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我的夫君是仙尊

更新時間:2019-06-11 14:50:43

我的夫君是仙尊 連載中

我的夫君是仙尊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高貴先生分類:仙俠主角:玄北忘笙

主角叫玄北忘笙的書名叫《我的夫君是仙尊》,它的作者是高貴先生所編寫的仙俠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從我修成人形以來,就一直生活在一條黑漆漆泥鰍的魔爪之中。到后來才懂我是多么的沒見識,昆侖山望天閣住的是川冥仙尊,是一條修煉了整整十萬年的黑龍,不是什么泥鰍……總之被他壓迫了七百多年,我悄悄溜下了山。...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最近我好像越來越容易昏倒了。

睜開眼睛,這是我第一個想法。

“阿笙,醒了?來,喝點水。”見我睜眼,泥鰍連忙輕輕扶著我坐起來,然后給我倒了一杯溫茶。

我抿了一口,扭了扭有些酸的脖子,說道:“赤胥應該是找到女媧石了。”

“你這樣昏迷幾次了?”泥鰍皺著眉毛,仿佛沒有聽見我說的什么:“璉光知道你跑出來了嗎?這樣多危險?你要是半路上就暈過去了怎么辦?”

我縮了縮脖子,轉念一想,我怕什么?于是又梗著脖子說道:“我說,魔族那個帥哥好像找到神器了,你都不擔心嗎?”

泥鰍的眉心松了松,嘆氣:“我更擔心你。”

心頭一熱,我低下頭,小聲咕嘟:“我看你是擔心我來破壞你和神女的好事……”

“你說什么?”泥鰍的聲音冷了下來:“你聽誰胡說八道的?”

聽他這語氣,我就又有點生氣:“眼見為實懂嗎?你門口的人攔著不讓我進,人家一臉嬌羞從你這里離開,還說是胡說八道。一副女主人的樣子,還諷刺我……唔……”

后半句被泥鰍堵了回去。

我瞪著眼睛看著眼前放大的臉,那雙眼睛里仿佛盛滿了漫天的星光。

“我跟神女瑤姬之間什么都沒有,”半晌,他放開我,緩緩地說道:“你若是不高興,以后再也不準她進軍營就是。若還是不放心,我們回去就成親。”

我張了張嘴,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這是在求親嗎?

許是我的表情過于呆滯,他笑了,接過我手里的茶杯,輕輕地揉了揉我的腦袋:“阿笙,你愿意嫁給我嗎?”

我徹底呆住了。

由內而外的開心就是這種感覺嗎?

狂喜就是這種感覺嗎?

“也許是我心急了,”見我不說話,他修長的手指理了理我額前的碎發,閉上眼睛用額頭貼了貼我的腦門:“你好好考慮一下,不用急著給我一個答復,若你還沒準備好,我們以后再說就是。”

“那個……”我不合時宜地笑了:“你見過求親不帶聘禮的嗎?”

玄北也一愣,然后捏著我的臉搖了搖,好看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飾的笑意:“昆侖山供你白吃白喝七百年,都還沒收你飯錢,要不你就以身相許抵債好了。”

“你怎么這么小氣……”我舉起拳頭就要捶他。

“報——”一聲急喝打斷我的控訴,勾陳一的聲音聽起來焦急萬分:“川冥尊上,山海關急報!”

我連忙將伸出去的拳頭收了回來,泥鰍的臉色沉了沉,又揉了一把我的腦袋,才起身到屏風外去。

“本尊不是說了,莫要來這里擾了她休息?”只聽泥鰍壓低聲音說道。

“末將知罪,只是事出緊急,魔族陳兵數十萬于山海關……”

“出去再說,”泥鰍的聲音越來越遠:“下次再擾了夫人休息,自己下去領罰……”

什么嘛……我咬了咬嘴唇,誰同意要當你夫人了?

赤胥一定找到了女媧石,否則魔族的根基本就被上一戰動搖了,赤胥不可能傻到在這個節骨眼上與天界拼個魚死網破。

他是那么精明的一個人,一定是有了制勝的法寶,才會動手。

因為他知道,他一定會贏。

想到這兒,我的心就揪了起來。

我答應了魔后,助赤胥上位。

但我也萬萬不能讓泥鰍有任何危險。

眼下的情況……

剛想到這兒,我突然感覺天旋地轉,胸口一陣劇痛,一張嘴,吐出了一口黑血。

我掙扎著從床上爬了下來,跌跌撞撞地繞過屏風:“玄北?”

玄北推門進來,透過門縫,我好像看到了勾陳一身后還站著一排其他看起來好像是將軍的人。

“怎么下地了?”玄北兩三步來到我身邊,打橫將我抱起。

“你不能去山海關……咳咳咳……”我還是沒忍住喉嚨里的腥甜,捂著嘴咳嗽了起來:“赤胥,他找到神器了……咳咳咳……”

“勾陳一!”玄北像是沒聽到我說的話,輕輕將我放在床上:“勾陳一!”

勾陳一從外面進來,低著頭單膝跪下:“尊上,有何……”

“把太上老君叫過來,好生療養阿笙的身子。”

“……是。”

“泥鰍,你不能去山海關。”我緊緊地抓著他的袖子,輕聲說道。

玄北笑了,抬起手捋了捋我額前的碎發,溫熱的大手摩挲著我的臉頰:“阿笙,我去去就回。”

“可是……”

他摸了摸我的腦袋:“我是戰神,這是本尊的責任。”

我拉著他的手松了松。

對啊,這是他的責任。

“那你……一定要小心。”我忍著喉嚨里翻涌的血腥氣,說道。

玄北點點頭,彎腰親了親我的額頭,然后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我躺在床上,眼前的景象忽明忽暗,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好像有人從屏風后走了過來。

那人身形修長清瘦,穿著一身淺紫色的長袍。

他走到床邊,我感到額頭上多了一只冰冷的手。

“玄北?”我睜大眼睛,卻什么都看不清。

來人一聲輕笑,慵懶的笑聲像是一把小刷子,輕輕拂過我的耳邊:“美人兒,記好了,我叫赤胥……”

于是就這樣,我就被赤胥擄來了山海關的另一邊。

我也不知道他帶我到了哪里,也不知道我這樣昏昏沉沉了多久,我只知道等我清醒過來之后,我被赤胥帶到了一間偌大的房間里,沒有窗戶,只有一道門。

這房里的擺設不多,一張梨花木的床,被淡紫色的紗幔圍著,床頭雕著一只狐貍;一張南海桑木的桌子,和配套的椅子;還有兩個柜子,不過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

南海桑木……整個魔界只有一人能用。

那便是魔界三皇子,赤胥。

看樣子是他將我帶到了山海關另一邊的某處行宮,我雖沒有多緊張,卻有些擔心泥鰍。

在這里待了兩天,除了一個婢女按時送三餐水果過來,我就再也沒見過別人。

我也不是沒想過逃跑,只是門口有結界,而且……我氣海被封,一絲靈力都提不起來。

就這樣,直到第三日,赤胥才穿著一身紫衣,從外面飄飄然然地走了進來。

“戰神夫人……小美人兒,你可以啊,”赤胥從桌上捻了顆葡萄,伸手遞給了我:“區區千年就把玄北迷得團團轉,連天帝的旨意都不管不顧……”

我沒接,也沒搭話,而是反問道:“你找到女媧石了?”

“小美人兒,你變笨了啊。”他也不惱,自顧自地又拿起了個柑橘開始剝:“陳兵數十萬于山海關,不過是個幌子,玄北現在估計也想到了。而你前幾日的身體不適,只是我七夕那日給你下的藥。”

我心里一緊:“鎖骨香。”

鎖骨香鎖中香之人三經六脈,封人氣海,中毒的癥狀便是嘔血。

我頓時松了一口氣,還好,赤胥并沒有找到神器。

還好,泥鰍暫時還不會有危險。

那一對狐貍眼瞇了瞇,薄唇微啟,赤胥吃了一瓣橘子:“你莫擔心,等我的計劃大功告成之后,自然會給你解藥。”

“幾日了?”

赤胥剝橘子的手一頓,眼神里多了三分犀利:“嗯?”

“你把我帶來魔界幾日了?”

“五日。”

“什么時候放我走?”

然后我眼前一花,再定睛的時候,赤胥那張妖媚的臉已經到了我眼前:“你再說一遍?“

我雖有些害怕,卻還是說道:“你打算用我跟玄北交換什么條件?什么時候才放我走?”

那對紫色的眼睛盯著我,犀利的視線像是兩把刀子:“你對他動心了。”

“我……”

我還沒來得及說完,赤胥冰涼的手便扼住了我的脖子。

強烈的窒息感迅速將我包圍,他的手指慢慢收緊,我扒著他的手腕,感覺腳尖慢慢離開了地面。

就在我以為我就要交代在這里的時候,他突然松了手。

我結結實實地摔在了地上,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戰神若肯退兵千里,自廢氣海,我便將你毫發無傷地送回去。”

“咳咳咳……他……若是不應呢?”

這個魔族的皇子居高臨下地看著我,一雙紫色的眼瞳里流轉的是我看不懂的情緒。

“玄北若是不應,我也放你回去,”赤胥又露出了迷人的微笑:“然后你要替我殺了他。”

然后他便出去了。

我從地上爬了起來,抱著膝蓋,閉著眼睛思考。

若赤胥要威脅泥鰍,那這行宮的位置必不會離山海關太遠。

退兵千里……

我知道老魔尊的意思是,若赤胥能踏平九重天,魔尊的位置便是他的了。

至于為什么老魔尊如此仇恨九天上下的神仙,我不知道。

而九天上下,也唯有戰神仙尊能穩穩將魔族擋在山海關外。

赤胥想要突破山海關,必要先除掉玄北。

我眼前又出現了美麗婦人的那張臉,她瀕死的臉。

“求你助我胥兒登上……”

一滴眼淚從我眼角落下,摔在了我的衣服上。

該來的還是來了。

這是我欠她的。

猜你喜歡

  1. 種田小說
  2. 未來小說
  3. 宮斗小說
  4. 游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