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打死我也不上天

更新時間:2019-06-25 23:42:52

打死我也不上天 連載中

打死我也不上天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貳月貳捌分類:仙俠主角:白決白玉容

主角叫白決白玉容的小說叫《打死我也不上天》,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貳月貳捌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前世,白決兢兢業業地求仙問道,歷盡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大是大非,終于被逼瘋。灑金血,剜仙骨,散盡三千功德,魂飛魄散,鎮壓朔方。救苦救難一世,死無葬身之地。然而,何方“神圣”與他卷土重來之機?陰謀?陽謀?我...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溪頭近水花先發,花苞初綻,粉腮含雨,這已是桃源地界的第六度花開了。

鶯歌燕舞,一派升平景象。

白決睜眼,環顧四周。

他雙手合十向天,被長鞭吊著掛在老桃樹的橫臥粗枝上,身下是汩汩的流水,波光明滅。

“醒了?”

白酒抬頭一看,在陽光里站著的似乎是白玉容這個魔道。

仙魔兩道其實很容易區分,一道所修為山河靈氣,另一道所修為天地魔氣,二者有根本的不同。

余典說她是妖女,沒錯。

但白決總覺得,他還有什么話沒告訴自己,大概還是很重要的話。

于是,思來想去,白決只想到一個可能。

“白姑娘,你入魔,是不是有什么委屈?”

白玉容聞言先是一愣,接著放聲大笑,笑完俯身,冷冷地吐聲道:“兒呀,你就這么喜歡你娘我?”

白決仿佛聽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茫然了一瞬。

“呵,要不是你長得像那個**,你以為我會在乎你的死活?”

“我——”白決心上涌起氣血,劇痛席卷而來,由奇經八脈涌向四肢,聲勢浩大,不可阻擋。

白玉容用手緊緊地掐住了白決的下頜,行狀瘋癲道:“你就是個怪物!不忠不孝不悌!居然妄想染指尊長!目無天道綱常!**啊兒子,哈!真不愧是你那個癡情種父親的兒子,哈哈哈哈哈……”

那些不屬于白決的記憶翻騰進了他的腦海,像陳年的沼澤泥淖,安靜地,一點一點吞噬了他的意識。

柏自在其實不姓柏。

他是素景御洲珞珈山上古白氏的少家主,身世煊赫,自打出生就被捧在祖父母的心尖上,縱然是素景九洲百家仙門的嫡傳子弟都得略避鋒芒。

不過,也幸好,柏自在極少出門,就算是出門也從未離開過珞珈山地界。所以,并無什么放縱蠻橫之名。

白決想了想,那時候他在哪?

好像是跟著他娘在四海為家,行乞度日。

轉折就發生在柏自在十五歲上,原本他修習白氏家傳的功法珞珈十八拍,早早半步金丹,被傳為不世之天才。

——白決一哂,他乃先天金丹,大約天下二十三洲上下數萬年也找不出幾個。奈何命途多舛,修為一廢再廢,這先天之靈有與沒有差不了多少。

柏自在生平第一次遠游素景九洲,在寧洲遇到了此生的劫數。

美人遭難,年少氣盛。

只一眼就耗盡了紅塵滾滾,他孤身抵擋住萬尸鬼宗的長老,于千軍萬馬中一臂挽救了無助的弱女子。

柏自在天性溫柔,后天過得又是安逸日子,以為世間萬事總是邪不勝正,以為世間萬物總會圓融如意。

所以他答應了照顧這個姑娘,沒有期限。

日久生情,也是尋常。

誰知道伴著美人而來的往往是接踵的麻煩。

克服困難的過程讓他越來越沉迷于對這個善良美麗可愛姑娘的好感中,九九八十一難,幸好他不是一廂情愿。可就在柏自在希望與其永結同心之前,那位姑娘被萬尸鬼宗的長老汝何辜劫走,慘遭迫害。

柏自在一念入妄,終成魔障。

——白決心道:也是癡心太過,仙途逆天,哪里有這等閑情?

那姑娘也性情大變,幾乎沒有了往日半點影子。虧柏自在還能容忍她,居然連“我不喜歡你以前的樣子,那讓我想起往日的不堪”這種鬼話都聽進了心底。

一朝刀削斧刻,他戴上了鐵籠頭,重塑容貌。

——白決忽然毛骨悚然,看他搞成的這個樣子,莫非這柏自在要他娶的是他白決的娘親?然而他轉念一想,他娘親乃不周山靈,如今早已去世多年化歸天地,就算是個誓約,那也是做不得數的,沒甚可慮。

接著這兩人羈絆又牽扯,柏自在初心未動,竟然也帶著人回珞珈山準備成親。

但是,若這位姑娘是普通的魔道也就罷了,哪怕是個無惡不作的邪魔,珞珈山白氏也有能力收留她,只要柏自在喜歡。

可惜那位姑娘不是別人,正是十余年前因情癡狂親手毒殺了珞珈山老祖,而被除名族譜勒令永遠不許踏入珞珈山半步的白玉容。

更諷刺的是,柏自在恰恰是白玉容唯一的親子,那段孽緣的見證。

天塹已經劃下,人倫禮法壓在還有些懵懂的柏自在身上,以至于白玉容為祖父母重傷驅逐出珞珈山,而他也被押解到悔過崖反省悔過時他都沒有想明白事情怎么就到了這個地步?

虎毒尚且不食子,為何白玉容竟能做到這個地步?

沒有人能夠想象出柏自在這百年間過得是什么樣的日子。他自此在白家徹底失勢,從云端跌到深淵地獄的泥淖之中,只是一瞬。

那些遠親近仆最喜歡的事,就是跑到悔過崖拿那個“曾經的天之驕子”尋開心,因為這世上怕是再沒有比柏自在這個孽子更可笑的玩意了。

“怪物!”

“嘿,他居然喜歡他娘!**啊哈哈哈哈……”

“什么玩意兒吶,啊?”

“真是白家‘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天才啊,呵。”

凡此種種,數不勝數。從最開始聽都聽不得,到最后麻木地盤腿打坐,柏自在內心壓抑著難以知悉的怨恨憤懣痛楚。

百年后,劫云蓋頂,九重雷劫降下,整個珞珈山仿佛這時候才意識到,他們有個驚才艷絕的后輩,在不知不覺間就進入了化神期。

筑基,金丹,元嬰,化神距離最后的渡劫不過是一步之遙。

白家死了老祖,是以急需有后輩填補震懾力。這時候所有人都選擇了失憶,柏自在又變回了那個天縱之才。

他出關,悔過崖千尺絕壁寸裂。他白衣如昨,笑容溫煦,就好像一直都是這樣恬淡無欲,從未有過什么齟齬。

不過,有些事不是說放過就可以放過的。

家主冊封大典以柏自在于內堂吐血未出做結,彼時他的血液已經不是殷紅,而是一種淡泊的金色。

仙血為金,乃是金丹化碧所致。

白玉容恨極了那個人,恨極了那段情,也恨極了柏自在,但最恨的還是她自己。

她不愿容顏凋零半分,服用了駐顏丹,天上地下黃泉碧落再沒有什么能催老她的芳華。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腹中的柏自在深受其害,無論如何都打下了化神碎脈的死結。

——也難為他的奇經八脈會碎成這個離譜的樣子,原來如此。白決心中暗想,卻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駐顏丹,真有這等效力?白玉容當真這般喪心病狂?

四五百年前,正是柏自在最后的心念成灰,隱遁入萬丈紅塵之時。彼時凌天門大劫,仙魔聚首朔方原以東半步巔,大軍壓陣清澴七十二洞天云海。誰知道珞珈山居然還能在這時遭魔界不明武力突襲,化為一片烏有,引得仙道震驚。

柏自在縱使知道了,也遠在天邊,修為俱滅,有心歸家,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獨自避世再不過問世事。

后來白玉容居然還尋到他幾回,上門幾番糾纏,直到柏自在痛下決心召來了白決。白決細想之下,發覺大概是他在不知情下讓人扒了那件自己脫不得的魔靈衣,被白玉容瞬時知道了藏身之所,這才讓她打上門來。

以往時日,遇到這般情況,白玉容都會下了殺手,焦土十里,寸草不留。誰讓他們膽敢招惹她白玉容的兒子呢?

可是,這次是怎么回事?

白決還來不及細細推究其中的蹊蹺,柏自在留下的沖天殺念便席卷了一切——

殺了她!殺了她!她必須死!必須死!死!

瘋狂的吼聲還回蕩在心頭,白決無奈地嘆了口氣,如果白玉容是無辜的,那他還真不好下這個手。

想來前幾日在山上遇見的那個鬼嬰也是她煉祭出來的邪物,且養得時間也長了,曾經見過“柏自在”的,因為對他熟悉,才會如此撒嬌。

更何況桃花羅剎之名,他前世便已有所耳聞。此人素性放蕩,喜勾搭美男子,引其動心,拆其姻緣,亂其紅線。

照理說,世間唯一能斷紅線的東西應該是月老的剪子。

可人心難測,諸事難猜。

聽說桃花羅剎以一己之身,系了千百線頭,不可思議,駭人聽聞至極。

怨懟四起,家破人亡,為禍九洲之事不在少數。

縱然錯不都在她一人之身,可是有些事做了便是做了,哪里容得人狡辯?更何況白玉容為煉邪功,殺稚子以補先天之氣,殺弱女以填陰煞,鑄下無邊殺孽,罪無可恕!

于是,義憤填膺的白決艱難地解開鞭鎖,摔進斑斕石子鋪就的清溪里,一身濕,滿頭花雨,狼狽不堪卻依然不解意氣。

接著,爬起來就——跑了!

連筑基都不是的廢物點心對上成名多年的化神魔道,誰不跑誰傻,誰樂意傻誰傻,誰傻都不能是白決傻。

他要是傻,也不能好好地養個非親非故的兒子,還在眾多師門仇家的眼皮子底下又成了次仙。

如今只可智取,不可硬拼。

三十六計,走為上。

然而,白決到底還是太低估了桃花羅剎。

只見高約三尺七寸的興無界碑石前游龍戲鳳,春色滿園。

一陣風過,吹動衰草連天。

天、天啊。

白決被活活堵在了興無與停鐘界石前二十三尺,滿天飛花,視線飄忽。

這等東西看多了,怕是要長針眼。

白玉容媚笑了一聲,從那名俊俏的金丹修士的身上下來,凝脂般的柔荑輕輕地彈了彈落下的裳擺,丹紅的朱蔻顯得妖嬈而致命。

“你終于來了。”

白決深吸一口氣,擺出冷眼道:“白姑娘怕不是專程在此候著我吧?”

“小哥哥,你在說什么呢?”白玉容嬌嫩的臉上露出了天真而迷茫的神色,一步一步地向著遠處的白決走來。

白決心下嘆息,“小哥哥”對柏自在來說是多么致命的一個稱呼,如果今日是真的柏自在于此,大概已經怒火攻心直接氣昏了吧?

可惜,他已經不在了,如今存在的只是白決,那個極為道貌岸然管殺又管埋的功德道散仙白決。

“誒呀,小哥哥,你是不喜歡玉兒跟這個人廝混在一起嗎?”白玉容笑吟吟地對著白決,伸出手指,指著那個神志不清扒著她大腿不讓人離開的修士。

白決低頭盯著他看了一眼,那人衣袖上的吞天山河紋寒了他的眼,他笑道:“白姑娘,你就不怕承天劍宗的長老來圍殺你?”

白玉容楚楚可憐瑟縮了兩下,弱弱地說:“玉兒好怕啊,小哥哥。你救救玉兒吧,玉兒,玉兒最喜歡你了呢!”

如此令人作嘔的姿態由美人做出來卻自有一番風味,若這里站得是個心志稍微有些不堅定的,大概已經撲上去動手動腳了。然而,能夠獨身行走凡俗百年歷盡紅塵不遮眼的老光棍白決自然是不會被這點伎倆所惑。

他張嘴,正要說些什么,卻被白玉容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堵了回去。

只見那白玉容微微低頭,對著那名修士困惑道:“小哥哥不喜歡你呢——怎么辦,玉兒不想讓他生氣呢——啊,玉兒有辦法了!”

霎時血花四濺,染紅了滿地花瓣,斑駁陸離,帶著最無情的凄美。

白玉容居然直接抬手爆了那人的靈臺,她的指尖上沾染了一絲嫣紅,無辜地笑著,歪歪頭道:“小哥哥,你高不高興?以前你要玉兒這樣做了,玉兒照做了之后,你都會很高興的呢。”

白決見過的喪心病狂之輩多了去了,光這點倒還不至于讓他動容,但到底還是讓他徹底冷了臉。

“白玉容,你好大本事。”

白玉容聞言又笑:“小哥哥,我最喜歡看你用浮生姐姐的臉生氣的樣子了。”

“這是承天劍宗的什么人?等等,你說白浮生?”白決并不理會白玉容的瞎話,反而趁著對方沒有動手的心思盡量弄明白一些事情。

“啊,承天劍宗?哈哈,哪里還有什么承天劍宗?小哥哥,你怕不是跟凡人住傻了吧?承天劍宗早在百年前就被滅門了呀!”

白決愣在了原地,連他娘親的事都忘記了追問。

承天劍宗,滅門了?

世人皆知,功德道散仙白決有一至交好友,乃是承天劍宗門下休離劍主秩行淵,性情冷淡若非必要絕不出世,一身吞天道服姿容俊逸不凡。更讓人驚嘆的是,白決戰死朔方原前撐著最后一口氣將獨子托付于他,并且逼他許下了以劍鎮朔方的承諾。

但是沒有人知道,秩行淵,就是那個出賣了白決,害得他落入魔道之手淪為禁臠的罪魁禍首。

休離劍主光風霽月,青霞觀主飄渺出塵,功德白仙救苦救難,此乃仙道三至友。沒有人能想到,他們之間居然也會有決裂的時候。

白決還沒從中理出個頭緒來,就聽到耳畔炸雷般地響起一句話——

“你不是他,你是誰?”

小說《打死我也不上天》 第五章 桃花羅剎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娛樂圈小說
  2. 輪回重生小說
  3. 游戲小說
  4. 江湖恩怨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