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醫妃天下:殘王請自重

更新時間:2019-07-02 11:09:22

醫妃天下:殘王請自重 連載中

醫妃天下:殘王請自重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藍寶寶分類:言情主角:縱游何蕓

獨家小說《醫妃天下:殘王請自重》由藍寶寶傾心創作的一本古言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縱游何蕓,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朝穿越,她成為全天下百姓的笑話,嫁大瘤夫君,被父親視為草菅,但空間在手,萬路好走! 打渣女,滅渣男,何蕓順手救了一個恭親王,成為所有人殷勤討好的對象。 曾經無人問津的何家醫館,因為她名動天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得到貴人出手相助后的何蕓仍舊沒有放松緊繃的神經,雖然面前這青年幫她把綁匪打的落荒而逃,但她也難保救命恩人會是好人。

陌生男子轉身看見何蕓帶著戒備的眼神,停頓了一秒后,朗笑一聲,落落大方地說出了何蕓心中的顧忌:“你放心,我不是壞人。”

男子堅定地對何蕓承諾道,得到他的這一句回答何蕓才算是徹底放松神經,整個人腳底一軟,往地上跌去。

男子看見何蕓的動作連忙上前一步扶住她:“姑娘小心!”

“謝謝……”

何蕓被男子扶著慢慢坐到稻草堆上,她伸手捏著自己的太陽穴,應該是太久沒有吃東西導致的虛弱無力,有點低血壓了,現在要是有一塊巧克力就好了,她自從在這個世界醒來之后,已經有半月沒有吃過純粹的碳水化合物了。

“姑娘可是有哪不舒服?”

“我只是太久沒有進食導致四肢無力,他們已經把我綁在這一天一夜了。”

“餓了?好說,你在這等我片刻,我出去抓個野味給你填填肚子。”男子點點頭悅目于心的說。

看著他要走到的門口的背影,何蕓忽然張嘴問:“還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如何稱呼?”

“縱游,縱游四海的縱游。姑娘如何稱呼?”

“何蕓,蕓蕓眾生的蕓。”

何蕓看著縱游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心里默念著這個名字,真是肆意灑脫的好名字,和他光明磊落的為人處世一般。

不肖多時縱游就帶著兩只野山雞回來了,然后在外面撿柴火準備烤肉用。

何蕓也沒閑著,她去外面的草叢里尋找可以果腹的草藥吃后比之先前恢復了不少,便去幫忙一起撿柴火。

柴火枝多是大樹背面的好,濕度少被陽光曬的比較干燥易燃,只不過何蕓的裙子倒成了她的絆腳石,她昨晚為了參加家宴穿的是有些繁瑣的淡白云紋銀絲裙,外面的一層蜀錦更是被遍地帶刺的草木刮的影響活動。

縱游注意到了何蕓的不方便剛要張口詢問她是否需要幫忙,就見何蕓彎下腰,拿起頭上的銀釵對著蜀錦外衫的底邊劃開一個缺口,接著手用力一撕,就把上好的外衫撕掉了整整兩捺長的邊。

真是一個頂頂有趣的姑娘,縱游無聲笑了,搖搖頭接著專注自己手上的活。

等到太陽曬過頭頂的時候,他們已經完成了前期準備工作,在廟門處支起了簡易的架子和柴火堆。

“何蕓姑娘,你知道把你綁來這的人是誰嗎?”縱游均勻的翻滾著被木枝串過的山雞說道。

“知道,想置我于死地的人,現在不會再有其他人了。”

在這廟飼里帶了這么長時間,何蕓只需要回顧一下這兩天的種種細節,再加上偏偏是提親前的一天把她綁到這深山老林中,用腳后跟想都知道是她那個“可愛”的妹妹的手筆。

“我看姑娘知書達理,落落大方不像是會被人記恨的性格。”

縱游聽了何蕓的回答,似乎是有興趣想再聽她繼續說點什么。

“這個世界呢,不會因為你善良就變得善良,如果活的沒有底線,誰都不會尊重你。”

何蕓這句話是對著這具身體的前世說的,也是對平行世界里生活在現代被欺騙羞辱的自己說的。

“姑娘這番獨到的見解,縱游贊同。”

何蕓轉過頭看著縱游一身華貴低調的外出服,再看看他臉上正氣的五官盤略顯狼狽和接地氣的傷,忍不住說:“你又怎會出現在這?”

縱游聽她把話頭轉到自己身上,想到自己的這兩天的遭遇,忍不住先放聲笑了兩下:“我的故事……現在自己想來也是覺得十分好笑,縱某不怕姑娘嘲笑,愿一五一十講給你聽。”

原來縱游是離臨安城不遠的宣陽城商甲大戶的嫡長子,這次來臨安是老爺子派他來談一筆重要的生意,誰知隨他出行的家丁里出了叛徒,想謀害他的性命,在剛出宣陽城的官道上里應外合,聯合一支精銳的殺手想要取他首級交差。

所幸縱游這些年一直都在暗自習武強身健體,這才躲過了出人意料的暗殺行動。

饒是縱游出手這么利落也被傷到了幾分,可見雇了亡命之徒的背后主使是真的痛下殺手,不留活路。

聽完縱游簡略完整的講完了自己的故事,何蕓在心里猜測著宣陽城的實際情況,在天子腳下的兩個城市綜合實力應該都差不了,她突然想脫離何家老宅自己在宣陽城再開一家醫館。

縱游把烤好的雞肉遞給何蕓:“將就著吃一下吧,沒有咸味。”

“公子幫我尋找食材果腹,我本就很感激不盡了,怎么會挑剔。”

就在縱游低下頭吃了一口肉時,何蕓這才看見他脖頸下面一寸的位置的衣服都被血染成暗紅,而他卻像沒事人一樣談笑自若。

“你知不知道你脖子下面受傷了?”

何蕓身為一個醫者,只要見到有人受傷的時候就會不自覺化身成工作時的樣子,語氣也沒有察覺的比先前嚴肅三分。

“嗯,在下知道。”

縱游看著何蕓的反應,愣了一秒鐘后答話道。

“公子把外衫脫下吧,我來幫你確認一下傷口。”何蕓放下手中的食物,不容置疑的語氣對縱游說。

“這……不太好吧,若是姑娘會醫術便幫我找些能止血的草藥即可。”

“縱公子,不是小女子存心要恐嚇你,脖頸處的經脈血管縱橫遍布,尤其是主要為心臟輸血帶來動能的幾條動脈,假使之前沒傷到,現在活動半日之后,也有要性命的可能,你現在不讓我幫你查看傷口嚴重與否,到時恐怕會死于荒山野嶺的求救路上。”

何蕓一番話振振有詞,其中還夾雜著一兩個縱游聽不懂的詞語,他看著一臉正氣的女子心下也是存有了幾分敬佩,自己這條命本來就是在鬼門關前撿了一次,再走一遭也無妨,想到朝中更加危險的黨派分子,他也放下了心中忌憚,“那有勞何姑娘了。”

何蕓得到縱游的許可后,要他轉過身背對自己,取下頭頂簪著的銀釵,把血液印染最重的布料用巧勁劃開,看見傷口時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這縱游也真是能忍,何蕓在現代也見過這種傷口,多半是在工地作業時被東西劃到所傷,而在各方面都不發達的古代,何蕓見此傷口也只能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一句對方是真心想要縱游的命啊,把刀磨的這么快。

縱游的傷口豁面平整,沒有一絲停頓,應該是薄且鋒利的刀刃快速攻擊導致的,所以剛受傷的縱游并未感受到一絲疼痛,繼續與對方廝殺,這也達成了他們的目的,群攻不成就欲讓他失血過多而亡。

然而他的傷口此刻不再像之前那樣汩汩冒血,何蕓觀察了一下傷口四周并無交叉感染的跡象:“公子這是自己已經用過什么靈丹妙藥了嗎?我見傷口并無感染潰爛。”

“噢,我用真氣那傷口那處的經脈封閉了。”縱游說。

“……”

古代的各種武功門派還真是好用啊,受傷失血了就用真氣封閉傷口就行,合著這么看來比現代先進醫學產出的封閉針和麻藥都要好用。

由于縱游背對著何蕓,看不見她的動作,何蕓在他身后自然地像前幾次那樣憑空抓出她需要縫合的工具和一些消毒用的酒精棉球與紗布。

把一切東西準備就緒在地上鋪好后,何蕓對縱游要求道:“公子可否解除真氣,我要為你進行縫合手術了。”

縫合手術?應該是把傷口縫在一起?這樣的法子可行嗎?聽了何蕓又說出一個他不懂的“手術”后,縱游在心里再次短暫的思索片刻。

他的身世對何蕓有所隱瞞,縱游的真實身份是當今圣上定的太子——宗游。身居皇室高位,他從小就見過不少奇珍異寶,一些新鮮有趣的異聞也沒少聽過,可是頭一回聽到有人要把受傷的傷口縫起來。

“好,我聽你的。”

何蕓已經給了縱游足夠的驚喜,他打算信人信到底,左右都已經落得這步田地了。

果然脫離真氣保護的身體一下虛弱不少,縱游險些脫力栽倒,何蕓一把扶穩他,先是為他的血型做了一個測試,測出是A型血后拿出準備好的血袋放置一旁準備為他輸血。

何蕓拿出醫用針線,把縱游的傷口消過毒后,開始進行縫合。

由于縱游常年練武的習慣,縫合進行的很成功,沒有多余的脂肪阻擋,何蕓給縱游只注射了一小部分麻藥,怕他在失血過多的情況下注射多劑量麻藥昏睡過去。

何蕓縫完最后一針后,拿出紗布給縱游包扎。

“縱公子,這個縫線需要七天之后拆除,到時你告訴大夫拿剪刀剪斷抽出即可。”

“還需要拆除?”縱游聽了一愣,“那豈不是會牽扯壞傷口?”

“這個你不需要擔心,傷口縫合在一起就會慢慢痊愈長合,這個線也是貼合皮膚的肌理線,拆除很容易的。”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豪門世家小說
  3. 江湖恩怨小說
  4. 宮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