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家有側妃之王爺給我滾

更新時間:2019-09-18 11:25:41

家有側妃之王爺給我滾 連載中

家有側妃之王爺給我滾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小汘分類:穿越主角:涼歌顧瑾逸

主角是涼歌顧瑾逸的書名叫《家有側妃之王爺給我滾》,本小說的作者是小汘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人活一輩子,不可能一輩子不走運。如果一個人平平淡淡走過了十九歲,那么請一定要相信,十九歲后,人生一定會有奇遇。翻手為云也好,覆手為雨也罷,總有那么一天,天將降大任于斯。劉一汐從未質疑過這話的真假。十九...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石蘭你真貼心!”如果你們這里的飯好吃一點,我也就不這么焦慮了。

又無聊的待了兩天,我怕我再這么待下去可能會長毛。腦袋一轉決定搞點事情!這天一大早,趁著天光微亮,我提著裙子在院子里小跑了兩圈,走上涼亭的臺階來到二樓,清了清嗓子開始練聲。作為一個音樂生,從高一開始就每天練聲唱歌一直唱到大三,五六年間一日不曾停止,早就是刻在腦子里的習慣了,這幾天沒唱歌,嗓子總是有些癢。

雖然換了一副身體,但是這副嗓子還是很給力的,適應了一會兒,我開始放聲練習。涼亭上向遠處看去,風景極好,早上的山間拉起了霧,一層層纏在還沒長出葉子的樹上,整個山里霧氣繚繞,頗有修仙的感覺。

昨晚有練聲這個想法的時候還在擔心吵到石蘭白玉她們怎么辦,但今早起來我發現是我多慮了,她們全在我之前醒了。我問白玉為啥起這么早,白玉說她們做婢女的,哪有那么好的命可以晚起啊。在這個沒有鬧鈴沒有手機的時代,我不知道她們是怎么按時按點起那么早的。

忘我的練了一陣子聲后,感覺嗓子已經開了,我開始唱起歌來。我一直唱的都是美聲唱法,來這兒之前我一直在練的包括去參賽都唱的一首歌是俄語歌?伯爵請聽我說?,小婢女們雖然在打掃院子,但是眼睛一直忍不住好奇的看著我。這幾天因為我一直把自己沒吃多少的飯菜都分給她們吃,所以她們一直覺得我是個好相處體諒下人的主子,看見我都是笑意盈盈的。雖然所有人都不知道我在干嘛,石蘭和白玉也不敢問我,只是在一旁看著。但是所有人都在關注著我的一舉一動,門外的侍衛也是,頻頻朝涼亭張望著。

我靈機一動,想捉弄一下他們。

“啊!”我突然瘋狂又夸張的全身一陣顫粟,雙手舉過頭頂,仰面朝天長嘯一聲。果然,所有人一瞬間都把視線聚集在我身上。我翻著白眼繼續抖動著,“微小的人啊,請聆聽偉大的神明的旨意吧!”

底下打掃院子的小婢女呆住了,白玉和石蘭明顯也被嚇到了,站在原地只是將眼睛瞪的圓圓的。

達到我想要的效果了,我不動聲色的暗笑了一瞬,突然開唱那首俄語歌曲,?伯爵請聽我說?。

唱著唱著,忽然石蘭身子一顫,跪在地上開始使勁朝我磕起頭來,底下的小婢女們也紛紛跪倒在地磕起頭來,只有白玉還算淡定,只是恭著腰底下頭去,并不看我。我余光瞅到門外有兩個侍衛急忙朝顧煜笙的院子的方向跑去,所有人都以為真的是神仙附在我身上了。在這封建迷信的古代,我用這招說我是仙女下凡了恐怕他們都會信吧。

我繼續演著,一首歌循環往復唱了三遍才終于聽口。實在唱不動了,我學電視上演得那樣,忽然渾身又是一顫,眼球往上一翻,輕輕倒在地上。

白玉急忙過來扶我,石蘭也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她倆將我攙起來,暫時安置在涼亭的椅子上。

“橘月,熱一壺茶端上來。”白玉朝底下的婢女喊到,石蘭小心翼翼的扶著我,顯然是有些怕我忽然又被神附了身。“主子,主子?你醒醒,主子?”

“嗬啊!”

我猛地吸了一口氣睜開眼睛,迷茫的看著眼前的白玉與石蘭,“主子,主子你沒事吧?”石蘭一臉后怕的看著我,我表情凝重起來,愣愣的看著石蘭,“石蘭,白玉,剛才我在這里唱歌,忽然從天邊出現一道金光,有一個渾身閃光圈駕著七色云彩的仙人出現在我面前,他跟我說,他要借著我的身子來告訴人們神的旨意。然后我就眼前一黑,看不到你們了。我怎么了石蘭,我是不是在做夢啊?”

“主子……”石蘭快哭了,“剛才,剛才你忽然啊的大叫了一聲,然后全身抖動起來。”她竭盡全力模仿著我剛才的樣子,“然后主子你就說了一大堆我們聽不懂的話,主子你怎么啦,你真的被神仙附身了嗎?”

我疑惑的看著白玉,“白玉,石蘭說的是真的嗎?”白玉點了點頭。我神色越發凝重起來,“白玉,石蘭,我剛才是看不到你們,但其實我剛才,聽懂了神說的話。”

白玉和石蘭吃驚的看著我,一瞬間,空氣都仿佛安靜了。

“主子,神……說了什么……?”半晌,白玉看著我的眼睛語氣輕輕的問。

我壓低聲音,表情神秘的看著白玉,“神說……”

“娘娘,許夫人來了。”

一個婢子忽然從樓梯上走上來,打斷我與白玉石蘭的對話。聽到婢子的話,我側過頭向樓梯看去,只見一位清冷幽美的壁裙美人兒站在樓臺處神色不明的看著我。

月下海棠,這是我看到這位許夫人時第一瞬間腦海里蹦出來的詞。好美,美的冰冷刺骨,這樣的氣質倒是讓我莫名想到了顧瑾逸。顧瑾逸也像她這般冷。

“奴婢們請許夫人安。”石蘭白玉恭下腰給許夫人問安,許夫人微微笑到:“起來吧。”

“柔兒給側妃姐姐請安,”她走到我跟前跟我淡淡的說,“姐姐到王府也有幾天了,柔兒卻一直沒來拜見姐姐,還請姐姐贖罪。”

“沒事。”我站起身將她扶起來,打量了幾眼,問到:“你叫許柔兒呀?”

“是的。”

“哦,你好,我姓劉,叫一汐,全名,劉一汐!”

我下意識的又要把手伸出去了,幸虧忽然反應快,將伸了一半的手縮了回來。

“聽下人們說…姐姐方才被神仙附身了?”許柔兒依舊淡淡的笑著,問我。

“啊?”傳的這么快嗎?我本來是想捉弄一下白玉石蘭她們幾個小丫頭的,看到門外的侍衛后我又想著借此機會把顧煜笙誆過來,怎么顧煜笙沒來,別人倒來了?

“回許夫人,我家主子方才確實被神仙附身了,說了一大堆我們聽不懂的話呢!”石蘭十分認真的給許柔兒解釋事情的經過,“哦?”許柔兒眼中帶著笑意,“那姐姐可聽到了……神仙說了什么嗎?”

“……這個嘛…我……”

“主子自然是知道的!”石蘭搶著說到,“主子,你方才就要告訴我們的,神仙說了什么啊?”

“石蘭!”白玉輕聲呵斥著,將石蘭拉到了她身后。石蘭這才意識到自己僭越了,乖乖站在白玉身后不再說話。

“姐姐聽懂神仙說了什么?”

“這個……”神仙說……說什么啊?我就臨時起意想捉弄一下別人,哪里會把神仙說的什么給編好了。

對了,有了,我轉了轉眼睛,表情嚴肅的看向許柔兒,對她說道:“神明告訴我的話非常重要,我暫時還不能告訴你,你能幫幫我嗎?我得見到王爺,親口告訴他神明說的話。”

“小柒,去稟報王爺。”許柔兒微微側身向身后的婢女吩咐到,那婢女應了“是”后,離開涼亭去找顧煜笙。白玉將我從椅子上扶起來,一行人下了涼亭進了室內。橘月方才去煮的茶剛好煮開了,她端著茶壺進房來,給我和許柔兒沏好后放下茶壺走了出去。

“喝茶,喝茶”我讓著許柔兒,“別客氣,喝吧。”許柔兒道了謝,優雅的端起茶盞抿了一小口。“那個,你多大了呀?”我不知道該稱她姐姐還是妹妹,只好問問年紀。

“啊?”許柔兒疑惑的看著我,“許夫人,我們主子是問,您今年的年齡是多少。”白玉說。

對哦,我又忘了古人聽不懂現代話的話這茬,還是白玉貼心。

“回姐姐,柔兒今年二十有一了。”

二十一啊?“我今年十九,那你比我大一點,應該我叫你姐姐。”

“主子不可。”

“柔兒不敢。”

白玉和許柔兒齊齊開口,我愣了“為什么啊?怎么了?”

“姐姐是側妃,柔兒是夫人,論輩分,柔兒必須得稱您一聲姐姐,這是規矩。這稱呼,不是按年齡大小來算的。”

白玉沖著我點點頭。

“好吧。”但是叫一個比自己年齡大的人妹妹,有點別扭啊。

我有一搭沒一搭的和許柔兒聊著,我感覺她人挺好的,說話客氣,不像我以前看過的小說里的有些夫人小妾什么的尖酸刻薄,處處針對我。但是她也不熱情,像她的氣質一樣,清冷,孤傲,像一只鶴。

她倒也不再追問我什么,只是靜靜的坐著喝茶,我問什么她就答什么,搞得我像去家訪的老師一樣。就這樣慢慢喝了三盞茶后,橘月在屋外傳到:“王爺到了。”

許柔兒聽到通傳站起身來面向門口規矩的站起,白玉提醒我要學許柔兒一樣恭迎王爺,我雖然不情不愿,但沒是站了起來。

“都起來吧,不用請安了。”顧煜笙從門外走進來,看著一屋子的人說到。

“你……在耍什么花招?”他徑直走到我面前來,高大的身形擋住了原本照射在我身上的晨光,帶來一片陰影。

這是要在氣勢上先壓倒對方嗎?呵,小樣,我不怕。

“王爺,我沒有耍花招,剛才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吧,再者守在我院子周圍的侍衛他們都親眼所見了。我找你來,是要跟你說一些話,你先讓他們都出去,我單獨告訴你。”

“好啊!”他斜著嘴角壞笑著,“你既然這么想跟本王單獨相處,那本王就順了你的意。你們都退下!”

什么鬼,什么叫我想跟他單獨相處啊,自不自戀。

所有人退了下去,房間里只剩下我和顧煜笙兩個人了。

“說吧,你要單獨跟本王說什么?”顧煜笙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神色悠閑的看著我。

他好淡定啊,完全沒有意料中的對我被神明附體了的好奇。我奇怪的問他“王爺一點不好奇方才神明說了什么?”

他淡淡的瞥了我一眼,“你不是要告訴我嗎?我為什么還要好奇。”

對哦!

“王爺,神明對好幾個人說了不同的話。他告訴你的話是……讓你對你面前的姑娘態度認真一點誠懇一點,不要一直這么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你是在戲耍本王嗎?”顧煜笙突然抬眼,眸中仿佛帶著冰。我嚇得一哆嗦,立馬看著他討好的笑著,“王爺我錯了。”

顧煜笙收回了他嚇人的眼神,低頭擺弄著大拇指上的玉扳指,語氣淡淡的,“說吧,神明到底說了什么?”

我……

“王爺”我俯下身去,用手支撐著椅子兩邊的扶手,湊到他的耳邊輕輕的哈氣,“神明告訴你四個字------在--劫--難--逃--!”

某音流行語啊,原話是“當我遇見你的那一刻起,我聽到神明在我耳邊說到,在劫難逃!”

當時還覺得挺酷的一段話特意截圖保存了呢,沒想到現在可以拿出來騙人。

忽然間,我眼前的景物都在旋轉,剎那間,我竟然躺在了顧煜笙的懷里,或者說,他將我打橫抱在懷里。他的呼吸近在咫尺,我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脖子跟。他一手攬著我,一手緊緊抓著我的兩只手,將我固定在他懷里動彈不得。

我掙扎著扭動了幾下,發現好像不太對勁立馬僵住,“你你你,你要干嘛?”

“這句話該本王來問你才對啊,你方才趴在本王身上說話不好好說話,一個勁在本王耳邊吹氣,你要干嘛?……莫不是在勾引本王?”

“誰勾引你啦!”我像個炸了毛的公雞一樣往起來蹦,結果又被顧煜笙拽著無法動彈。只好憋屈的坐在他腿上一臉憤恨的瞪著他。我剛才就是想捉弄一下他,誰呈想偷雞不成蝕把米,反被他給捉弄了!氣死人!

“喂,我沒記錯的話,你叫涼歌是吧?”顧煜笙居高臨下的瞧著我,我不想理他,將頭往邊上一斜,恨不得留個后腦勺給他。

“哼。”我聽到顧煜笙冷笑一聲,他松開鉗制我的手,猝不及防間突然站了起來。在身體下墜的一瞬間,我下意識的尖叫一聲,出于求生的本能我伸手拽住他的衣服領子。

身體并沒有墜落,怎么說呢,就是顧煜笙在站起來的一瞬間,我確實下落了,但是他及時的抱住了我,而我此時則伸手緊拽著他的衣領,眼睛使勁閉著。

頭頂傳開一個嗤笑的聲音:“怎么,以為閉上眼睛就不會掉下去了嗎?”

我睜開眼睛想懟他,但是我怕他手一松把我給扔下去,只好連連求饒,“哥,大哥,那個你別沖動,你先坐下,你先坐下我們有話好好說嘛!”

“哼”顧煜笙又從鼻子里發出冷哼聲,看他穩穩坐下,我心里松了一口氣。

“那個,王爺,你能先放我下來嗎?”我沒有底氣的問。

“好啊!”顧煜笙爽快的答應了我,然后立馬作勢要把我扔下去。我急忙抓緊他的衣服,為了保險起見,我直接往上坐了坐,摟住了他的脖子。

“那個別扔,別扔哥!你那陣不是問我叫什么嗎?我現在回答你的問題,我叫劉一汐,今年十九歲,來自甘肅,現在在重慶上學,大三了!”

顧煜笙皺起眉來,眼神奇怪的看著我。

“嘿嘿”我發出老實人的笑聲。他一直盯著我的眼睛,也不說話,看著看著,他突然疑惑的問:“本王是不是在哪里見過你?”

“沒有啊!”我脫口而出,難道顧煜笙從我的眼睛看出來我是那天晚上在破廟幫助他的人了?

他半信半疑的端詳了我好一陣,然后松開了對我的鉗制,我急忙從他懷里躥出來。他真的用了很大的力氣捏我的手腕,手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腫起來。

“本王知道你說的什么神明附體都是騙人的,你費這么多心思,就是想要見到本王吧。”顧煜笙斯文的整體著他的衣服。“本王就不與你追究了,既然你花了這么多心思,那本王就解了你的禁足,你可以自由出入你的住處。但是你不可以再半夜偷偷溜出王府,若是讓我逮到了,下次,就不會這么輕易放過你了。”

“不會有下次了,我不會溜出王府的你放心吧。”我一臉乖巧的看著他,既然解了我的禁足,能自由活動就好,不用再待在這個院子里了。我可以下山去組織那些侍妾們打打撲克牌跳跳廣場舞什么的,等把這個王府搞得烏煙瘴氣一片狼藉一團糟的時候,顧煜笙遲早會受不了主動趕我走的。

“對了”顧煜笙站起身來朝門外走去的途中忽然停下腳步,“你真的讓本王越來越好奇了,雖然不知道你是真傻還是假傻,現在看到的你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你,可來日方長,本王自會一一弄清。你最好藏好點,別讓本王發現你的狐貍尾巴。有什么手段招數,慢慢使,還是那句話,本王,拭目以待!”

說罷,他打開房門走了。

莫名其妙!我不是早就自露底牌了嘛!

我嫌棄的沖他背影瞪了幾眼,傲嬌轉身。

可以自由出入院子的感覺就是好,昨天顧煜笙離開后許柔兒不知什么時候也走了。她的性格雖然高冷,但人還是可以的,不像是那種百蓮花或者綠茶。我想著可以找她發展一下友情,多個朋友也挺好的。于是吃過早飯后,帶著白玉石蘭提著些小糕點,就去了許柔兒的住處找她。

她住在上了山的第一座院子,我路上還在想她會不會沒起呢,但我又多慮了。許柔兒住的院子們敞開著,我看到她在南側的小花園一樣的地方低頭撥弄著什么。我走近去看,也沒有婢女在跟前,她就一個人在小花園里倒騰著一棵榆葉梅,拿著一把小剪刀修剪著枝葉。榆葉梅之所以叫榆葉梅,是因為它的葉子長得像榆樹的葉子,花朵又像梅花得名。在北方,這種花總是在春天里開的最早的。迎春花我從來沒見過,也不知道和榆葉梅相比到底那種花開的更早。

我悄悄走到她跟前去,她并未察覺到,我猛地跳到她面前嚇了她一跳。“嗨,早上好啊!”看清是我后,許柔兒忙要請安行禮。我急忙拉起她,告訴她不用這樣,以后點點頭打個招呼就可以了。她淡淡的笑笑,也不知是聽沒聽進去。

“姐姐來這里找柔兒是有何事嗎?”

“嘿嘿”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那個我是來找你玩的,你今天有事嗎?要是有事那我就改天再來找你。”

“姐姐說笑了,柔兒能有何事?快別園子里站著了,我們進去說話吧。”許柔兒請我進了屋子,她的屋子里很是整潔,香爐里飄出裊裊香煙,淡雅清香的味道,聞著讓人舒心的緊。還有一口青花瓷的大缸,像把吃毛血旺的時候的那種凹進去的盆子放大了幾倍,里面安置著一個小型的精巧的水車,水面上浮著些水草,水草沒有完全把水面覆蓋,可以透過大塊的縫隙看到水中小小的一只游魚,橘紅色的金魚嘴巴一張一張的吐著泡泡,歡快的在水中游著。真可愛,我不由自主揚起了嘴角。

小說《家有側妃之王爺給我滾》 初春(七)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神仙妖精小說
  2. 民國小說
  3. 虐戀情深小說
  4. 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一人赚钱叫什么 2017年五开赚钱吗 怎么传视频到腾讯视频赚钱吗 货拉拉怎么样 赚钱吗6 文旅城怎么赚钱 迅雷赚钱宝缓存6 村村通怎么赚钱 苏宁易购实体店赚钱吗 斗鱼和yy哪个好赚钱 dnf5.25改版赚钱 暴雪现在靠什么赚钱 梦幻西游打造90装备赚钱吗 武林外传2什么职业赚钱快 早餐店真的不赚钱吗 田亮赚钱收入利润 2017年赚钱攻略首先找人借2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