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劍出隋山

更新時間:2019-06-13 12:04:45

劍出隋山 連載中

劍出隋山

來源:朝夕閱讀作者:柯智分類:武俠主角:崔佑洛離

主角叫崔佑洛離的小說叫做《劍出隋山》,它的作者是柯智創作的武俠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華夏之大唐,自唐祖皇帝李林立國一統中原,至今已有六百余年。六百個春秋交替非但沒有讓這個國家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衰落,反而愈發的強盛起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曾經一名二十歲的西蜀棋士入了中原,殺遍朝野上下所有敢自稱能稱名家的棋手,在長安十五日內對局七十一場,七十一場全勝,無一險局,無一僵局,從來都是這位棋士執子從頭到尾壓著對手屠戮。

此事驚動了先皇唐涼宗李顯,他將這名棋士傳喚上殿望著一頭烏發散掛器宇軒昂的棋士問道:“你一西蜀棋士來中原下棋做什么?”

棋士見了皇帝竟然大放厥詞,仰著頭意氣風發道:“為證西蜀紋枰能比中原,為證在下烏鷺之術天下第一。”

這年輕的大話惹得朝堂上哄笑一片,文武百官紛紛搖頭等著皇帝如何去懲治著毛都沒有長齊的西蜀狂士。

先帝止住了笑聲大手一揮派出了三名宮中最有名望的棋待詔說道:“這三人,你挑一個,贏了一切好說朕便送你一個天下第一,輸了便滾回西蜀一輩子別踏足長安!”

年輕人卻一反狂士常態的搖了搖頭。

先帝揶揄道:“怎么你一個敢自稱天下第一的棋手還會怕這三位年過半百的棋待詔?”文武百官又是轟然大笑起來。

棋士站在大堂中央,正前方是坐著龍椅高高在上的皇帝,左右兩側是等著看自己出丑的文武百官,而身后是三位跪著的號稱大唐棋力最強的棋待詔。他淡然的朝皇帝微微施禮說道:“在下請求同時對弈三人,在下蒙眼下盲棋,再讓每人五子!”

語不驚人死不休,此言一出自然引來了朝堂之上的一片嘩然。皇帝老兒也被這狂士的無禮惹得怒目圓睜,他猛的一拍龍椅喝到:“黃口小兒,好!朕今日就看你如何蒙著眼在讓了每人五顆子的情況下下贏朕的三位棋待詔。”

棋局就設立在大殿之上,棋士蒙上了雙眼聽著三位棋待詔的報子。

只是今日的棋局卻不同往日一般,以殺伐凌厲著稱的西蜀棋士此刻所對弈的三局棋雖然走勢都各有差異,卻都有一種被對方牽著鼻子走的意思。皇帝早就聽聞這位西蜀棋士的棋風兇狠,可今日這人卻被自己的棋待詔打壓的如此狼狽,不免的嘲笑道:“看來吹破了天的天下第一棋力也不過如此啊。”

蒙眼棋士自然能聽出皇帝為何如此一說,他轉身對皇帝微微施禮然后解釋道:“其實想贏三位棋待詔很容易,只是在下在想著如何一手子能夠將三人的大龍全部屠掉。”

皇帝一看這人都已經死到臨頭居然還在嘴硬也不忘落井下石的問道:“哦?那朕倒想看看閣下這一子屠三龍的壯舉了。”

棋士又鞠了一躬說道:“恭敬不如從命。”烏發散落的狂士轉身走到棋盤更前對著負責落子的宦官令道:“落子!平八六!”

宦官得令在三個棋盤的同一位置分別落下的一枚白子,落子的一瞬間三位棋待詔頓時面如死灰紛紛跪在了地上。廟堂之上文武百官的棋力不盡相同,但是看人的本事卻都是有一些的,見到三位棋待詔同時下跪,眾人也明白這位蒙眼的西蜀狂士真的一子屠了三龍。

朝廷上下此刻鴉雀無聲,眾人都注目著高坐在龍椅上的皇帝。畢竟他才是最后定奪的人。此前一直揶揄這位棋士為天下第一,結果不想真的是一語成讖。皇帝此刻的臉上陰晴不定,讓人難以捉摸。如此的狂士唐涼宗李顯很想將其殺之而后快,但這樣做只會大失朝廷信譽寒了天下人的心,并且還顯得自己肚量小容不下一個下棋的棋士。

于是唐涼宗爽朗的笑聲傳遍了整個朝堂,他做了一個君王該做的,壓住了自己的怒火開明的忽略了這位棋士的不敬之罪,他大手一揮道:“好,果然如你所說,今日起你便是烏鷺之術的天下第一了。一子屠三龍,哈哈哈,真是讓朕大開了眼界。賞!該賞!”

一場朝堂鬧劇便在皇帝的笑聲中落下了帷幕,西蜀棋士拒絕了皇帝讓他留在宮中做首席棋待詔的建議,帶著受賞的一塊“棋士無雙”的牌匾回到了西蜀。靠著皇帝欽賜的招牌這位以往靠著下棋混日子的寒酸棋士一躍成為了當地名士。十年間無數的高官貴族都想著邀請這位棋士成為自己手下的招牌來充門面,就連皇帝也三番的派人請他回去做首席棋待詔,只是都被他這棋癡給拒絕了,直到一天一個吊兒郎當卻胸懷大志的窮酸痞子找到了他。

“我看過你下的那三盤棋。”那個痞子大大咧咧的用挖過鼻屎的手拍了拍棋士的肩膀,“但是我不信天下除了我還有人能看懂你下棋的目的。”

早就是名望滿天下的無雙棋士眼神中沒有絲毫瞧不起這個寒酸痞子的意思,他一邊看著棋盤一邊打著譜淡然的問道:“那閣下覺得在下落子的目的是為了什么?”

“屠龍!”

棋士停下了打譜手,隨即又笑了笑:“自然,自然,下棋能屠大龍是一件人生樂事啊,豪邁當浮一大白。”

“別跟我打幌子,老子跟你說的是屠真龍!”

饒是曾和皇帝放下厥詞的西蜀狂士此刻并不能淡定了,他瞠目結舌的看著那個笑嘻嘻的痞子確定道:“你再說一遍?”

痞子笑著又拍了那棋士肩膀一下說道:“老子覺得自己這輩子能當皇帝,但是俗話說一山難容二虎,更何況是龍呢,所以得要一個謀士來幫我屠龍,這樣老子才能篡位不是嗎?”

看著眼前這個寒酸痞子嘴里說出的大逆不道直言,棋士的嘴唇卻微微的顫抖了:“你說你缺一個屠龍的謀士?”

“對,老子缺一個屠龍的謀士,那傻皇帝不識貨送了你一塊棋士無雙的牌子,只要你跟著我,等我當了皇帝再送你一塊更好的。”

“你想送我什么?”

“國士無雙!”

“你叫什么?”棋士問道。

“我叫劉曄。”

棋士緩緩在痞子面前跪了下來,恭敬的說道:“在下葉羨,今后您就是我的主公了。”

于是那個一手屠龍之術天下無敵的棋士跟著一個痞子做了幕僚。那終日披散著自己烏黑長發的狂士終于將自己的頭發束了起來。

十年間,無名的痞子成了西蜀的藩王。十年間,西蜀的劉家聚集了一千七百多名門客。十年間,蜀王培養死士近萬人。蜀國成都富足程度可比長安。

若是再等十年,只要再等十年西蜀就能中原比肩,蜀王就能揮兵東進直指長安。可是卻真的是天不遂人愿,隱忍了十年的西蜀此刻被這一道不知天災還是人禍的驚雷引得了一場滅頂之災。天晟十二年大唐龍壁被一道驚雷擊碎,全國嘩然民間議論紛紛。有傳言稱唐朝國運將衰,氣運以由皇都洛陽移至西蜀成都。

李嗣暴怒,命大將軍韓統翎領十五萬韓家軍入蜀。羽翼未豐的蜀國軍隊想要抗衡那在征伐中磨礪出來的鐵血部隊無異于是以卵擊石,抵抗還是束手就擒,對蜀王劉曄來說是人生中最難的一次抉擇。

“你說老子遇上你之后這十幾年都走的順順利利,怎么能就在這個節骨眼上被人給害死了呢?”劉曄站在成都的城樓上,看著城下嚴陣以待的韓家軍有種英雄遲暮的感覺。

此刻那算無遺策的葉羨也只能閉上了眼睛咽下著難以接受的結果。

“我說棋呆子啊,你覺得西蜀還有望復國嗎?”劉曄在這種絕境之下沒有來由的問了這么一個荒唐的問題。

“沒。”葉羨依舊閉目。

“可能你是對的吧。”劉曄嘆了口氣接著說道:“這些年若是沒有你,老子可能一輩子都做不到西蜀王這么高的位置上,這輩子也算是值了。當時和你說老子要當皇帝什么的,其實說白了也就是騙騙你們這群好高騖遠的呆子罷了。只可惜我這不能再送你一塊國士無雙的牌匾了,你可別恨我啊。”劉曄絮絮叨叨著,像是在交待后事。

葉羨緊閉著的眼角卻還是有止不住的眼淚流出。

“今天老子應該是難逃一死了,本想尋思著把家底都掏出了跟那城門下耀武揚威的匹夫干上一架,不過還是忍住了,輸了這成都可就保不住了,咱們這苦心經營了十年的繁華天府可就得成人間地獄了。算了算了,用老子這一命去換這城中百姓也算是蠻值的。”

葉羨終于顫巍巍的開口說道:“在下愿陪主公一起赴死,好黃泉路上主公有個伴不會寂寞。”

劉曄搖了搖頭,拍了葉羨的肩膀一下,好似當年初遇一般:“西蜀王劉曄能死,西蜀劉家家眷三十一人能死,門客一千一百人能死,死士一萬人能死,再不濟搭上成都十年基業,唯獨你葉羨不能死。”

葉羨睜著眼睛滿面的淚痕,一臉的難以置信。

劉曄自信滿滿的笑了問道:“西蜀能復國嗎?”

那曾經一子屠三龍的西蜀狂士伏在了地上長跪不起,泣聲嘶吼道:“在下萬死不辭!”

劉曄滿意的點了點頭:“就算復不了國,可你別忘了普天之下只有你葉棋圣最會屠大龍了。”十年成王的梟雄神色狠厲從城樓上一躍而下,那舉兵進長安的皇帝夢在一灘血水中成了泡影。

韓統翎入城,劉家氏族家眷三十人被屠殺殆盡,連坐坑殺蜀中儒生文士三千四百零九人,兵甲武人九千二百一十一人,方士六人,共計一萬二千六百五十六人。罷官、流放、牢獄者不計其數。史稱,韓兵滅蜀。

思緒會還,看著十九道交錯縱橫的棋盤,那為了下棋能廢寢忘食的老人輕輕松開了自己的發箍,一時間發絲垂然落下,當年揮斥方遒書生意氣的青烏已然成了一頭白雪,灰白灰白的顏色好像是西蜀一萬二千六百五十六具尸體的骨灰染成的一般。

亡魂骨灰染白頭,瀝血布子屠大龍。西蜀復國猶難忘,棋圣葉羨字文忠。

小說《劍出隋山》 第10章 棋圣葉羨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百合小說
  2. 歷史小說
  3. 鬼怪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