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武狂小道士

更新時間:2019-10-17 10:49:18

武狂小道士 已完結

武狂小道士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王小菜先生分類:武俠主角:王小武莫素蘭

火爆新書《武狂小道士》是王小菜先生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仙俠類小說,主角王小武莫素蘭,書中主要講述了:王小武無意冒犯了黑幫而入黑拳界,陰差陽錯踏上問武之道,只道是華夏真功夫,豈容質疑?膽敢犯者,狂扁之。王小武暗自傾心純良師姐,為了擺脫命運的桎梏,終踏入問仙界,大展武狂真功夫,混跡仙界立王道……我為狂,...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武鳴區方圓約摸百里,小武自城北入城,家于西邊,故望西而走。

弄一番道服,徒步于城內,每每惹人目光,小武臉皮堪比城墻,自不介意,悠然自得。

武鳴城囊括數鎮,西出名寧武,出城處以岔口,故名寧武叉路,此處有一莫名車站,站于路邊,無站亭無站號,只曰是站,卻是一處路邊歇車處,車至此接客,客滿而發,則浩浩蕩蕩望鄉下而行。

小武剛至站邊,眾客讓道,有甚者指指點點,贏得小武白眼一瞪,孩童好奇,皆道是仙家哥哥,奇心摸袍,小武亦不介意,感觸良真,喜于心。

靈馬鎮地處偏壤,車過圩鎮后,即入山地,再過十八彎,方至靈馬鎮。

因地處城區偏壤之外,封建未盡,民風淳樸,情愛少談,男女有別,人以純情,而亦多生蠻人,自小打橫,自不必說。

小武坐于面包車,付了五塊錢車費,就此呼呼大睡,不敢睜眼,只因暈車,不眠則吐,難受至極。

車出一個小時,已至靈馬鎮,若是常日,鎮上安寧,自不必說,而正月初一,外出打工少年青年,盡數回鎮。

新年之際,吃足喝飽,閑來無事,青少年者皆上集鎮,集鎮不大,面相交,情相碰,口相惡,則為鬧事之端。

年年如此,你來我往,不絕不休,而打打殺殺,時而發生,小武見怪不怪。

小武生長于王村王屯,離鎮不遠,僅為二里,即便如此,小武上街,也是低調辦事,不與人口角,避之交惡,畢竟人家地頭,不敢作怪。

此番回鎮,小武亦是如此,離了車站,徑直往家,不敢逗留,畢竟身穿道服,難免招惹地痞流氓。

或因個頭較小,此番奇裝異服,并未招惹是非,只是往家方向,剛至路口,陡見一人,甚是面熟。

“這不是小柳嗎?”小武詫異,又有驚疑,只因此人徒步路上,而其面部,鼻青臉腫,可與自己一般無二,自己被一群無良女子,狂轟濫炸如此,莫不是小柳也遭此厄運?

“小柳?”小武不甚確定,故而遠遠喊名,但見那人回頭,故而確認,的確小柳是也。

小柳聽人喊名,乍一回頭,嚇了一跳,心中暗道,此人誰啊?咋和自己一般無二,豬頭一個啊?

“我——”小武一指臉面,邁近面前。

小柳細細端詳,募地瞪大雙目,指小武大張其口,本以為認出小武,卻不料來一句:“你誰啊?”

“我靠,被你打敗了。我,你武哥我啊!”小武自道名姓道。

“武哥?嗚嗚嗚……我的武哥,小柳可想死你了。”小柳乍聽,頓時喜上眉梢,激動不已,張開雙臂,兩豬頭兄弟,好一番相擁敘情,感動而泣。

“咦——不對啊!你不是死了嗎?”小柳猛然醒悟,一推小武,疑惑問道。

“咚——”小武大敲小柳腦袋,不由咒罵,“小子,見面就咒我死啊?”

“額……呵呵,不是,屯里人都這么說,還說你被扔到礦井里了呢!”小柳略顯尷尬,摸一摸被敲腦袋,老實道。

“我靠,誰那么無良啊?唉……不說了,你臉咋了?”小武一指小柳肥頭豬耳,正色問道。

“和你一樣,呵呵……”小柳呵呵一笑道。

“咚——”小武又敲一擊鍋巴,怒吼一聲道,“不一樣,快說。”

“唉……還用問嘛!街上遇到搶劫的初中生了,還沒能逛街,就這樣了。”小柳哀嘆一聲,隨即聳肩攤手,一副無奈模樣。

“我勒個擦,竟然敢搶我兄弟,走,我們修理他們去。”小武一聽小柳遭搶,當即怒發沖冠,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那幾個人抽筋扒皮,才肯罷休模樣。

“武哥,你是不是聽錯了,我說的是初——中——生——”小柳再次強調道,尤其后面“初中生”三個字,一字一拉,可是特別地強調了。

“初中生?哼——我要打得他娘都認不出來為止。”小武藝高人膽大,毫無懼意,面露怒色,蹬蹬蹬就朝集鎮上走去了。

小柳見狀,瞪大雙目,暗想,小武哥是不是瘋了?

平日小武哥一再強調,若是遇到大塊頭,尤其是初中生或者初中就輟學之人,那就低調避讓,此番若不是不小心,小柳也不至于被揍成豬頭啊!而今,都強調是初中生了,小武哥竟然還要找上門,莫不是有何陰招?

小柳如此一想,頓時挑挑眉,臉上掛個陰笑,反正小武哥從來不做吃虧之事,此番定然有數于心,因而,小柳也跟著小武哥,朝集鎮上去了。

靈馬鎮集鎮兩頭,東端連大路,朝縣城,此番小武下車,就是在東端,而西端開小路,通往大路,大路與集鎮平行。

王屯與集鎮列路兩邊,坐落集鎮西南面,王屯路口連集鎮西端,故而,小武氣極而行,自然從小路,直接朝集鎮西端而行。

剛至集鎮西端,小武回頭喚小柳帶路,只一回頭,乍見小柳手持木棍,不由問道:“你的木棍哪里來的?”

“剛過木片場,我隨手拿了一根啊!”小柳木木答道。

“我的呢?”小武不由問道。

“你也沒跟我說你要啊!”小柳面露無辜神色說道。

“我……”小武氣得又要敲小柳腦袋,小柳抱著木棍,縮了縮脖子,小武見狀,卻沒有再敲他,只是默默道,“也是,用不著,快帶路。”

“哦——”小柳免了鍋巴,兩只賊眼睛四下搜索。

那只木棍,上半截藏在了衣服里,下半截卻露了出來,因為個頭比小武還矮,一米多的木棍,最多藏一半了,若要藏完,豈不是有一半要塞進褲子里?

小柳在前,小武在后,半步不離,一路尋找,將近街道中間,小柳停下腳步,小心貓著腦袋,原來,人群之中,小柳看到了打劫他的三人之一,此時正在店里,吃著麻辣燙呢!

“就是他,還有兩個不見了。”小柳遙遙而指,小武一看,滿頭長發,有幾綹還染成了綠色,長得不倫不類,而個頭有一米六差不多,可比小武和小柳高出了半截,小武算高了,也只到人家胳肢窩下面。

“那剛好,咱們偷襲,你沖過去敲他腦袋,有多大力使多大力,我在后面接應你!”小武鼓勵道。

“你又想坑我?”小柳警覺地說道。

“放心,這次武哥絕對不坑你,你聽我的,另外兩個,武哥負責了,你只要把那人敲個半死,其他交給武哥。”小武正氣凜凜地說道。

“好,再信你一次,如果你坑我,你的那些武俠小說就歸我,怎樣?”小柳抿著嘴,打賭道。

“好,一言為定。”小武心知,小柳早就覬覦他的武俠小說,有此誘惑,肯定能激勵小柳報仇雪恨。

“嗯!”果不其然,小柳一聽,登時意氣風發,滴溜溜地貓著身體跑入麻辣燙店里,悶不吭聲,舉起木棍,照著正在吃麻辣燙的小青年的腦袋,狠狠就是一棒子,謹遵小武哥教導,有多大力使多大力,這么一棍子,小青年措手不及,臉都被懵進碗里了。

木棍當頭,但聞“咚——”一聲,青年腦袋血流不止,本以為就此作罷,小柳一不做二不休,自上而下一棒子后,又是橫掃一棍,正中小青年側頭,耳朵被打得腫起。

“哇——好狠啊!”小武在后驚道,目光警覺四周,無人靠近小柳,而小柳悶招全勝,拖著木棍就跑向了小武方向,兩兄弟朝原路,疾跑而去,頓時消失在了集鎮上。

“你能不能把棍子扔了啊?”小武邊跑邊道。

“這是見證者,不能拋棄啊!”小柳卻拖著棍子,始終不松手,好像棍子已成了他的兄弟,決不放棄,也因此,后面追趕的兩個青年,輕而易舉就趕上了兩兄弟。

“嚯——來吧!我不怕你們。”兩人被趕上,小柳回身舉棍,大吼一聲,全然進入戰斗狀態,誓要與來敵作死戰模樣。

“好兄弟,好魄力。”小武也停下了腳步,大贊一聲,拉開架勢,以待來攻。

“武哥你先頂一下,我回去叫人。”小武剛夸完,小柳“嗖——”的一下,就又跑了。

“我靠,小子,陰險啊!”小武大罵,也跟著小柳跑了,前兩個青年背后,那個腦袋流血的青年,也跟上了。

“弄死他們,一個都別想跑。”青年一吼,那兩個未受傷青年又自趕上了小柳和小武。

小柳一停腳步,一副生死認命的模樣,慵懶地說道:“武哥,累了,死就死了,不跑了。”

“嘻嘻……這就累了?”小武站小柳身邊,笑侃道。

“你的武俠小說,只要我不死,它們就是我的了。”小柳至死不忘小武的武俠小說道。

“這時候還惦記我的武俠小說,你夠了!”小武沒好氣地說道,隨即面向三個青年,隨意道,“小柳,后面那個半死之人,你可以應付吧?”

“嗯?”小柳不解悶出一聲。

“武哥說了罩著你,那就肯定罩著你,前面兩個武哥包了,后面那個嘛!你就往死里打,打不死算你輸。”小武隨口道。

三個青年一聽小武此言,不由“哈哈哈……”放聲大笑,這應該是他們新年第一天,聽到最搞笑的話了。

小柳一聽,也覺疑惑,不過小武哥都說了,本著對小武哥絕對忠誠和信任,小柳還是肯定地點了點頭,認真地說道:“如果對打的話,我有棍子,肯定能把他打個半死,就怕他跑了,我跟不上啊!”

“跑?哈哈哈……”三個青年一聽,頓時捧腹大笑,兩個小屁孩,竟然敢在他們面前大放厥詞,豈不是故意引人大笑?

“小子,你們跪下來叫我們幾聲爺爺,或許我們可以考慮放你們走,否則……哼!”后面的青年,捂著腦袋,狠狠地說道。

“爺爺……”

“我靠,小柳,有點骨氣行不行啊?”小武大驚一跳道。

“爺爺死了不是嘛!嘻嘻……”小柳笑道。

“這話在理!”小武贊道。

三個青年本見小柳單膝下跪就喊爺爺,尚自得意,而其后話,三人臉色頓時一黑,原來,小柳在咒他們死呢!氣得他們差點背過氣去了。

“敢耍我們,兄弟們,搞死他們。”那帶傷青年狠狠說道,前面兩個青年,分取二人,就欲動手。

“你們是我的。”小武說時,腳飛起一踹,愣是踹出一米多的高度,只一腳,把那抓小柳的青年,踹得頭暈眼花。

小柳見狀,機不可失,掄起棒子又再補了一棍,那青年耳朵一紅,腫起冒血,其痛可知了。

“你去照顧后面那個家伙。”小武指揮道,小柳本欲再補棍子,一聽指揮,立即轉移目標,繞過前面兩個,直奔后面那個受傷青年。

手持棍子,怒意朝天,若怒神下凡,其勢如洪,嚇得后面那個青年愣神,而小柳棍子飛起,他才反應,冷不丁又挨了一棍,正中門面,若非小柳力氣有限,怕是鼻梁都要斷了。

前面兩個青年,不理小柳,只是欺身小武,仗著個頭大,力氣足,紛紛動以拳腳,企圖把小武揍趴,全然不理后面青年。

小柳悶招得計,棍飛狂舞,瘋神附體,全無招式,但憑一根棍子,打得青年措手不及,終因氣力有限,冷不防,棍子被抓,被青年一腳踹翻在地,暗道不妙,正欲逃命,青年棍起棍落,照小柳腦袋就砸。

青年何樣氣力,若是砸中,小柳非死亦是重傷,嚇得小柳魂不附體,而棍未至,橫空一身飛腿,“啪——”一聲,青年捂著門面,這次鼻梁是真的斷了。

“哇——俠士,敢問大名?”小柳好了傷疤忘了痛,武俠小說場景浮現于腦海,當即拱手相問。

“大你的豬頭!”小武沒好氣地咒罵,“咚——”的一下,又是一記鍋巴,抓著小柳后領,將他從地上提起來,大聲呵斥道,“走了,回家。”

“等一下!”小柳被提起,卻冷不丁說一句,隨后拎著棍子跑向了捂著鼻子,正在地上嗚呼哀哉,苦叫連連的青年。

“我靠,夠狠啊!”小武見狀大呼,后背生涼,暗想,一年不見,這小子變得如此之狠?

青年萬萬沒想到,自己此番模樣,小柳竟然還要補棍,嚇得魂不附體,抱頭挪步,欲躲其攻,小柳來至他面前,舉著棍子問道:“我的錢呢?”

“給……你……”青年見狀,急急忙忙掏口袋,把十幾塊錢都遞給了小柳。

“嘻嘻嘻……賺翻了。”小柳得意一笑,拎著棍子朝小武跑去了。

“嗚嗚嗚……不就五毛錢嗎?有必要那么拼命嗎?”青年看著小武和小柳遠去的背影,暗自后悸,心中之苦,何以傾訴。

青年轉目光,只見自己兩個朋友,一個捂著肚子,翻著白眼,剛吃下去的麻辣燙,全部吐出來了,還有一個更恐怖,已完全看不出是他朋友了。

小說《武狂小道士》 第11章:兄弟陰招顯奇威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空間小說
  2. 宮廷小說
  3. 貴族小說
  4. 宮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pk10注册送48 体彩快中彩 足彩进球彩霸主四场 吉林快3开奖结果66期 瓷砖怎么赚钱 足彩死亡概率 东方6+1生肖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1 辉煌棋牌游戏能赢钱吗 梦幻西游一个能赚钱吗 11选5有没有稳赚的人 天刀不充钱能赚钱吗 新加坡医生赚钱吗 云南快乐10分怎么玩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值选 福彩欢乐生肖通选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