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我即王

更新時間:2019-10-18 10:28:13

我即王 連載中

我即王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我有一刀分類:武俠主角:陳君臨虞雅南

主角是陳君臨虞雅南的小說叫《我即王》,是作者我有一刀創作的武俠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劍,可平西境。一刀,可斬千雄。一名,可裁生死。一姓,坐鎮中州!吞龍戰旗插在哪兒,他陳不敗的蟒雀鐵騎便踏塵到哪兒!...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凌晨六點,一抹東方魚肚白才剛浮現。

陳君臨便已起床了。

入伍多年,他的生物鐘早已形成記憶。

穿上襯衫,他緩緩走出了臥室。

站在面積不算大的老廟院落前,深吸了一口空氣。

而與此同時,對面房間的寧罡,也已經換上了一身作戰裝,步伐筆挺的走出房間。

同是武人,兩人的作息,幾乎是一致的。

“見過先生。”寧罡恭敬的上前,稍息,行禮。

“無需多禮。”陳君臨雙手負背,目光喃喃的掃視著老廟四周。

那些廟堂內的佛像,都已經褪色,落敗。沾滿了蛛網。

今早,看來需要一場大掃除呢。

他轉身朝著工具間走去,然后拿著掃帚,開始為老廟清掃衛生。

“先生,此等卑微之事,怎能由您自動手?!請交給屬下!”寧罡見到這一幕,急忙恭敬上前,試圖替先生干活。

“多事,退下。”陳君臨卻面色平靜,一聲將他叱退,“你,出去晨練。”

寧罡不敢有所反抗,稍息敬禮,而后轉身,出去。

在凌晨的院落中,開始晨練軍體拳。

這一個清晨,只有院落中,赫赫風勁的打拳聲,以及那悠悠掃地的聲音,回蕩在廟院上空。

陳君臨手提掃帚,緩緩清掃著滿地的灰塵。

以前兒時,他也如同這般,掃著院落中的塵土。

而后,便是與義父一同,打坐聽禪,學佛問道。

不知不覺,數十年過去,那些習慣,他卻仍記得。

打掃完整個廟宇后,陳君臨取來一根檀香,給那尊已經褪色的地藏王雕像,點上了香火。

“先生,您信佛?”廟堂外,寧罡已打練完軍體拳,晨練完畢,正恭敬的候在門口。

陳君臨面色平靜,單手將香火插在了供奉臺上。

“信則有,不信則無。只是習慣而已。”他輕輕回了一句,上完香,轉身走出了廳堂。

所謂佛法,一切只是人心虛妄。

神佛妖魔,皆在心中。

義父之言,他至今銘記。

寧罡似懂非懂,點了點頭。

“既非備戰日,就脫了作戰服吧,去換上便裝。”陳君臨掃了一眼他的墨綠色戰裝,說道。

“是。”寧罡恭敬點頭。

“對了,那八萬鐵騎先鋒,安置如何了?”陳君臨又問了一句。

“鐵騎先鋒,按照先生要求,已于昨夜…撤離了錢江城,駐扎在百公里外的深山中,無人知曉我營行蹤。”寧罡鞠身匯報道。

“嗯。”陳君臨雙手負背,又掃了他一眼,“換衣服去吧。”

寧罡接令,轉身進了臥室,去換衣服......

凌晨7點。

寺廟隔壁房間的虞雅南,也終于醒來了。

她伸了一個懶腰,緩緩走出了房間。

這是她這些日子以來,唯一睡過的一個,最踏實安穩的覺。

只要,有木頭哥哥在身邊,似乎一切,都變得安全。

她走出廟院外,眸光在四處掃視了一眼,便看到了內堂的一道熟悉身影。

他一身西裝筆挺,雙膝盤曲,正坐在蒲團前,閉目打坐。

而在他身前,則是那座兇神怒煞的巨大地藏王雕像。

這座雕像,是魚隱寺內,唯一供奉的一尊菩薩像。

當年…陳君臨的義父道魚,親自鑿刻出這尊石像,成為寺廟中的供奉。

而今多年過去,義父道魚失蹤。這座石雕像,也朱漆脫落,斑駁不堪。

“木頭哥哥......你又在打坐呀?”虞雅南揉了揉惺忪的眼眸,來到了廟堂門前。

“恩。”陳君臨坐在普團前,輕輕應了一聲,眼眸卻依舊緊閉。

自年幼起,義父便會每日清晨,教他打坐。

這個習慣,一堅持,就是二十數年。

小時候,虞雅南也經常見到陳君臨打坐。那時候,虞家兄妹倆總是拎著一袋豆漿油條早餐,站在廟堂門口,等待陳君臨打坐完畢,然后一起去上學。

而今,轉眼已是數十年。這一幕,卻恍若眨眼間。

“那我去給你們煮早飯吧。”虞雅南說道。她昨日帶來的行禮中,有一些生鮮食材,平日里自己食用的,而今天…正好可以做早餐。

陳君臨沒有拒絕,盤坐在普團前,輕輕點頭。

虞雅南便轉身進了廚房,去準備早餐了......

二十分后,廚房內便傳來了一陣香噴噴的米粥香。

“木頭哥哥,可以開飯了。”虞雅南親自小跑到廳堂前,來喊他吃飯。

廟堂蒲團前,陳君臨這才睜開了眼睛。

他身影輕輕一躍騰空,便已起身。

虞雅南拉著他,來到了廚房前。

寺廟的廚房很小,放著一張老舊的木桌。

桌上放著三碗香噴噴的白米粥。

陳君臨面色難得露出一絲微笑,他緩緩坐下,拿起了筷子。

“丫頭,廚藝不錯。”

正當,他欲動筷時。

一旁的寧罡卻搶先一步,“先生且慢!”

只見寧罡手持一根試毒銀針,快速朝著先生面前的那碗米粥中探去。

的確,陳君臨是當世至尊,蟒雀營鐵騎統領。

他的作息飲食,豈能盲目隨意?

一切,都必須按照嚴格的規章流程,決不能出現差池。

哪怕是飯菜,都必須提前測毒。

可,那根銀針還未刺入米粥,卻就懸停在了空中。

只見陳君臨單指輕輕一抵,將寧罡握銀針的手,阻止了。

“她是我我妹妹,豈需試毒?”陳君臨面色冷漠,手指輕輕一彈。

那根銀針直接被彈飛出去,在空中一陣輕旋,而后節節寸斷。

寧罡連忙單膝跪下,低頭認錯,“屬下知錯!是屬下魯莽。”

方才,因為出于條件反射,他才冒昧出手試毒,此時反應過來,已經有些后悔。

陳君臨面色平靜,緩緩端起白米粥,大口一喝,這是他第一次,嘗到虞雅南親自煮的早餐。

粥味道,并不算特別好。

但卻,暖人心脾。

“起來,喝粥。”陳君臨似乎并不打算深究此事,平靜說道。

寧罡這才如臨大赦,急忙起身,聽話的坐下,喝粥。

可陳君臨接下去的一句話,卻又是讓寧罡面色一抽。

“喝完粥,一千個俯臥撐,營規懲罰。”

......

用完餐后,寧罡親自駕駛著梟龍越野車,載著陳先生和虞雅南,一同駛出了寺廟老街。

“先送雅南去單位吧。”陳君臨坐在車內,吩咐道。

“是。”寧罡恭敬點頭,駕駛越野車,一路朝著神州科學院方向駛去......

一路上,陳君臨親自護送。

半小時后,梟龍越野車緩緩停在了科學院大樓門口。

虞雅南和陳君臨道別后,這才下了車。

“丫頭,傍晚6點,準時來接你。”陳君臨降下車窗,對她說道。

“嗯。”虞雅南用力點頭,嘴角揚起一抹暖笑。

這些日子,她已經很久沒笑了。

今天,她終于笑了。

陳君臨就這么一直坐在車里,直至見到虞雅南走進了科學院大廈內…看不到身影。

他才終于升起了車窗。

神州科學院是最專業的權威級部門,在這里上班,虞雅南應該沒什么危險。

縱使對方手段再強,也伸不到權威部門這里。

陳君臨只需要每日上下班時…保障這丫頭的安全即可。

“開車。”

坐在越野車內,陳君臨吩咐道。

“先生,我們去哪?”寧罡坐在駕駛座上,恭敬問道。

“江南,馮家。”

他的聲音很平靜,緩緩說道。

“是。”寧罡恭敬點頭,啟動車子,飛馳而出。

陳君臨一人,安靜的坐在越野車后排,指間輕輕敲擊著座椅扶手。

他向來就事論事。

他昨日說過,會親自上門馮家。那便,說到做到。

想來,那位一別多年的老同學校友,應該也在等待自己的登門造訪吧?

陳君臨的嘴角,揚起一抹弧度,那是冷冽。

原本,平平無奇的馮家,在一個月前,卻突然…平地而起。

馮家莫名的接手了幾個巨大樓盤項目,瞬間躋身進入破億身價俱樂部。但,讓人古怪的是…那幾個樓盤的前身,都是......虞家之前的資產。

一夜間,虞家分崩瓦解。

而那些,一個個人面獸心的家族,卻紛紛林立而起,如日中天。

想到此,陳君臨的眼眸微微一瞇。

這一筆筆賬,他要好好的…算一算!

梟龍越野車緩緩行駛在街頭,氣氛一片靜謐。

而,就在此時!

突然,前方四岔路口街頭…一陣劇烈的引擎轟鳴聲咆哮!

一輛滿載泥石的運渣車…猛地瘋狂加速,朝著梟龍越野車瘋狂沖撞而來…!

小說《我即王》 第10章 神佛妖魔,皆在心中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青春小說
  2. 仙俠小說
  3. 幻想小說
  4. 校園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吉林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大乐透开奖结果 大富豪棋牌app下载 上海快三玩法 新疆时时彩开奖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街机捕鱼 pk10最牛七码单期中 哪些平台知识赚钱 名门国际娱乐6606 群英会走势图100期 四川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 足彩进球彩对阵表 青海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快乐12胆拖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