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校花的捉鬼小道士

更新時間:2019-08-15 15:49:31

校花的捉鬼小道士 連載中

校花的捉鬼小道士

來源:暴風看書作者:南派老四分類:都市主角:徐子清高曉芬

主人公叫徐子清高曉芬的小說是《校花的捉鬼小道士》,本小說的作者是南派老四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小道士徐子清,治病伏魔、捉鬼降妖,招招拿手;分金定穴、相面風水,樣樣都行。進校園,泡校花,打校霸……等等,校花,你想干嗎?...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徐子清不明所以,被小禿驢推出道觀后,還沒來得及再多問,小禿驢就猛得關上了道觀大門。

“師兄,你趕緊走!大師兄在背包里給你留了紙條,讓你回家!以后不要再回來了!”

徐子清急忙拍門,想問個明白,但無論他如何叫喊,小禿驢都只是一句:“大師兄讓你回家!”

悵然若失的徐子清,只好坐在道觀前,把背包打開,找到其中大師兄留下的紙條,只見上面果然寫著一個地址:北海市歸安鎮徐家村,徐勇。

難道我真的就要這樣下山回家了嗎?

可是我自從八歲進了道觀,就一直跟著師父生活,這種白衣如雪、來去如風的日子,就這樣結束了嗎?

師父和師兄弟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還有,我回到十年未歸的家中,又會是如何的處境?

一時間,萬千的愁緒全部浮上了徐子清的心頭,可師兄有令在此,他又進不去道觀,只好望著觀門長嘆一聲,默然下山。

這次北海大學之行,徐子清身上沒有帶多少錢,基本上已經用完了,而張所派來的專車又早就回去了,無奈之下,徐子清只好選擇徒步返回北海。

……

101號省道,是進出蘇省的主要道路。

一輛大貨車剛從外地進貨歸來,進了省道后,貨車司機突然尿急,找個安全的地方停下車,躲在路邊就開始放水。

剛放到一半,忽然一個身影從旁邊的草叢中鉆了出來,嚇了他一跳。

“什么人?”

貨車司機看了一眼,只見草叢里出來的家伙,一身樸素的裝扮,但灰土頭臉,面容憔悴。

正是徐子清。

“能捎我一程嗎?”

徐子清已經沿著這條去北海的公路,走了一夜,期間滴水未沾,說話時有氣無力,沙啞至極。

貨車司機再次打量了他一眼后,笑著問道:“小伙子,你要搭車?”

徐子清木然的點了點頭。

貨車司機是個熱心腸的人,又沒看出徐子清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便再次笑道:

“小伙子,我這車是去北海歸安鎮的,你要去嗎?”

一聽這地名,徐子清猛然一驚:這不正是師父給的那張紙條上的地址嗎?

二人先后上了車,貨車司機順手從后座掏出一瓶礦泉水,遞給了身旁的徐子清。

徐子清接過水,一口氣就全部喝完。

隨著車輪轉動,貨車繼續前行。

徐子清窩在副駕駛上,悵然的看著前路,心中卻極為悲涼:

師父和師兄弟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好端端的會突然消失?

要知道以師父的修為和資歷,在華夏問道榜上,可是排名第三十五!

他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會突然消失?如果說他是被人抓走了,那究竟是怎樣的對手,才能如此厲害?

而且,小禿驢又是怎么回事?他為什么還留在道觀里?他為什么沒有跟著一起離開?

為什么從我從“天機符”上測出死字后,發生了這么多的事?

一切,對于現在的他而言,都是難解的謎團。

仿佛從他當日在天機符上算出死字后,他原本簡單的生活,就突然變得復雜起來。

從今天起,他曾經那來去如風、白衣如雪的修道生涯,不復存在。

不復存在的又何止這些?

師父對他的恩情、師兄弟們對他的親情、慈山觀容他安身立命的情愫,亦將隨之消散。

“師父,師兄弟們,我一定會找到你們!不管你們遇到了什么事,我都一定會找到你們的!”

想到這里,徐子清把手中的空礦泉水瓶捏得噼啪亂響,引起了司機老哥的注意。

“小兄弟,你是干嘛的?怎么一個人在外面走啊?旅行嗎?”

徐子清收斂心神,苦笑道:“不瞞您,我是道士。”

“哦。道士啊!那正好,小兄弟,你幫我算算命唄。”

司機老哥趁機提出一個解悶的辦法。

徐子清念在他讓自己搭車的情份上,收斂起悲傷的心情,把炁場中這兩天剛剛錘煉出的一點真氣灌注入雙目之中,悄然看向了對方。

所謂的算命,其實就是用炁場去鏈接對方的魂靈,從而再進一步測算天意。

這是每個道人的基本功。

只是天意善變,極為難測,哪怕是慈念道人那樣的人物,也不敢說百測百靈,只能從對方魂靈展現出的萬千因果中,推測出最有可能實現的那一條。

用真氣為他人算命,是一件很損陰德的事,但徐子清感念他是個好人,索性也不計較那么多了。

他悄然看去,只見司機老哥魂靈中展現出的天意,像一幕幕電影畫面般,在自己的腦袋海中浮現。

那些畫面,有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的場面、有他開車夜歸時的情形、有他晚上睡覺被尿憋醒的場景……都是司機大哥在未來十二個小時的各種因果。

這些因果不一定發生,也不一定避免,一件細微的小事便能改變所有事件的走向。

所以這些繁雜的畫面,越模糊就證明其發生的機率低,越清晰就越有可能發生。

隨著畫面一一閃去,突然有一幕畫面比其他畫面要碩大、清晰幾倍,而且隱隱發散著黑色的晦光。

徐子清明白,這個畫面就是最有可能變成現實的那條因果。

畫面中,司機老哥正在獨自開車,一邊開著車,一邊抱怨著家還沒回呢,就又要去修車。

那條路上人煙稀少,所以他開的速度很快,不用擔心會撞到東西。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急忙轉頭去看是誰打的電話。

可扭頭的一瞬間,忽然從路邊的村道里,躥出兩個正在追皮球的小孩子……

下一幕,就是司機老哥被村民圍在車頭前,身旁倒著兩具幼小的身影,幾個憤怒而悲傷的大漢,正要揮拳打他。

“小伙子,瞧出什么了嗎?沒事,你看出什么就盡管說。”司機老哥又笑著催促道。

“施主,你今天把我帶到地方了,要去修車。可去的路上,你一定要把手機關掉,車也不要開得太快。”徐子清頗為鄭重的說道。

“修什么車?我才不去呢!老子剛去外面跑了幾天長途,老婆孩子在家等著呢。我到地方交了車就回家!我寧可不掙這份工資,也得先回家!”

司機老哥顯然沒把徐子清的話放到心上,一邊開著車,一邊信誓旦旦的說道。

“施主,你不去最好。若是去了,我的話一定要照辦,否則天大的禍事在等你。”

“小兄弟看你也是個有學問的和尚,說話雜這么嚇人呢?”

二人一路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貨車疾速馳進了北海市,又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輾轉,終于停在了歸安市的集貿市場旁邊。

“好了,小師傅,這里就是歸安鎮了,你接下來要去哪里啊?”司機老哥跳下車,好奇的問道。

“徐家村。”

“嚯,那地方是鄉下,離這可不近。”

司機老哥鎖上車門,看看徐子清破衣爛衫的狼狽樣,當即掏出一百元錢塞在他手里。

“咱們也算有緣,這錢你拿去坐車,別走路了,天黑你也走不到。對了,回頭你們廟里要是燒香,記得替我燒一根,我叫陳大力。”

徐子清十分自然的接過錢,點頭謝道:“陳施主,我在車上的話,你別忘了。實在不想關手機,你也要注意,路上手機響了,絕對不要回頭去看。否則闖下禍事,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你。”

說完,徐子清轉身往市場外走去。

陳大力看著他的背影,只覺得好笑,這小伙子不會是為了讓我給他錢,故意嚇我的吧?

那一百元其實不該給他的。

修車?修個屁車啊,老子這車剛年檢過,一切正常,修個屁!

他還沒來得及往下想,只聽旁邊有人大聲向他說道:

“大力?你回來得正好!今天老李闌尾炎住院了,他那輛車有點小問題,得趕緊修好了送貨,有單大買賣不敢耽誤。你趕緊把他的車開到柱子的停車場,我給你算加班!三倍工資!”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小說
  2. 虐戀情深小說
  3. 校園小說
  4. 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