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職場 > 長河魂

更新時間:2019-05-23 09:36:31

長河魂 已完結

長河魂

來源:掌中云作者:王雨分類:職場主角:盧作孚蒙淑儀

《長河魂》是由作者王雨所著的一本職場類小說,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長河魂》精彩節選:有四個實業界人士不能忘記,他們是:搞重工業的張之洞,搞化學工業的范旭東,搞交通運輸的盧作孚和搞紡織工業的張謇。長篇小說《長河魂》,描寫了民生公司總經理盧作孚以一艘小船“民生”輪起家,進入川江、一統川江...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是這么樣的一張畫:背景是峨眉山金頂,當間是長江三峽,一艘有“民生”標志的巨輪順流東下,沖出峽江。畫的右上角及畫的下方自右至左分別橫寫有“峨嵋金頂”和“民生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字樣。在“民生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中文字的下面橫寫有“MINGSUNGINDUSTRIALCO.,LTD.”的英文。其實,這還說不上是一幅畫,只能說是一幅草圖。

這張草圖平鋪在八仙大桌上。

盧作孚將圖紙撫摸平整。董事長石璧軒、諸位董事、協理,還有盧子英、孫正明、向吉云、程心泉、朱正漢等人圍觀、品評,七嘴八舌,氣氛熱烈。

設在合川縣藥王廟后殿的民生公司簡陋的辦公室里,民生公司董事會議正在進行。

“騰騰騰”一陣腳步聲響,旁若無人走進來一個人,看見盧作孚,大聲舞氣喊:“魁先,你急匆匆把我從重慶喊來,有啥子好事情?”

盧作孚迎上去跟來人握手,呵哈笑:“啊,嘯松,你來得好快,是有好事情找你呃!”嘯松姓劉,是跟盧作孚在成都通俗教育館工作過的畫家。盧作孚拉了劉嘯松到八仙大桌前,指了桌子上的畫說,“你看這幅畫如何?”

劉嘯松虛眼皺眉看,說:“論意境呢不錯,論畫技嘛就差了,這是哪個畫的?”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盧作孚笑道。

“是說呢,你這個人嘛,思維敏銳、看問題獨到,我是永遠莫法學的。可這畫技嘛,嘖嘖……”劉嘯松搖頭。

“談不上畫,我只是個想法,所以才把你這個畫家請了來。坐,請坐。”盧作孚說。

劉嘯松坐到條凳上,朱正漢端了熱茶水來。

劉嘯松喝茶,說:“魁先,啊,不,盧總經理……”

盧作孚道:“你何必改口呢,喊魁先就是。”

“不行,不行。”劉嘯松道,“啥子事情呢,都得講究個章法,你如今是民生公司的總經理了,自然得如此喊叫。”

盧作孚笑,急著說下文:“隨你便,嘯松,你看能不能以此畫變成彼畫?”

劉嘯松道:“你是要我依葫蘆畫瓢。”

盧作孚說:“錯,千萬不要依葫蘆畫瓢,我是希望你發揮畫家的想象力和才干,將其繪成一幅引人注目的民生公司的宣傳畫。”

程心泉點頭:“對頭,招引更多的乘客!”

劉嘯松搓手道:“我試試。”

盧作孚再次征求屋內諸人的意見,人們你言我語,劉嘯松掏出本子記錄。末了,劉嘯松對盧作孚說:

“經眾人這么一說,我覺得你這草圖構思的意境確實不錯,我還真得依葫蘆畫瓢了。人們都曉得長江三峽、曉得峨嵋金頂,都愿意來觀光,看了這幅畫,自然會踴躍乘坐民生公司的輪船。”

人們點頭笑。

盧作孚沒有笑,盯劉嘯松,說:“嘯松,你還記得不,四川通俗教育博物館的考古學家講過一件事情,四川曾經出土過一種古樂器文物,名為虎紐瓊子。”

劉嘯松想:“啊,對,虎紐瓊子,曉得,曉得。”

盧作孚道:“那是戰國時期巴人所創,那樂器上有船形的圖騰,那船帆張旗鼓,霸氣十足,大有穿江入海的奪人氣勢!”揮動手勢。

劉嘯松聽著,看盧作孚有力的手勢,恍然大悟,他那藝術家的熱血沸騰了:“嘿,嘿嘿,看淺了,我嘯松看淺了。沖出峽江方成龍,我明白了,盧總是還有更為深遠的想法。”

盧作孚巡看眾人,激動地:“如今這長江之上,外輪稱霸、外旗飄揚,我不平啊,我母親河豈能長期由外國人霸占逍遙,讓其為所欲為?我們中國人的江河應該行駛中國人自己的輪船!我盧作孚、我們民生公司也許無法一統川江,可也不是不可能,至少,這種決心我們要有。是的,我們是要沖出峽江的!”

劉嘯松點首,也激動了,摩拳擦掌:“好,我嘯松不才,一定傾盡全力繪好這幅畫。回到重慶我就動手,將你這張黑白草圖繪成一幅水彩畫,讓這幅畫隨著你們民生公司的發達,貼遍大江南北,貼遍全中國!”

屋里氣氛鼎沸,眾人鼓掌。

董事長石璧軒呵呵笑:“對頭,我民生公司是得要有宏圖遠志!”

人們點首附和。

向吉云說:“我中國人自古都是有骨氣的!”

孫正明說:“我川人、巴人也自古都是有骨氣的!”

盧子英笑道:“是說呢,在‘民生’輪上,二哥跟我說,他在宜昌等我們時,草擬了公司的管理辦法和發展規劃。沒想到,他這個不懂繪畫的人,竟然還繪制了這么一張深謀遠慮的宣傳畫!”

石璧軒說:“我們公推這總經理選對人了,盧總是個頂風開船的人。”

人們這么說時,誰也沒有想到,劉嘯松那話還真被其言中了。就是他依照盧作孚的構想繪的水彩畫,也是民生公司唯一的一張宣傳畫,后來,竟然自重慶貼到了上海,從廣州貼到了大連,并且,還貼遍了東南亞各國和遠東的日本。

今天,總經理盧作孚是在向董事會匯報工作和設想,確定公司宣傳畫主題也是其內容之一。會議還要繼續進行,盧作孚讓程心泉領劉嘯松去旅館休息。劉嘯松卻興致正濃,說是想參加旁聽,以便吸納精髓,更好地繪好此畫。董事長石璧軒表示歡迎,說,我們是民主議事,本來就請有不是董事會的人來列席會議。當然啰,旁聽和列席者是沒有表決權的。人們一陣言笑。

這藥王廟年久失修、朽敗破爛,因民生公司剛剛成立,實在無錢購置辦公場所,盧作孚就選定了這里。至少可以勉強遮風避雨,關鍵是可以省下一筆錢財來辦公司急需要辦的事情。剛才,董事會已經議定,這藥王廟的前殿用來做電燈廠。此刻里,這藥王廟的前、后殿又響起了盧作孚因疲勞而有些沙啞的話聲:

“……買辦制來源于帝國主義在華的輪船公司。一艘輪船上有三大團伙,又有若干小團伙。火夫由火夫長任用,理貨員由二三買辦任用,各受雇者必向雇主交納押金。三大部門的承包人包辦了本部門的一切事務和物質。結果是,用人不必求賢,只要薪金低廉或是親朋好友即可。偷工減料、中飽私囊、不講服務、隨便漲價,種種營私舞弊、損公肥私之事不勝枚舉、層出不窮。既損公司聲譽,又害商旅利益,最終導致航業一蹶不振、垂死待斃。所以,我以為,我們民生公司首先就得廢除這種臭名昭著的買辦制……”

董事會議結束了,有議論有爭論,最終通過了盧作孚總經理提出的公司管理辦法和發展規劃,同意廢除買辦制實行經理負責制。

會后,盧作孚領了劉嘯松去旅館住宿,又請他去附近的小餐館吃夜飯。點有鹵菜、小炒和水豆花。劉嘯松獨自飲酒、吃菜,盧作孚喝豆花水、吃菜。

劉嘯松臉上有了酒色,哈哈大笑:“請大家認識我,我是一顆炸彈!”

正在上菜的店小二聽了,瞠目結舌。

盧作孚盯店小二,也哈哈笑:“炸彈力量小,不足以完全毀滅對方,你應當是微生物,微生物的力量才特別大,才使人無法抵抗。”

他倆對講的這段話,是盧作孚29歲時在一次演講會上說過的話。

店小二搖頭自語:“這兩個人,發酒瘋。”放下菜各自走了。

劉嘯松不笑了:“魁先,不,盧總,我嘯松真是佩服你了。你辦教育、辦《川報》、辦通俗教育館,都是這個!”比大拇指,“現在辦船運,我看也是這個!”又比大拇指。

盧作孚也不笑了,問:“你真這么看?”

劉嘯松點頭,又咂嘴道:“我也有點不明白,這搞教育、辦報紙和教育館嘛,它們之間都有關聯,可你又來辦船運,風馬牛不相干啊!”

猜你喜歡

  1. 貴族小說
  2. 輪回重生小說
  3. 神仙妖精小說
  4. 民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 大玩家棋牌游戏规律 为什么说赚钱的生意都在刑法里 延津县 农村干什么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 888棋牌网址导航 二分时时彩开奖走试图 红人装用微博怎么赚钱 重庆百变王牌稳赢技巧 星空棋牌网址 澳洲幸运5是什么时候 南国七星彩走势图规 11选5图片 小米手机上那些应用 赚钱 快乐扑克24点 股票指数期货开户 大乐透合买合同和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