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東風應笑我閑愁

更新時間:2019-07-05 15:12:39

東風應笑我閑愁 連載中

東風應笑我閑愁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荼荼七月分類:言情主角:赫格波亞

小說主人公是赫格波亞的小說叫《東風應笑我閑愁》,本小說的作者是荼荼七月傾心創作的一本古言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雙手沾滿了鮮血的信徒,在親手終結自己的罪惡后,進入浩渺荒漠尋找自己的曾經。一路之上他游歷了各個古國,也在無意之間得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而這股力量,最終讓他明白了他的真正所求。“這世上真的會有神嗎?”“...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在這片大地之上,數十個國家如點點繁星般分布。它們相互牽制,相互交好,互利互贏,時而友好地發展,時而因為統治者的野心而爆發戰火。而經過這些國家數十年的發展,三個國家崛起,成為了這片土地上的三大霸主——羽落國、菱風國和南雁國。

許多國家的周邊都有一望無際的沙漠,而沙漠之中,又分布著數十個古國。古國里所居住的人多是褐發藍眼或是金發碧眼,信仰與文化,也與其他的國家各不相同。因為這些方面的差異,久而久之,這些沙漠里的古國,就被三個強盛的國家及周邊的國家統稱為“蠻夷”,而其中居住的人,被稱為蠻夷人。

在那些國家的人的眼里,蠻夷人始終是低他們一等的。但因為邊境戰火不斷,而蠻夷部落之中又有許多貌美的女子,隨著一場又一場戰爭的結束,這些女子都被擄掠去,作為一件件貢品獻給了那些國家的皇親國戚。

她們的地位十分低賤,就連生下的孩子,往往也不受父親重視。在他人的譏諷與不屑之中長大,而我,就是這樣的一個孩子——蠻夷人,與菱風人的混血。

我早就忘記我的父親是什么人了,好像是個王公貴族。在我五歲那年,我的母親因為受不了日復一日的苛待,一把火點燃了自己的住處,她自己也葬身在那場熊熊大火之中。她死后,我被逐出了家門,流浪了些日子,被一個亂臣賊子收入麾下。

我二十歲那年助他謀反,但最終察覺到他真正的動機后,反戈一擊,一刀捅穿了他的脖子。當朝皇帝念在我將功補過,沒有追查我曾犯下的罪過,在那場戰爭結束后,我決心離開菱風國,前往菱風國附近的沙漠,尋找我母親的曾經。

我已經從皇城出來一個月了,總算是來到了菱風國的邊界,通過了一道道關卡,進入了那沙漠。

當我騎著馬進入沙漠時,我就意識到這里生存的環境之惡劣——空氣干燥,還伴隨著無時不刻在呼嘯的狂風,狂風卷起的沙粒直撲人的臉;太陽毒辣的很,我進入沙漠后僅走了一個下午,便曬傷了好幾塊地方。

這地方真的會有人居住嗎?還是我這些年在菱風國住的太舒服了?我一邊取地圖一邊這么想著。

地圖是我找菱風國皇帝阮朝要的,這上面標記了數十個蠻夷古國的位置。而靠菱風國邊境最近的,就是陀城。

陀城好像是個靠給菱風國售賣駱駝奶和駱駝肉的小國家,其中只有五千多人居住,君主還算開明,并不是個好戰之人。但陀城離邊境有足足五十里,照我現在的行走速度,怎么也得走上三天時間。

我本想著慢慢走總會到的,可進入沙漠的第一個晚上,我就察覺到了身后似是有人在跟著我。不止一次地聽到過在我停下來時,身后便傳來陣陣沙子響動的聲音——也是馬蹄踏在沙粒之上的聲音,但當我停下來回頭看時,身后卻什么人都沒有,只有生長在沙漠之中的數百棵胡楊樹,挺立在我的身后。

我一度懷疑自己聽錯了,但在晚間歇息時,我一夜之間聽見了許多異動——像是馬嘶的聲音,還有人輕輕走在沙地之上的聲音,我確定那不是我在夢中所聽見的。而當我爬起來四下查看時,卻又什么人都沒有發現。

我可以肯定,有人在跟著我。而且,不愿讓我發現。

難道是那幫亂臣賊子還有殘余嗎?這個想法困擾了我一夜,讓我一夜都沒能睡好。而當我第二日晚上再次聽到那陣異動后,我終于受不了了,解下來腰間的短刀,大步地朝那傳來異動的地方走去——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誰這么一直跟著我,卻又不肯現身,若真的是那些亂臣賊子的殘余,我殺了他們便是。

我走入身后的胡楊林之間,借著明亮的月光在林中尋找。走到一棵高大的胡楊樹之下,我突然聽到上方傳來一陣細微的聲音。我仰頭一看,登時一怔——只見高大的樹杈之間站著一個人。

她一身寬松的長袍,袍上不知綴了什么東西,在月光之下閃閃發亮。見我看到了她,便高舉雙手之中執著的兵器,從樹上跳了下來,用她手中的兵器砸向我的前額。

猜你喜歡

  1. 青春小說
  2. 職場對決小說
  3. 腹黑小說
  4. 古裝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 医生和针灸哪个更赚钱 湖北30选5今晚中奖号码 排列五专家预测号码 魔兽世界吧 金莎娱乐棋牌游戏平台 北京时时彩5分开奖结果 1月2日篮彩 澳洲幸运5预测 北京单场上双包括 开发什么app能赚钱吗 中国竟彩网体彩直播 支付宝免费额度用完了怎么赚钱 体彩排列3字谜 18选72018044开奖结果 28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