,高興的哈哈大笑,合不攏嘴,姜堯章索性邀他到鳴鳳閣聚了聚。

這個時候余姚也從徐州趕了回來。

至于檀道濟,則在當初余姚足跡遍歷江南,對徐州一代最為熟悉,于是前半月便在徐州玩了一遍,期間還去好友紫云觀翠檀道長處一聚,只可惜到時卻撲了個空,翠檀道長遠游未歸,檀道濟在紫云觀住了一晚,第二天不辭而別。

須知,他本是個浪子,來無影去無蹤,不喜給人家填麻煩,走便走了,離開的時候,也不用和人多說,況且翠檀道長不在觀中,他這一趟就算借宿來的。

況且,當初拜入姜堯章的劍門時,便是帶藝上山,因此,檀道濟曾也有過一段在江湖中闖蕩的經歷。

但......

這次下山前往徐州,令檀道濟感到奇怪的是,翠檀那老東西,平日里都窩在紫云觀里,別說旅游,就是到附近走走都閑煩的慌,這一次他竟然會去遠游?檀道濟屬實摸不著頭腦。

皇會當天,首都京州、江南濠州、東北遼東三地都熱熱鬧鬧,人聲鼎沸。

京州大都聚集了上千群雄,這其中當然包括一些王爺、州牧等富賈權貴,當然也少不了少數民族的貴賓們,北漠蠻子,西藏僧人等都聚齊了過來。

漠北皇庭,鮮卑族,蒙古族中也有不少喜歡中原武術的世襲王爵。

晉王朝內部也如此,這些人中哪個不是這個州的王,就是哪一地的侯,各個都有權有勢,跋扈的很。

平常閑的無聊,加之興趣,看戲是沒意思的,倒不如練練拳腳功夫。

首都京州的武師最多,而且幾乎十分之七八都入了幕府,成為王爺、千歲手下的護院武師,或是教王爺一些拳術,或是干脆擔任起軍隊教頭,要學大家一起學。

漠北鐵騎縱橫天下,這些人在馬上是一等一的好手,下了馬也從不含糊,揮拳就打的大有人在,而且屢試不爽。

這一天,安帝司馬德宗出奇的沒有繼續呆在宮里,畢竟他每天學習房中術,也算得上日理萬機,這身心疲勞不說,下半身實在受不了,見不到陽光,整個人的臉色都很憔悴。

整日閉塞在陰暗的皇宮中,以至于德宗皇帝都不清楚如今時節若何,因此剛出大殿時,正值夏日降雨,遮天蔽日,雷聲滾滾,德宗皇帝卻以為秋季將過,于是詢問手下一個小太監,道“未臨朝有半年之久,無一人前來詢問,何如?”

那小太監愣了下,沒反應過來德宗皇帝的意思,疑惑道“奴婢只知此刻夏至剛過,正是天氣炎熱之時,還不清楚以近冬至。”德宗皇帝一皺眉,冷冷道“難道朕還會搞錯?”此話一出,嚇得小太監連顫抖的跪在地上,雙手猛抽自己的臉,嘴里連道“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德宗皇帝冷冷朝他看了眼,自顧自的走下殿去,事后德宗皇帝得知自己猜錯了時節,想要將小太監找回來,結果被告知小太監以被亂棍打死。

這事雖然微不足道,卻被史官記錄了下來,后世看到這件事都誤認為安帝愚笨,不擅長說話,據《晉書·帝紀第十》記載安帝這件事的時候,更說他連冬夏的區別都認不出來。

此事便說的遠了,我們暫且按下不表。只說皇會比武之當日......如今,趁著皇會來看看熱鬧,全當放松心情。

首輔張江凌一大早就開始布置準備,世杰班也幫忙打理,九王爺聽說了皇會這事,本來興趣盎然,但苦于戍守邊疆,沒法回來,因此只能獻上貴重禮物獻給君商桀,只圖親哥哥一笑。

此時,安帝憊懶的坐在龍椅上,一旁的安僖皇后王神愛環顧周圍,臺下的比武場已經建好,圍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就像古時的角斗場。

莫說安帝滿不滿意,反正皇后娘娘看著很滿意。

對安帝而言,這一幕似曾相識,安帝懶懶的打了個哈欠,他以忘記自己所看到的是真實還是虛幻。

十年前,劉豹的兒子劉淵叛亂平定后,安帝司馬德宗就舉行過這樣一場類似的盛會。

在安帝剛登基時權臣劉豹將女兒劉詩嫁給了安帝,當時安帝初登基,勵精圖治,做了很多有益于國家的事,但真正掌控大權的卻是這位著名權臣,當時的他剛扳倒死對頭倒剌沙,但其余黨還未完全鏟除,劉豹擔心日后權利動搖,便先將女兒嫁給了安帝。

只可惜,安帝同樣是個聰明人,若不是晉王朝以到強弩之末,安帝屬實不算一位太昏暈的君主。

他心里自然有個小算盤,明知劉豹嫁女是為了便于日后繼續操控朝堂。

但這件事讓君商桀知道了個中緣由,也就意味著劉豹的小算盤被打翻了。

從后來的晉王朝歷史中,不難看出,劉豹縱欲過度而亡,劉詩的兄弟劉淵準備謀反,卻被安帝識破陰謀,鎮壓叛亂,謀反兵敗后劉淵出逃至漠北,朝中與劉淵暗中勾結的大臣也被找了出來以及劉淵所部近十萬叛軍一并斬首,安帝把李詩貶為庶人,在歸鄉途中賜死,從安帝的這個行為中可以看出他對李詩是沒有感情的。

但在當時,這件事的發生還需要幾年醞釀。

安帝剛剛即位,還需要仰仗這老丈人的勢力,劉豹掌握著巨大權利,任何反對他的大臣在劉豹眼中都有可能成為絆腳石,但還不能在嚴格意義上構成威脅,于是劉詩的旁邊正站著一人,這人瞇著眼看著大殿跪拜著群臣,真有種君臨天下的感覺。

他側眼看了看當時初登基的安帝司馬德宗,錢得花在刀刃上,該給這小皇帝找點愛好了。

在等等吧,司馬德宗的精力總歸有個限度。

劉豹看著這一切,似乎這都在他的意料中。只可惜,現實總是同樣出人意料的,司馬德宗雖然年紀小,但他那聰慧的頭腦,卻顯出了超越同齡人的成熟,他經歷了太多太多,兩都之戰中,甚至眼睜睜看著曾經擁立自己的倒剌沙被處死,而他卻無能為力。

這一切似乎都在為劉豹鋪路,倒剌沙也不過是這惡毒之人政治道路上的絆腳石。

晉王朝都以到了這地步,你們卻還在窩里斗!

他如何不怒?劉豹終究還是太小看這位年輕主子了,正在劉豹側眼冷笑看著司馬德宗的時候,司馬德宗也在看著他。

只不過,他是瞇著眼瞧著這一切,他似乎在看一個很有趣的人,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

又是十多年的光景,白駒過隙,時間的流逝有時候快到讓人猝不及防。

他身旁的女子,是自己這輩子深愛的女人,或許王神愛之后他也不會在喜歡其他人了......

雖然之后有呂皇后的加入,但此刻的王神愛無疑是幸福的,起碼她深愛的人同時也深愛著她。

司馬德宗也同樣深愛著她,并不單單因為王神愛有著雄厚的家族背景,更重要的在于王神愛自身的魅力。

這位奇女子,是司馬德宗的第二任皇后,生于晉太元九年,是大書法家王獻之的女兒。

王神愛不愧是個好妻子,但可惜作為安帝眾多的愛妃中最為節儉樸實的一位皇后,她的命運并沒有因為她低調的為人處事而帶來好運。

王神愛這一生都很勤儉節約,直到過世,因為被呂皇后看到她的衣著寒衫,而被笑稱這就是晉王朝第二皇后的衣著。

但即便如此,毫無疑問王神愛的一生都用禮來約束自己。

她為人低調含蓄,從不張揚生事,而且十分懂得禮節上的事情。

安帝對她也是恩寵有佳。

有一次安帝帶著王神愛上京,在途中派臣子對王神愛說晚上要在她那里過夜。

但是深知此時不應該行男女之事的王神愛拒絕了安帝派去的臣子三次。自此而后安帝對這位妻子刮目相看。

此時,皇會擂臺下以圍滿了人,這些人都被統一安排在四周圍成一圈圈的座位上,其中需要上場比武的群雄們坐在了最前排的幾個位置上,其他看熱鬧的被安排在了后座。

晉王朝的各位王爺權貴大臣們逐漸到齊,分別高坐在九大高臺相應的位置上。

須知,這片場地除去下方群雄觀戰的位置外,在最外圍有駐軍守護著九座高臺。

其中第九座為安帝與皇后王神愛所在,名為‘龍鳳閣’。

其余自上而下分別為天子閣、朝鳳閣、宗王閣、聽雨閣、望香閣、含香閣、沉香閣、百雀閣。

之所以建九座高臺樓閣,是為九尊之意。

每一處樓閣雕梁畫棟,磅礴大氣,璀璨輝煌,雖說晉王朝經濟緊張,國庫空虛,但對于修筑表面文章,安帝還算大有作為,每一處樓閣都耗費近兩年時間才算完成,各地不斷有農民起義,當主子的卻只懂得享樂,這一幕在每一個朝代末期都會出現,似乎以形成了一個規律。

但當皇帝的卻不以為意,司馬德宗畢竟不知百姓疾苦,對于各地起義軍,給出的答復只有區區四個字‘亂臣賊子’。

他身后站著一個個坐在馬背上,手持兵刃,身披重甲,昂首挺胸,氣勢威武的士兵。

我身后的,是京州最精銳的騎兵,淮陽鐵騎縱橫天下,誰敢不服?

那些所謂叛軍能有多少人?又有多少能扛得住我淮陽鐵騎?笑話!

雖說,在某種意義上來講,淮陽鐵騎屬于淮陽王劉裕,但司馬德宗和劉裕什么關系?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這淮陽鐵騎自然也有司馬德宗的份。

畢竟,用司馬德宗的話來說,是他給了劉裕揚名天下的機會。

倘若他只單單有這個心思,無疑是自己找死;但司馬德宗是個聰明人,他將這心思隱藏的很深,甚至有時候回想起來,連自己都會有罪惡感。

司馬德宗有這個自信,正如當年淮陽鐵騎區區三十萬馳騁整個東夷蠻族,殺的東夷百萬蠻子哭爹喊娘,狼狽逃跑,那樣的氣勢沖天,威風凜凜,所到之處,片甲不留,淮夷之戰后三十年的晉王朝是太平時期,至少四方邊境很安寧,那些東夷蠻子再也不敢踏進雷池半步,每年還得象征性的給晉王朝進貢。

況且即便再不濟,也還有北部邊疆九王爺手里的北涼鐵騎二十萬,襄陽王李茂真的湘軍十萬,十四王爺的青州軍四十萬,這些資本總歸夠了。

三國末法時代的殘余勢力都一個個敗倒在晉王朝的腳下,這樣一個崇尚武力解決一切問題的國家,從來不會將弱者看在眼中,各地的叛亂軍壓根不是問題。

就先讓他們蹦跶一會,等這次皇會結束,再慢慢收拾。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這次的皇會,竟會成為晉王朝回光返照末路下轉瞬即逝的輝煌。

小說《琴師》 第13章 亂臣賊子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修仙小說
  2. 未來小說
  3. 虐戀情深小說
  4. 婚姻愛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七乐彩规则 kk盘锦棋牌麻将有鬼吗 足彩半全场经验 大乐透周六走势图 GPK钱龙捕鱼送分鱼种和时间 广东好彩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本彩新疆11选5 海南飞鱼彩票走势图 双色在哪个台开奖直播 南粤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传奇彩票网址 排列五位数开奖结果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今晚开奖结果 五福彩票是真是假 舟山飞鱼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