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 至尊龍王

更新時間:2019-08-13 15:34:26

至尊龍王 已完結

至尊龍王

來源:七悅文學作者:語夜聽瀾分類:玄幻主角:吳燁周曉琳

《至尊龍王》是語夜聽瀾所編寫的玄幻風格的小說,主角吳燁周曉琳,書中主要講述了:我媽命中無子,于是,她抓了一位龍王做了自己的兒子…… 我是龍王無夜,我來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八章韓青凝

西廂房是廚房,韓青凝已經把飯煮上了,正在切青菜。

這里是山上,沒通電,也沒什么電器,煮飯就是用的柴鍋。

“師妹,我來幫你吧”,我一擼袖子,“我也會炒菜的!”

韓青凝沖我一笑,“不用了師兄,我自己就可以的?!?/p>

“師父說了,讓我幫你”,我說。

她想了想,“那你幫我燒火吧,會么?”

我笑了,“太會了,我是農村的孩子,這算什么呀!”

她笑了笑,“好!”

韓青凝炒了三個菜,一個炒白菜,一個清炒油菜,一個豆腐。我給她燒小灶的火,她炒菜,我倆一邊做飯一邊閑聊,很快就聊開了。

聽韓青凝說,她是個孤兒,今年十五歲。她是南方人,出生之后就被送進了孤兒院,后來師父把她領養了,帶出來交給杭州的一個婆婆寄養。師父每個月都會給婆婆寄生活費,每年去看她一次。

五年前,那位婆婆去世了,師父去了杭州,花錢給那婆婆料理了后事之后,就把她帶來了這里,正式收她做了徒弟。

“既然師父當初收養你,為什么不直接帶著你呢?”我問。

“師父是單身修士,那時候我還小,帶著我不方便吧”,她說。

我點點頭,“哎,這事要是說出去,估計很多人會以為你是師父的私生女?!?/p>

她一皺眉,“你說什么?不許詆毀師父!”

我一愣,“我沒詆毀師父??!我是說……”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她轉過頭去,好像是不高興了。

“師妹,你誤會了”,我有點尷尬,“算了,不解釋了,反正你知道我沒那意思就行!”

她輕輕嘆了口氣,“我跟了師父五年了,你卻連一天都不到,師父是什么樣的人,你怎么可能知道?!?/p>

我自覺無趣,訕笑著點點頭,“是啊,我的確不知道?!?/p>

她看我一眼,語氣緩和了些,“師兄,你以后也會在這修行么?”

我撓了撓后腦勺,“聽師父的意思,好像不是,我最多在這住一個月?!?/p>

“哦”,她點點頭,不說話了。

我覺得有些尷尬,剛想找個話題,她站起來,“飯做好了,我去稟報師父一聲,你也餓了吧?”

她一說餓,我肚子咕咕叫了起來,我摸了摸肚皮,“我不是餓,我是快餓死了!”

她莞爾一笑,“好,那我趕緊去,別餓壞了你?!?/p>

她轉身走進了正房。

我看著她的背影,開心的笑了。

就在她進門的瞬間,我好像看見了她左肩上坐著一只小狐貍!我一愣,趕緊揉揉眼睛,仔細一看,沒錯,就是一只小狐貍!

那是一只雪白的狐貍,很漂亮的狐貍!

我突然明白了,原來,她是只狐貍精!

這一下子,我不淡定了!

難怪我媽說她果位低,說她可惜,原來她是狐貍精轉世為人!那么清秀的小姑娘,我怎么也不愿意把她和狐貍精三個字聯系到一起。我不禁有些心亂,昨晚我剛被狐貍精差點害了,現在又讓我和一個清秀的小狐貍精做了師兄妹?

我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心說不能這么想,韓青凝上輩子是什么不重要,關鍵是,這輩子她是人!活生生的人!這才重要!

這么一想,我平靜多了。

吃飯的時候,韓青凝被我驚住了。

一連三大碗米飯,我吃的滿頭大汗,卻越吃越餓。

師父戀塵子和我媽不以為意,他們吃的不多,各自吃了一碗之后,就去繼續說話了。

韓青凝呆呆的看著我,自己都忘了吃了,不住的咽唾沫。

很快,第三碗我吃完了,抹抹嘴,“師妹,還有么?”

“哦,有!”她回過神來,接過碗,又去給我盛了一大碗,“就這些了,你夠吃么?”

我接過來,夾了點菜,狼吞虎咽的又吃了起來。

韓青凝咽了口唾沫,把自己的碗輕輕往我面前一推,“你要是不介意的話,我這碗也給你吧?!?/p>

“嗯嗯!”我顧不上說話了,太餓了。

很快,她那多半碗米飯也被我吃光了。

我放下碗,揉了揉肚子,“還是餓!太餓了!”

韓青凝站起來,“我去給你煮面?!?/p>

“有雞蛋么?”

“沒有”,她說,“只有面?!?/p>

“那多煮點”,我說,“辛苦你了,師妹?!?/p>

韓青凝擠出一絲笑容,“師兄哪里的話,你稍等啊,很快就好?!?/p>

她給我煮了一小鍋面,端上來之后,我很快就吃完了。

“這下該吃飽了吧?”小姑娘瞪著大眼睛問我。

其實我還是覺得餓,但我也不好意思再吃了,拍拍肚子,“差不多了,沒那么餓了?!?/p>

韓青凝吃驚的看著我,又咽了口唾沫,“師兄,你這胃口也太好了……這些飯,夠我十天吃的了……”

我尷尬的一笑,“是嗎?差不多吧!”

韓青凝也笑了,站起來,“你吃了這么多,溜達溜達,別積了食,我先把碗筷收拾了?!?/p>

“哦,好,用我幫你么?”

“不用,你溜達吧”,她利落的收起碗筷,去廚房洗碗了。

我獨自在院子里溜達起來,雖然吃的那么多,可是胃并沒有難受的感覺,反而覺得身上的力氣好像大了一些。月光下,我邊走邊做擴胸運動,突然覺得手臂有些癢。低頭仔細一看,胳膊上好像起了一層皮,我捏住輕輕一扯,就像蛻掉的皮似的,很輕松的就扯了下來。

不難受,我也沒在意。

韓青凝收拾完之后,來到我身邊,看我正在扯胳膊上的蛻皮,她不禁納悶,“師兄,你胳膊怎么了?”

“不知道”,我說,“有點癢,好像要脫皮似的?!?/p>

她拉過我胳膊仔細看了看,“要不要給你上點藥?”

“你有藥?”

“嗯!師父特制的藥膏”,她說,“治皮膚病,很管用?!?/p>

我笑了,“不用,對了,我媽說我模樣會變,可能這就是開始吧?!?/p>

“哦”,她點點頭,“沒事就好。師兄,我得去打坐了?!?/p>

“行!你去吧!”我一笑,“我自己溜達會?!?/p>

她微微一笑,轉身走進了東廂房,把門關上了。

我聳聳肩,又想到了她肩膀上的那只白色小狐貍。

這里挺清苦的,讓我在這里住一個月,還真是個考驗,不過幸好,我還有這么一個清秀可人的小師妹。我輕輕一笑,心說如果她不是小狐貍精轉世,而是光音天人,那就好了……

也許,我媽警告我是有道理的。

十六歲,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在學校里,我對那些女同學們沒有過什么別的想法,沒想到,在山上的這個小院子里,這個小狐貍轉世的小師妹,卻讓我的心,有些怦然而動了。

想到這,我拍了自己臉一下,什么時候了,想什么呢?

晚上,我和我媽在西邊丹房住下了。

我忍不住跟她說起了韓青凝左肩上白色小狐貍的事。

“神仙坐左肩,妖精坐右肩”,我媽淡淡的說,“左肩上坐著小狐貍,那你不該說人家姑娘是狐貍精?!?/p>

“那她是什么?”我好奇的問。

“她是……”媽媽猶豫了一下,看我一眼,“你看上她了?”

“沒有!怎么可能!”我趕緊說,“媽,您這思想能不能純潔點?”

“別忘了,你媽可不是普通的媽”,我媽不屑,“你媽我,什么看不出來?”

我轉過身去,“不問了,睡覺!”

媽媽玩味的一笑,“兒子真是大了……五爺,你可記住我的話,這韓青凝,你碰不得……”

我心說我又沒想碰,輕輕舒了口氣,閉上了眼睛。

那一晚睡的很好,沒出事。

我師父的院子,沒有什么山精野怪的敢來鬧事,起碼在這里,我可以睡個好覺了。

第二天上午,媽媽吃過早飯之后,跟師父又聊了幾句,就準備回去了。

我送媽媽到山下,車早就到了。

上車之前,媽媽給了我一張銀行卡,說,“兒子,這是六十萬,媽媽給你攢的,密碼是你爸的生日。你拿著,以后的日子,你就得靠自己了?!?/p>

我接過卡,眼睛濕潤了,“媽……”

媽媽眼圈也紅了,淚如雨下,“吳燁,好好的,知道嗎?你師父已經安排好了,你想上學,等你學會了本事,他會給你安排的!別擔心我們,等你闖過這一劫,混出個樣子,媽媽自然會去找你?!?/p>

我哭著給我媽跪下了,“媽……我舍不得您,舍不得爸爸和爺爺奶奶……”

我媽強忍著笑了笑,扶起我,“你是男孩子,男子漢大丈夫,你怎么還不如當年的你媽呢?你姥爺趕我走的時候,我都沒敢哭……”她不舍得看著我,“你記住,你是我的兒子!不許哭,不要給你媽丟臉!”

我努力擠出一絲笑容,擦擦眼淚,使勁點頭,“嗯!”

媽媽又看了我一會,一把推開我,轉身上了車。

車緩緩的開走了,我媽在車上抽泣著,她知道我又給她跪下了,但直到車走遠,消失不見,她一直沒有回頭。

我在山下跪了很久,淚水打濕了我膝下的青草。

兩天前,我還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少年吳燁;兩天后,我成了被趕出家門的孩子,從此離家,開始了我孤獨而驚險的渡劫之路。

良久之后,我沖著車遠去的方向,磕了九個頭,擦干眼淚站起來,“媽媽,爸爸,爺爺,奶奶,你們多保重!只要你們能好,吳燁愿意一輩子,遠離你們!”說完,我轉身向山上走去。

走了沒幾步,我一抬頭,韓青凝正在不遠高處,靜靜的看著我。

“你什么時候來的?”我冷冷的問。

“來了一會了”,她走到我身邊,溫柔的看著我,“師兄,別這樣,等你將來修為有成,再回去看師叔他們吧?!?/p>

我沒說話,繞過她,向山上走去。

小說《至尊龍王》 第八章 韓青凝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豪門小說
  2. 歷史小說
  3. 鬼怪小說
  4. 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彩票店营业额大概多少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手机版 KK彩票网址 7m篮球比分网 江苏11选5历史遗漏号码查询 同步器怎么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 江苏快三推荐和预测遗漏 德州麻将规则麻 神器怎么合成赚钱吗 浙江十一选五 篮彩胜分差怎么投注 秒速时时彩开奖号码 广东11选5常见的任3有那些数 gta5线上赚钱一亿 山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