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滄禾傳

更新時間:2019-07-30 11:25:52

滄禾傳 連載中

滄禾傳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影少三千分類:武俠主角:江風司徒悅

主人公叫江風司徒悅的書名叫《滄禾傳》,本小說的作者是影少三千所編寫的武俠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普天之下,萬物如塵,唯劍照吾本心,割舍不得!...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江師兄!”司徒悅見江風受傷,提著手里的木劍就要沖來。

江風自知已是絕境,索性忍著劇痛伸手:“不要過來,我拖住他,你們快走!”

汪徠哪里肯讓司徒悅以身試險,趕緊伸手攔住她:“就算你去也是以卵擊石,快跟我走吧!”

“若不是你,怎會節外生枝?”司徒悅被他拽住,怒意更盛,奮力掙扎。

汪徠惱羞成怒,伸手對她后頸狠狠敲下,司徒悅登時暈厥,被汪徠和侍衛帶走。

青衣山賊面露輕蔑:“這下再不可能有人幫你!”

江風自知實力懸殊,從懷中掏出飛焰彈,虛弱看向青衣山賊。

青衣山賊面色大變,所有弟子的飛焰彈都被他們銷毀,唯獨江風手中還有一顆…

“你放我走,今日所有恩怨一筆勾銷,釋放這飛焰彈你我都難有活路!”江風舉著飛焰彈威脅道。

現在還不到丹閣石碑,釋放飛焰彈引來的極可能是殺害劉教習的兇手,這兇手不僅會擊殺山賊,還會擊殺青谷寺門徒。

青衣山賊混跡江湖多年,只得答應江風的要求,江風放下飛焰彈,逃入密林當中才勉強松口氣。

只是還未走出多久,那青衣山賊不知施展了何種輕功,竟在他無所防備時奪走飛焰彈,冷笑道:“你是第一個敢跟我講條件的人。”

在強烈的危機感當中,江風渾身顫抖神經緊繃,竟再感覺不到疼痛。

“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青衣山賊再次出手,其手中的砍刀再次激起冷冽刀光,宛如一張大網霎時而至。

江風自知不敵,只能用先前奪來的砍刀全力對上,兩刀相撞發出刺耳刀鳴,隨著刀光閃過,他手中的砍刀被彈飛出去。

生死攸關之際,江風咬牙艱難使出一招青信風,伴隨一聲巨大的轟響,青衣山賊將一棵大樹攔腰斬斷,而他卻毫發無傷。

青衣山賊怒喝一聲,一個毛頭小子竟能兩次躲過他的劍招,這是他的恥辱!

江風哪里敢與他硬拼,青信風是青谷葬花最基礎的招式,這是他偷學來的,可以極快變化身形以便攻敵不備,但短時間只能施展一次。

就在青衣山賊再次揮刀而來之際,江風借著青信風帶來的慣性趁勢滾向灌木,同時拼盡全力向前跑出。

青衣山賊施展輕功再次追來,借著騰空之勢一刀劈來,眼見就要劈中時,只見江風猛然倒臥貼地滑行,竟又躲過一刀。

青衣山賊郁悶的幾乎吐血,心中殺機更盛,蹬在樹干上重又極速而來,怒吼道:“江風!我要你死無全尸!”

見到青衣山賊身姿,江風渾身顫抖,呼吸急促,硬著頭皮前進一步狠狠一奪,竟再次成功奪下青衣山賊手中的砍刀。

青衣山賊幾乎抓狂,索性捏緊拳頭全力力錘出,出乎他意料的是江風不僅沒躲,反而捏緊拳頭與他對拳猛然轟出…

“咯咯啦…”伴隨骨裂聲,青衣山賊五官痛苦扭曲,劇痛中右手渾然無力…

在他分心的一瞬間,江風看準時機一招盡時砸向他的面門,盡管他立時以輕功倒飛出去,仍被狠狠擊中。

慘叫聲中青衣山賊倒在地上,其口鼻腥血翻涌,眼睛刺痛,耳朵嗡鳴,短短時間被江風安排的明明白白。

江風對拳的右手也失去知覺,他緊張的直咽口水握著砍刀一步步走向青衣山賊…

青衣山賊見他步步而來不斷掙扎后退,面帶驚恐搖頭:“不,不要…不要殺我!”

江風喜歡在酒肆聽說書人講書,知道江湖中人狡詐,事關生死,他向著青衣山賊使出一招瞬息,青衣山賊果然憑著本能反抗,同時更抓著一把枯葉灑出。

枯葉當中一顆小石子向江風額頂激射而來,若被擊中必定當場身死。

只可惜,這是瞬息的假招,這石子被輕易躲開,同時江風又一招盡時狠狠砸在青衣山賊面門。

至此時,江風渾身虛汗,若不是青衣山賊輕敵,九五劍訣又十分不凡,恐怕他早已身首異處…

“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青衣山賊七竅流血,不斷求饒。

江風如何能饒了他,閉眼咬牙,硬著頭皮以看到對準其脖頸處狠狠砍下,頓時血如泉涌,濺灑四方…

“我殺人了…”江風緊張的快要窒息,在濃烈的血腥味和青衣山賊死狀的**下,竟生生暈厥過去。

直到江風暈倒,一位老人從天而降,此人正是…移谷!他一直在暗中看護著他。

“竟能反殺南山四大山賊之一的青衣盜,不愧是那人的后裔…”移谷面露欣慰,同時又面帶苦澀看向遠處的南山丹閣,“大亂將起,天下又有誰能獨善其身?”

他眼中露出追憶又隱于密林當中,隨后一束飛焰彈被引爆,火光四濺,震徹四方。

江風再次蘇醒時,正身處床榻之上,目光所及家具裝飾頗為典雅。

“師父,他醒了。”見他蘇醒,守在窗邊的丹童驚喜喊道。

隨后便看到一個身穿淺藍色長袍的束發少年走進房間,他手中撐著一把紅色油紙傘,模樣頗為俊朗,約十五六歲的年紀。

“這是哪里?”江風問道。

丹童笑道:“這里是南山丹閣,師兄你已經昏睡了三天了。”

“三天…”江風這一暈竟蹉跎了三天光景。

那藍衣少年淡看了江風一眼,重又撐著傘走出門去,只是為了見他而見他。

很快身穿白衣的丹成子走進廂房當中,他面無表情看不出悲喜,伸手探脈:“你已無礙,可以下山了。”

“您是丹成子前輩吧?”江風見他腰牌上寫有丹成子三個字后,想將劉教習所說轉述與他。

丹成子卻冷眼看他,淡淡說道:“山賊一網打盡已經關進牢房,其他的你無須多言。”

“劉教習讓我轉告您…”

江風還未說完,卻再次被丹成子打斷:“劉遠山死于山賊之手,已經查證,休得胡說!”

他知道丹成子是要堵他的嘴,心中更是疑惑,難道丹成子前輩已經知道劉教習是死于同門之手了?

“丹成子前輩,劉教習臨終時讓我轉告你,務必不要出山。”江風下床施禮說道。

丹成子面上仍是冷漠,只應了一聲便離開了。

“師兄莫要見怪,師父就這樣。”丹童說話的同時取出一個瓷瓶交給江風,“司徒師妹替你補交過草藥,加上你身上的草藥,一共兌了兩顆上品聚氣丹。”

江風心中不是滋味,對南山丹閣始終喜歡不起來,接過裝有丹藥的瓷瓶后再三感謝,在他的帶領下走出廂房。

南山丹閣極大,樓閣廂房眾多,其中假山、藥圃也不占少數,又因地勢極高游云走霧,竟像極了仙宮。

許久之后,兩人來到了南山丹閣的山門處,門邊眾多弟子見到江風后面露欣喜,趕緊將他們圍住。

“江風師兄,若不是你舍身相救,我們現在不知道會怎樣呢…”

“師兄,聽說你以一己之力竟然將青衣盜殺了?”

“江風師兄,你舍身取義的樣子真的好帥,我好喜歡你啊。”

一眾弟子七嘴八舌的說著,其中更有不少女弟子紅著臉不斷暗示著什么。

一旁的司徒悅氣的直咬牙,怒沖沖推開眾人:“你們再圍著江師兄別怪本小姐翻臉不認人!”

立刻有女弟子不服氣喊道:“你又不是江師兄什么人,你憑什么那么霸道?”

“就是就是,我們早就打聽過了,江風師兄跟你根本就沒什么!”又有女弟子哼唧道。

司徒悅被氣的吐血:“我和江師兄一起采過藥,他還背我走過山路,我們關系親密著呢!”

“呵呵,嘴在你身上你怎么說都行咯。”又有女弟子反擊道。

“你你你,你說什么,本小姐弄死你!”司徒悅尖叫著沖上去跟其他女弟子扭打在一起。

“你這個小狐貍竟然敢拽我頭發!?”

“是誰用指甲抓我臉的!”

“我吐你一臉口水,看你下次還多管閑事裝清純!”

場面頓時混亂,女弟子們從開始圍攻司徒悅變成了大混戰,旁人想將她們拉開一時也無從下手。

汪徠郁悶的要吐血,看著江風手足無措的模樣,他更是捏緊拳頭生出濃烈妒恨之意。

就在這時,那藍衣撐傘少年翩然破空落在眾人前方:“我送你們下山。”

直至此時江風才發現他的一雙眼眸,竟有一只是紫色的,他清冷撐傘的模樣透著妖異的俊美。

場面漸漸恢復平靜,這少年也不顧眾人有沒有跟上,獨自一人在前方走著。

“這位師弟叫什么名字?”江風小聲問身邊的丹童。

丹童面露難色:“他可不是什么師弟,他只是寄住在丹閣中的人客,除了師父沒人知道他從哪里來,也沒人知道他在等待什么。”

“念風。”那撐傘少年的聲音淡淡傳來,“我叫念風。”

江風一愣,這個名字跟自己好像,江風,念風,竟有那么巧的事情。

有念風帶路,南山變得極為平靜,原本五六個時辰的山路竟四個時辰不到便走完了。

回到楓華殿時已經傍晚,江風向念風和丹童道謝,在眾弟子的爭議聲中獨自走向包兒山。

楓華殿山門前的高大杉木上,丹童站在念風身邊一齊看著江風離去,直到一滴眼淚落在他的手背,他才驚訝:“念風,你怎么哭了?”

=========

PS:終于補上了這一更,打臉真的好痛…

總覺得念風這個名字跟江風放在一起不那么妥當,但自有用意,請不要吐槽拉

小說《滄禾傳》 第七章 念風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暖婚小說
  2. 現代小說
  3. 鬼怪小說
  4. 百合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赚客手机赚钱每天都有任务吗 现在微信有什么赚钱的软件 游泳教练和健身私教哪个赚钱 绝世仙王如何赚钱 微信有哪些答题赚钱软件 钱流通赚钱 喜马拉雅有声赚钱 明星是靠什么赚钱的呢 沙巴按摩店赚钱吗 最火爆手游 可以赚钱 2016最赚钱微商新品 安哥拉船员赚钱吗 摩托车维修店代卖什么赚钱吗 返现赚钱联盟 庆云人干加油站赚钱吗 德语培训老师赚钱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