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疏枝玉瘦蕭白露

更新時間:2019-06-26 00:00:12

疏枝玉瘦蕭白露 已完結

疏枝玉瘦蕭白露

來源:掌文作者:宋玉悲分類:言情主角:玉疏蕭琦

火爆新書《疏枝玉瘦蕭白露》由宋玉悲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玉疏蕭琦,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那一年,玉疏被親生父親賣進了尋芳閣,淪為妓子;而蕭琦,是風流倜儻,處處尋歡的王爺。驚鴻一瞥,她成了他的女人。朝堂爭斗,人心算計,他和她終究在歲月的蹉跎中擦肩而過。多年過去,如今她是小有名氣的畫師,男扮...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她睡意一下沒了,只覺得尷尬極了,嘴巴先于腦子做出了反應:"您......您不是........福公公.......?"

那男子這才扭過頭,并未看她。

只一個側臉,玉疏卻看得清楚,立馬白了臉色,正好個人猶如被定了身立在原地一動不動,連呼吸都不敢了。

"本王是誰?看清楚了沒有?"這朝中誰不認識他?蕭琦語氣冷了,抬頭去看剛剛那個無禮之徒,只一眼,也愣了。

他神色詭異,怔了半晌說不出話來,他嘴巴微張來不及說話。

玉疏已經拔腿跑回殿里去,可她,又能跑到哪去.......

玉疏渾身冷汗都在往外冒,一邊跑一邊頭腦發昏憶起往事,

猶記上次這般緊張,還是初遇蕭琦的時候。如今周遭景物變換,心境卻兜兜轉轉又跟五年前無異,簡直可笑至極。

她慌慌張張沖到武英殿的后面的一處院子里,躲在一叢灌木的后面哆哆嗦嗦的發抖,雙腳一直蹲著蹲的

發麻也不見有人跟來,在那處陰暗的地方,她雙手握十一遍一遍的禱著蕭琦沒有跟來,沒有跟來,沒有跟來........

一直到墻角的爬山虎葉子刺她的耳朵,癢的受不了正要起身時,卻聽見身后一陣腳步聲。

來不及再跑,嘩--的一聲,她整個人被蕭琦抓著衣領提起,一雙大手狠狠的將她摁在潮濕的墻上,她悶哼一聲,是爬山虎堅硬的根硌了后背。蕭琦下手一向重,后背肯定淤青了。

很疼,可她不敢發出聲。相比對他的恐懼,這點疼又算什么呢。

傍晚的天色昏暗,他的臉隱在黑暗中讓人看不清神色,再開口聲音卻啞了大半,還帶了咬牙切齒的恨意:"何!玉!疏!"

玉疏的眼眶率先紅了,他的臉挨著自己,熱熱的呼吸噴在自己的臉上,敏感如她只能拼命歪著頭躲避他的棲息。不敢看他,歪著頭將視線移到別處,嘴里條件反射般的反復叨念著一句話"我不是,我不是的..........."

蕭琦腮幫子咬的鼓鼓的,強忍著一巴掌拍死她的沖動,松開攥緊的拳頭一把捏住玉疏的下巴,強迫她跟自己對視:"你當本王是瞎的么?"他眼眶也紅了大半,顯然是被氣的。

"我是何煜臨,不是什么何玉疏........大人,您認錯人了……"她說到最后,聲音也小了,也覺得自己說出來的話可笑的很。

"本事大了,還扮敢男扮女裝混進宮?"

他手上力道越來越緊,心里的怒氣高漲,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毅力才控制自己的力道,就怕不小心傷了她。

"還在騙我?你當真能騙的過本王么?你這身子每一寸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便是化成灰本王都記得住!"他聲音都被氣的顫抖了,說完不管不顧直接鉗住她的臂膀拖著玉疏往外走,也不管那些畫軸了,"我們還有一筆賬沒算!跟我回府!"

玉疏嚇得魂飛魄散之余,還記得這是宮里,抱著他的手不停的掙扎,不斷敲打著他手臂,聲音里是抑制不住的顫抖和害怕:"我不去!我不去!你放開我!"

蕭琦被她一鬧,當真就停住了。

拉著她的手也停下了,還是背著她的姿勢一動不動,好像世間萬物都靜止了,她的心跳也是,唯獨風還在提醒著她。

進宮當畫士是皇命難拒,時下雖有女畫士,可她非要扮男子,不是欲蓋彌彰是什么?四年前一走了之,可該在的還在,不會跟著她走。她以為換個身份,那些過往就會隨風消散,可那些不堪分明是刻在骨子里的。

到上京的那一刻,就意味著她會遇到蕭琦,更可笑的是她還住在人家府上。

她以為蕭琦娶了鄭蓉佩后會忘了她,她不過是九王茫茫人生海中一粒沙子,落了海就銷聲匿跡,連水花都濺不起來。

她對蕭琦是恨的,恨的背面是什么?她不知道。

她的人生是不斷的豪賭,四年前賭輸了,現在也是。

她以為蕭琦看見她后,會一笑置之,云淡風輕地走過,那般驕矜的、高高在上的會連她的身份都懶得戳破。

可惜錯了,蕭琦顯然氣的不清。可是她明白,他到底在氣什么?

玉疏的眼睛漸漸濕潤,淚眼朦朧的看著他背影,不知道,想不出來。

他一言不發,她也一聲不吭,兩個人就這樣站著。

到底是紫禁城里教養出來的皇子,氣成這樣了,礙著在宮里也不曾失了分寸。氣過了頭,憋著的語氣也變了調:"怎么?先生想在宮里算賬?"他輕笑,表情卻是極怪異的。

玉疏有些膽怯,撇過頭不看他,蕭琦又一把拉著她往宮外走。出了殿門玉疏也不鬧了,跌跌撞撞的走。

武英殿本就冷清偏僻,加上到了晚膳時間宮人們都用膳去了,蕭琦到底顧著她的身份挑的路都是樹底墻角跟,故而一路上并沒有遇上什么人,只是到了西華門有幾個侍衛看見了也是目不斜視權當沒看見。

開玩笑,這可是九王,別說是拉著個男子了,就是當街摟著男子親嘴,他們也只能自戳雙眼啥也沒看到,只不過此事似乎證實了坊間傳聞,九王確實是個斷袖........

無心理會侍衛的八卦眼神,蕭琦一把把她抱到馬上,上了馬一夾馬背就要走。軍營也不去了,直接往王府奔去。

傍晚人不算多,也有路人神色怪異地看著他們,指指點點。

玉疏也顧不上什么往日恩怨了,丟臉的很生怕人認出來,一臉通紅地往他懷里埋。

頭頂傳來輕笑。"方才不是還不愿意走的么?知道我是誰了?"這人嘴里說不出什么好話,玉疏一動不動也不理他。

他一手拉著馬繩,氣還沒消,見玉疏不理他,另一只手一把扯開她束發的簪子,"不理本王?長本事了?"

玉疏被他扯得頭皮發麻,誰不生氣?她臉通紅的,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氣的,亦或是疼的,眼角還帶著星星點點的一點淚珠,氣呼呼瞪著他。

蕭琦本想繼續欺負她,低頭一看愣了神。小臉白白凈凈,眼下泛著粉紅,偏眼角含淚,教蕭琦想起王府后花園那片池塘里的荷花,嬌艷可人。這副皮囊比四年前更平添妖艷,脫去稚嫩,青絲散落,隨風飄著劃過他的脖頸,他的喉結。

馬一顛一顛的,懷里這般嬌小的柔軟的,手還在他身上亂動,偏她沒自覺。

喉結滾動。

自認識她以后,就只有過她一個人,后來她走了,他氣的連找三個女人,可惜連小帳篷都支不起來.......

一手揮開那幾個人女人換了一撥,結果還是一樣,他不死心,一晚上換了個五個地方連著來了好個美人,折騰了一宿,全都不行。他花了大筆錢把那些知情的女人贖身封了她們的嘴,警告她們誰泄露半個字,他要了她們的命,他非良人,他的善,只對她一人。

他知道,他敗在她手里了。

這些年,他全靠右手解決,早已習慣沒有她的日子。可現在見著了,他也是個正常男人,哪里禁得住她這樣無意撩撥?當即小腹一陣熱流。"別亂動。"他暗罵。

玉疏自是感應到了硬邦邦的一柱擎天,這大庭廣眾之下,兩人又是這樣的情況,他居然........他居然...........

玉疏氣惱的上牙緊緊咬著下唇,直接負氣地把腦袋往他胸口狠狠一砸,再朝上面咬了幾口,蕭琦自然又是一頓悶哼恨不得當場扒了她褲子,打她的**狠狠教訓一番。

馬顛簸著到了王府,蕭琦依舊沒有松手一路拖著她直接往自己的院子里走,玉疏低著頭任他拉搡著,下人們眼神怪異地很,像是見了鬼一般。

等蕭琦把她往塌上一扔,門砰的一關,她也不曾說話。

平時再虛張聲勢,到他面前都化為烏有。

"不是伶牙俐齒的很么?怎么不說話了。"他坐在一旁的書案上,瞇眼看她。

"說不過王爺。"她聲音悶悶的。

"曉得說不過就給本王乖乖交待,說,為什么男扮女裝?又為什么當了畫師?膽大包天!居然敢混進皇宮犯欺君大罪!"他翹著腿視線眼睛根本不看她,但語氣卻異常的嚴厲,如此一來,他像是錦衣衛,審問著詔獄里的犯人。

玉疏叛逆心作祟,四年前不敢忤逆他,如今他憑什么這么對她?

不由得將頭一昂頂了一句:"關王爺什么事!"

蕭琦食指敲著桌面,一下一下的,她的心跳也跟著跳,"你那師兄還好么?"

玉疏一愣,他怎么知道師兄的?又關師兄什么事?

蕭琦走到榻前,擺出一個曖昧姿勢來,拽著她的手腕,臉貼到她耳邊,語氣不善:"先生可知外面都在傳什么嗎?本王有斷袖之癖。"他輕聲說,"穿成這樣,玉疏這是來投本王所好了?"嘴上從不饒人,見玉疏這樣,自然要討回來一二。

小說《疏枝玉瘦蕭白露》 第十六章 算賬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輕松爽文小說
  2. 輪回重生小說
  3. 仙俠小說
  4. 豪門世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