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愛上那只狐貍精

更新時間:2019-08-12 15:21:45

愛上那只狐貍精 連載中

愛上那只狐貍精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美人喬分類:穿越主角:陸嶼森蘇娉

陸嶼森蘇娉是小說名字叫《愛上那只狐貍精》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美人喬,小說主要的講的是:她是當初名聲大噪的江南一代名妓,有人一擲千金就為見她一面。穿越千年附身在東港城蘇家不受寵的蘇娉身上,剛醒來,看到鏡中的自己,蘇娉兒又暈死了過去。蘇娉:這世上沒有我睡不到的男人,除了他。陸嶼森:這世上沒...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蘇娉兒在現世過了一下午,才慢慢摸出了點門道。

虧得原主的記憶還在,否則以這世界與古代的差異程度,蘇娉兒八成覺得自己是到了什么奇幻夢境。

一番探索下來,蘇娉兒也算知道了個大概,這兒是與古代截然不同的現代世界,講究男女平等,人權至上,皇帝老爺已經成了古董了,老爺子的皇宮都成了買票的景點人人可看了。

出門有代步的工具不再是馬車轎子,千里之外的人也能通過一個叫手機的小玩意兒聯系,女子能在外讀書做官甚至當總統,譬如原主,剛結束類似科舉的高考,正在等大學開學。

古代女子十五歲及笄,十八歲已經可以當別人的娘親了,現世里,原主這般十八歲的姑娘才剛算及笄,到了二十歲才可以成婚。

蘇娉兒命似浮萍,早已學會了隨遇而安,如今有了這樣奇特的經歷,最初的震驚過后,已然是接受了新的開始。

除了原主身上這180斤的大肥肉。

不過半天時間,她已經饑餓難忍,腦海里閃現出許多現世中的美食,什么火鍋烤肉從前從未見識過的菜肴。

但蘇娉兒知道,越是感覺饑餓的時候,就越不能吃東西,這是從前在不歸樓里的老嬤嬤們教授的,此時要飲水頂餓,滿夠五個時辰后才可以進食,且以清淡少油的秘密食譜為主,半飽即停。期間還要練習塑身之術,這樣減重的時候才不至于讓肌膚松弛,而是緊致彈瑩。

蘇娉兒前生靠美貌翻身,對自己的皮相極在意,幾乎不需任何多余考慮,就已經開始了減重大計。

原身父親蘇燁早死,留下了一筆遺產。原身與母親相依為命,蘇家老爺子念在兒子早夭的份兒上,每個月會打一筆款項給蘇娉的母親陳晴芳。陳晴芳性子柔弱,當初嫁給蘇燁以后就辭去了小學教師的工作,專職做家庭主婦。蘇娉五歲那年,蘇燁在外地出差路上出了意外身亡,陳晴芳頗受打擊,走出丈夫去世的陰影后,也始終未再出社會工作。蘇燁給他們母女兩個留下了兩套房子和一個鋪面,日子原也過得還算可以,可陳晴芳有個不省事的弟弟,騙走了她們母女賴以生存的房子和鋪子,如今,二人可算是孑然一身,就連住,也是跟著蘇娉的爺爺奶奶住。

陳晴芳被弟弟騙去家產以后,倒也學聰明了一些,蘇老爺子每個月給的贍養費,她都緊著花銷,這么些年下來,也算存了點錢。日后蘇娉上大學,學費自不必她發愁,這筆存款,就要留待蘇娉再大一些結婚時或者應急時用。

陳晴芳不用工作,每個月還有蘇老爺子的贍養費,長此以往,蘇娉的大伯母與姑姑都有些微詞。可她們在蘇老爺子跟前不敢說什么,私下卻沒少給陳晴芳母女二人眼色看。

果然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

蘇娉兒雖然沒有宅斗經驗,可她在青樓里討生活,她又是艷殺四方的存在,女人堆里的心機,想來跟后宅里的也無甚差別,她也見識過不少。蘇娉母女在蘇家地位低下,無非是無所倚仗偏要寄人籬下鬧的,若想改變現狀,要么自力更生分家單過,要么找一個依靠自此無憂。

只不過……她歪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穿衣鏡里那肥碩的身影……現在還是先減重吧。

……

蘇娉兒尋了一方小毯子,鋪在床邊的地毯上,站了上去。

按照記憶中的動作,微微打開雙腳。

做這套塑體術,最緊要的,是一個長吐納與一個短吐納交替,如此,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蘇娉兒從前已經練習了十年,任何一個動作都是信手拈來毫不費力,換了一個身體,還是個180斤的重量級,不過須臾時間,就兩股戰戰,膝蓋軟的站不住了。

但蘇娉兒是個要強的,當年在不歸樓里,便是嬤嬤們后來管教不嚴了,為了能鶴立雞群,在這不歸樓里當頭一份,她也是日日不拉的練著,丫鬟跟她說,有時她晚上睡覺,都會不自覺的長短吐納交替。人人都道她蘇娉兒天姿國色貌可傾城,可誰又知道為了那一天她私下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

原身這個世界有一句話說的好,世上沒有丑女人,只有懶女人,蘇娉兒極認同。

想她原本只是中上之資,在百花爭艷的不歸樓里只論美貌絕不算拔尖,后來能在花中奪魁,絕離不開她的日夜辛苦維護。

這樣想著,蘇娉兒強自撐著兩條腿,繼續做著動作。

原身的母親陳晴芳長相溫婉柔美,父親蘇燁也是濃眉大眼的端正男子,原身雖胖,五官卻并不丑,只是被臉上的橫肉擠著,也看不太全到底是個什么樣。但是想來,父母的姿容擺在那里,若她瘦下來,即便比不上從前的自己,也比現在要好得多。

蘇娉兒在心里不斷的給自己打氣,胖人容易出汗,此時她的情況更甚,屋里開著空調,仍有不斷的有汗水從毛孔里沁出來,額頭之上更是集結成一小股一小股順著臉頰往下流淌,整個人如遭了一場瓢潑大雨一般。她身上無一處不在發酸脹痛,咬著牙堅持完最后兩個動作,蘇娉兒腦子里一空,重重的歪在地上,發出沉悶的響聲,這番下來,簡直累去了她半條命!

剛歇息沒多久,就聽到外面的腳步聲。

原身與母親陳晴芳住在爺爺家里,同住的還有大伯一家,只聽聲音,還真當聽不出是誰。

來人敲了敲門,蘇娉兒頓時緊張了起來。

無它,這可是她附身以后第一次見外人,若是她露出什么迥異之態被人察覺,被人當做山精妖怪給收了,那就大事不妙了。

蘇娉兒站了起來,學著他們現世的講話方式道:“請進。”

一開口,倒把蘇娉兒給驚了一下,這原身長得肥碩嚇人,卻有一把好嗓子,嬌柔甜糯卻不黏膩,比之她曾經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般的嗓子,若在床上叫的得當,可是最好的助興之物。

這念頭一起,蘇娉兒立刻汗顏,都是職業習慣惹的禍,一時半會兒改不了了。

來人是家中的幫傭慧姐,她見蘇娉端端正正的站在那兒,樣子一點兒沒變,卻不知道為什么,看上去總覺得哪里不太對,那雙眼睛還是從前的眼睛,眼神兒卻帶著說不出的魅惑之意。當然,慧姐不懂啥叫魅惑,就覺得蘇娉現在的氣質看著有點女人味兒了,就連身形,似乎也比以往的畏縮萎靡看起來挺拔了不少,只是配著她180斤的身材,有些莫名的怪異。

慧姐是來叫她吃晚飯的。

蘇娉兒自然回絕。

開玩笑,現在她若是下去吃飯,方才那番苦可就白受了!

他們現世有句話,管住嘴邁開腿,今年夏天你最美,今年夏天……原身這個基礎已是不可能了,但總歸不能這般胖下去,蘇娉兒可是萬萬受不了的。

慧姐只是幫傭,平常更聽老大媳婦的話,跟陳晴芳母女只是簡單的主仆關系,蘇娉兒既不想下去吃飯,她也就沒勸,只下樓告訴陳晴芳,說她不吃。

蘇娉竟然不吃飯?

在陳晴芳這兒這可是個大新聞。

大伯忙碌,嫂子社交多,大伯家的三個孩子到了暑假也是跑的沒影,如今飯桌上只有蘇老爺子跟蘇奶奶,加上她和蘇娉,日常就這四口是準時在飯桌上出現的,尤其蘇娉,向來一頓不拉,偶爾還得加餐。

一聽蘇娉說不吃飯,兩個老人也有點驚訝,陳晴芳看了他們二老一眼,說:“我上去看看她,爸、媽,你們先吃。”

噔噔蹬上了樓,敲了一會兒門,沒人應,陳晴芳便自己開了門進屋,聽到她浴室里傳來嘩嘩聲,轉頭朝浴室走去。

蘇娉做完塑身術,滿身大汗,黏膩的厲害,她從鏡中看自己,絲毫沒有從前那股香汗淋漓,粉黛融融透輕紗的美感。要知道,陸遠崢那廝有段時間就喜歡她那種樣子,為此,還曾故意在大熱的天,撤去屋中的冰盆,幾翻挑弄,就讓她渾身濕滑,嬌軟無力。接著,那人就從她的腳尖開始舔,寸寸往上,舔她身上的汗水珠子,那沉迷的模樣,仿佛口中吸允的不是汗,而是什么瓊漿玉液。

然而現在,有了這樣的體重,出汗只顯得油頭粉面,肥膩笨重,比之她第一次再鏡中看到的形象,好像還更丑了一些。

蘇娉兒鼻子一沖,簡直要氣哭了。

找了一件原主的長衫往鏡子上一搭,蘇娉兒發誓,減重成功前,她再不要多看一眼!

憤憤打開浴室門,按照原身的記憶,蘇娉兒開了花灑,水流涌出之時,她也是頗驚喜。

這沐浴工具當真是方便,打開便有熱水,不必費心去燒,還要等待,水流大小適中,沖擊的力道也十分舒服。

蘇娉兒給頭發挽了個髻,站在花灑之下,細心沖洗。

自然,用手親密接觸原身這堆肥肉,蘇娉兒又是一陣靈魂震顫,以至于陳晴芳敲門的時候,蘇娉兒壓根沒聽見。

陳晴芳敲了一次里面沒人應,她自己便轉動把手開了浴室門。

反正兩母女,沒那么多忌諱。

蘇娉兒眼角余光透過磨砂的玻璃隔斷瞥見門口突然多出一個人,渾身一僵,小心肝兒都要嚇壞了。

從原身記憶里搜刮出這人可能是她的母親,胸腔之內亂跳個不停的心臟才漸漸恢復平穩。

她把花灑的手柄推進去,水流停了,恰好這時陳晴芳也開了口。

“慧姐說你不吃飯,你是不是哪兒不舒服啊?”

陳晴芳是典型的南方女子,溫婉怡人,說起話來,吳儂軟語的腔調,極溫柔。

她隔著玻璃問蘇娉,語帶關切。

蘇娉兒從小父母親緣淡薄,如今平白多了個母親,心理上別扭是有的,但可能源自于原身自帶的情感,她對這個母親有一種天然的親近之感,聽她關心自己,心口也是暖暖的。

蘇娉兒做的是迎來送往的皮肉生意,演戲也是必修課,再加上原身的情感影響,做一個孝女并不難。況且,她莫名占據了人家女兒的身體,雖說非她自愿,可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逝,總歸要承擔一些。根據原身的記憶,陳晴芳對這個女兒十分寵愛,蘇娉兒有些羨慕,又覺得唏噓。這個慈愛的母親,還不曉得她真正的女兒已經不知魂歸何處了。

既如此,從今往后,她便對她更好一些,當做親生母親那般侍奉。

蘇娉兒心中暗暗下定決心。

猜你喜歡

  1. 娛樂圈小說
  2. 百合小說
  3. 歡喜冤家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