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重生 > 重生之智法通天

更新時間:2019-06-21 10:32:00

重生之智法通天 已完結

重生之智法通天

來源:掌中云作者:孤心不羈分類:重生主角:劉迪藍屏兒

主角是劉迪藍屏兒的書名叫《重生之智法通天》,是作者孤心不羈所編寫的重生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個接地氣的仙俠世界,一個關注愛情友情親情的修仙大道。一個相貌平凡,低調做人的少年,在爾虞我詐的修仙世界里的左右逢源,悶聲發大財的進階之路。一個有勇有謀有激情的少年的一路征程。一個資質平庸的少年憑借自...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平靜的小日子就這樣淡淡的過著。

這一天,劉迪凌晨來到草坪,卻發現鐵匠叔與大強叔卻也都在。兩人都是一臉的凝重,看樣子似乎在等自己。自兩年前,他們就極少上來了。這次出現,怕是有事發生。

劉迪走上前招呼之后,三人席地而坐。

果然,鐵匠叔開口就道:“這次我們有麻煩了。”

看了看劉迪詢問的眼神,解釋道:“朝廷找上我們了。東域邊境倭國入侵,朝廷屢戰屢敗,節節后撤,已經喪失了六座城池。西域也一直騷亂不斷,需重兵把守,如今是捉襟見肘。朝廷兵員大大不足,征召天下,擴充軍援。”

劉迪奇道:“我們隱居于此,朝廷如何得知?”

鐵匠叔沉吟片刻,輕嘆道:“其實,事實的真相我們一直未曾告知于你。現如今你修煉有成,年歲漸長,性子也越發沉穩,是該告訴你來龍去脈了。當年我們燕云軍團之所以破滅消亡,其根本原因在于一個人!”

隨即咬牙道:“他就是當今權相張夜庭!此人當年與黃天玉大人號稱左宰右相,兩人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共同操持燕國大小事務。我皇性子溫和,寬容大度,自是用人不疑,將國事放手于張黃二人。如此一來,年歲日久,二人權柄日重。所謂一山不能容二虎,于是二人之間從最初的協作同僚慢慢的演變成了臥榻之虎!”

劉迪心道,古往今來前世今生,莫不如此,倒也不新鮮。

鐵匠叔長嘆一聲:“終于在十幾年前的時候,兩人暗中較勁各有輸贏后,撕破了臉皮開始了無所不用其極的激烈手段互為打擊。而我們燕云軍團隸屬黃大人,乃是黃大人擁有的最強軍事力量,自然首當其沖。雖然不知道你父親究竟死于何因,但是與張夜庭絕對脫不了干系!”

說到此處,鐵匠叔看了一眼劉迪,道:“那時你年幼,我怕告知于你,你少年心性按捺不住報仇血恨。而你體弱無力,又能奈何?徒然影響你的成長,于事無益。現如今你修道有望,習武有成。雖是年少,卻也算有了自保之力。更是明事理,懂忍讓。相信就算你知道這一切,也會冷靜籌謀,更圖長遠。”

劉迪沉聲道:“兩位叔叔請放心,我不會逞血氣匹夫之勇。定會謹慎籌劃,忍辱蟄伏,待得時機,報那殺父之仇!”

鐵匠叔贊許的點了點頭。

這時大強叔接話道:“這次朝廷把我們找了出來,分明就是張夜庭這個老賊子的奸計。如今黃大人權勢日微,大不如昔。朝廷唯他張夜庭一家獨大,朝廷的旨意其實就是他的旨意。將我們找出來去抗擊倭國,分明就是借倭寇的手,除他后患!”

鐵匠叔苦笑道:“那又如何?朝廷其實一早就知道我們隱居于此,張夜庭更是清楚的很。只所以不動我們,無非是怕事跡敗露,寒了天下將士的心罷了。畢竟我們已然卸甲歸田,又不曾作奸犯科,要想動我們,這個由頭可不好找。現在機會來了,美名曰讓我們燕云軍團余部為國效力再續榮光。事實上,如若我們打贏了倭寇,為張賊子平添了軍功。打敗了,自是永絕了后患。他這是陽謀,我們無從抵擋。”

三人俱都沉默下來。

半晌,鐵匠叔長吁一口氣道:“罷了,就算是被張夜庭所利用,但至少也還是為國效力的。倭賊老子早看著不爽了,現在機會來了,狠狠的教訓他們一番!讓其知道我們燕國之勇士的厲害!”

大強叔哈哈大笑道:“打他娘的!老子許久沒砍人了,手正癢癢呢!”

隨即鐵匠叔正色對劉迪道:“這次我們村寨的成年男丁怕是全要去東域戰場,村中雖然只留下老**孺。但是我們在前線抗敵,朝廷絕不會如此不智來對付我們的親屬。方圓數百里也就一個土匪窩五連寨。雖然以前與我們有過小過節,但也不會如此不智趁此來騷擾村寨。要知道一旦惹怒我們,我們雖然人少,卻是訓練有素的正規部隊,猛虎之獅。要是挾恨而回,可不是他區區一個土匪窩能夠抵擋的。因此村中安危自是無虞。你的任務就是修煉修煉再修煉!絕不能有絲毫懈怠。要知道一旦我們戰死沙場,村中數百號婦孺就全托付在你身上了,你得有保護他們的能力。”

劉迪霍的站起身來,挺直了腰桿。大聲道:“村中都為我親人,護其安樂,職之所在!定不負叔之所托!”

鐵匠叔微笑道:“這點我是深信不疑的,村中任何人在外面被欺負了,你小子肯定第一個沖出去拼命。”

大強叔在旁也哈哈笑道:“石頭這小子,跟他老爹一樣,也是個重情重義的好漢子!”

劉迪憨憨的撓了撓腦袋問道:“鐵匠叔你們準備什么時候出發?”

鐵匠叔站起身來,走到山邊處,凝望著山下的村寨。此時村寨正是做早飯的時刻,裊裊炊煙在家家戶戶升起,村寨在晨霧與炊煙的遮掩下,像極了人間仙境。

鐵匠叔看了半晌,淡淡的道:“今天!”

下午時分,送別了自家男人,父親,兒子,兄弟們的眾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如往日一般,洗衣的洗衣,做飯的做飯,村寨依然是一片寧靜。

但是劉迪知道,今夜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當晚,劉迪第一次沒有打坐修煉,徑直來到了葉兒的家中。

葉兒的父親是個獵戶,劉迪平日都稱柳大叔。是當年燕云軍團的一名普通的弓箭步卒,此次也在東征之列。

小丫頭因為劉迪的到來暫時忘卻了離父之傷,兩人緊挨著坐在門檻上。望著天上皎潔的明月,未發一言,直至天明。

在此之后,劉迪加大了修煉的強度,縮短了修煉的時間。省出更多的時間陪伴葉兒。

以前那個大大咧咧伶牙利嘴的小丫頭如今亭亭玉立溫婉可人,個子也都及上了劉迪的肩頭。

劉迪帶著她去溯溪,去攀巖。

當然,攀巖的時候,葉兒只是靜靜的站在崖巖下。抬頭望著劉迪在巖石上挪騰跳躍,大大的眼睛里沒有絲毫的擔心,只有滿滿的幸福。

如此平靜喜樂的日子持續了三個月。

這一天,劉迪把葉兒帶到了村寨的東峰之上,這是四周最高的山峰。

以前劉迪就想過攀登此峰,卻是力有未逮。現如今修煉有成,環抱著葉兒的纖腰,頓飯功夫便以登頂。

在山頂上劉迪放下葉兒。小丫頭緊張的手足無措,倒不是嚇得。看那紅的不行的小臉蛋,就知道這丫頭是羞的。

劉迪啞然失笑,卻也不去逗她。徑直走到一塊大石頭上坐下,拍拍身邊的大石道:“來坐吧。”

小丫頭蔥白的小手指擰著衣角,扭捏著走過來輕輕的挨著劉迪坐下。

劉迪望著前方一望無際的無數山嶺,輕輕的道:“葉兒,我們怕是要分開一段時間了。”

葉兒像受了驚的小兔子一般,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急切的道:“石頭哥,你要去哪里?”

劉迪微笑著撫了撫葉兒略顯凌亂的秀發:“我近期修道一無寸進,面臨瓶頸。如果再是這般每日枯坐運功,怕是無法突破了,必須出去歷練了。”

葉兒也沒問他瓶頸是什么,只是輕輕的問道:“大概多久能回?”

劉迪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也許一年,也許數年。”

葉兒眼眶一紅,沉默下來。

劉迪忽然笑道:“葉兒,如果我在五年之內回來,你,愿不愿意嫁給我”

葉兒頓時一驚,瞬間反應過來。原本強忍著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哽咽著抽泣起來。然后緊緊的抱住劉迪的腰間,再也不愿松開。

兩人就這樣相擁,在峰頂上坐了良久。直到夕陽西下,晚霞漫天。

劉迪拍了拍葉兒的秀肩:“晚了,我們該回家了。”

“嗯。”葉兒像是在呢喃,臉蛋兒又是紅紅的了。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那夕陽的余暉。

劉迪環抱著葉兒,轉身欲走之時,又最后一次環顧了遠方的群嶺。

對懷里的葉兒說道:“我現在很想說一句話。”

葉兒又羞又喜,將頭埋進劉迪的懷里,以為劉迪又要說什么甜言蜜語了。顫聲道:“說什么呢。”

卻不料劉迪絲毫沒注意到葉兒的感受。只是用一種很欠抽的文藝表情遙望著遠方群嶺,朗聲道:“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小說《重生之智法通天》 第6章 一諾便是責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江湖恩怨小說
  2. 仙俠小說
  3. 百合小說
  4. 虐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