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君臨天下

更新時間:2019-05-16 14:38:22

君臨天下 已完結

君臨天下

來源:騰文作者:寂月皎皎分類:武俠主角:邱小樹沐小腰

《君臨天下》是寂月皎皎所編寫的武俠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邱小樹沐小腰,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解決問題最好的辦法只有兩個,錢和刀。攀爬向上沒有捷徑,如果有也只屬于準備更充分的人。太平盛世中方解想做一個富家翁,可惜失敗了。亂世之中方解想做一個太平翁,可惜他又失敗了。 所以,他爭霸天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青衫男子站在窗口,沒有去看紅袖樓里那個布置華麗的舞臺上令人目眩的舞姿,他看著窗外,似乎天際有什么東西吸引著他的主意。冷風從開著的窗戶外面卷起來,吹動他身上洗的稍微發白的青衫。

或許是因為風太冷了些,坐在椅子上的息大娘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實風再烈也不會讓她覺著冷。她冷,是因為這個青衫男子剛才說的話。他說他要去大雪山,是這句話讓她覺著骨子里都在發冷。是那種無可抵抗的寒冷,冷進了骨髓,冷進了心里。

“必須去?”

她問。

息大娘一點也不老,雖然眼角上有些細細的魚尾紋,但她的面容依然精致,尤其是她的眉和眼最美,美到了極致。眉如垂柳葉,眼如一泓水。毫無疑問,如果她現在想找個男人嫁了,想要娶她的男人可以排隊到樊固城外去。

方解雖然是紅袖樓的房東,但他卻只見過一次息大娘。

只這一次,方解就很難忘記息大娘的眉眼。

不是他好色,而是這眉眼確實太美了些。

息大娘的名字就叫做息畫眉,但她的眉不是畫出來的。天生這樣一雙讓人過目不忘的眉,天生一雙讓人過目不忘的眼。眉眼間渾然天成一種淡淡的媚意,不濃烈,不做作。自她還是少女的時候,也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男子。有多少男子愿意為她傾家蕩產,又有多少男子愿意為她淡看生死。

但她卻迷上了他。

她命格里的克星。

“芯兒還好?”

他沒有回答息畫眉的問題,而是問了一個問題。

“很好……難得你還能想起她。”

息畫眉看著他的背影說道:“十年前你將芯兒丟給我便一走了之,十年不知生死。這十年來,芯兒不止一次問過我你在何處。這兩年來問的才漸漸少了,或是她信了我給她的答案。但你的心怎么就這么狠?為了你心里那偏執的念頭,竟是連她也不顧了?”

“你對她如何說的?”

青衫男子依然沒有回答息畫眉的問題。

“我說你死了。”

息畫眉咬著嘴唇說道。

“也好。”

青衫男子轉過身,笑了笑:“讓她以為我已經死了,心里便沒了牽掛惦念,這樣對她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再過十年,或許她就會徹底忘記了我。心里沒了我,她的日子便能多幾分開心快活。我給她的記憶,似乎沒有一件是應該記住值得記住的。”

“必須要去。”

他突然回答了她第一個問題。

青衫男子再次將視線看向灰蒙蒙的蒼穹,眼神平淡卻藏著一股火一般的斗志:“這個世界里滿眼都是順從和卑微,總得有個人去嘗試做些什么。有人制定了規則,漸漸的人們也習慣了這個規則,從而理所當然的卑躬屈膝……漸漸的忘了自己是個人。”

“人,一撇一捺,當頂天立地。”

她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我的心不狠。”

他回答了她第二個問題:“如果我的心再狠一些,十年前就不會放那個人走。如果他不走,這世界也就不會有這么多不公。如果我再狠一些,就不該珍惜自己的殘命而猶豫不決,以至于讓他的徒子徒孫帶著他遠遁回去。我用了十年休養傷勢,他也用了十年……但是你知道,他有諸多靈丹妙藥,所以恢復的應該比我快一些,再不去,我更沒有機會。”

“既然你明知道,為什么不能等到有絕對的把握再去?”

息畫眉聲音極尖銳的喊了出來,胸口的起伏越發的劇烈起來。

“再者……你就不怕引起一場浩劫?”

聽到這句話,青衫男子顯然怔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語氣平淡:“浩劫早晚都會來,與其等到無法抗衡的時候來,倒是不如早點來的好,最起碼,人們會有些許的機會活下來。”

“先生不會同意你去的。”

息畫眉想到了最后一個阻止他的理由。

“你錯了。”

青衫男子回身,看著息畫眉溫和道:“你不了解先生,若我不去……早晚他也會去,等到先生不得不去的時候,浩劫才是真的將至。你知道他身處那個位置,總會有諸多不便。所以,先生不會反對我去。”

“他難道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去送死?”

“不會”

青衫男子輕聲道:“先生會為我燒一炷香,灑一捧紙錢。”

沉默

兩個人都陷入沉默。

或許是為了打破這惱人的沉默,青衫男子有些好奇的問:“剛才坐在下面看舞的有個少年郎,穿一身黑衣,被幾個邊軍士兵拉走的那個……你可認識?”

“認識……他叫方解,這個樓子的主人,紅袖招的房東。”

“小小年紀,倒是讓人刮目相看。”

“他很會賺錢。”

“他快死了。”

青衫男子喝了一口茶,在說一件和他毫無關系的事。只是那個小家伙讓他有些好奇,而那個小家伙身體里的東西又讓他厭惡。那般狠毒的手段,也只有他看得出來,也只有那個人用的出來。

“死就死吧。”

息畫眉的心思根本就沒在這個問題上,而且在她看來,那個少年郎雖然不討厭,但生死和她又有什么關系?

……

……

從地牢里走出來,方解深深的吸了一口外面清冷的空氣。地牢里潮濕發霉的氣味讓人不舒服,里面的陰暗和寒冷更讓人不舒服。在里面的時間久了,心里都好像堵了什么東西似的。

那個叫完顏離妖的北遼人是個聰明的家伙,而且方解看得出來,這個人在北遼族的地位絕對不會低,其他的北遼人雖然刻意裝作淡然,但眼神里對完顏離妖的尊敬是掩飾不住的。

不知道那到底是個多凄苦寒冷的地方。

方解想到完顏離妖說十萬大山之冷的那些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緊了緊身上的皮袍,心里懊惱的想著,若是自己能練功的話,就能和沐小腰大犬那樣無視嚴寒。樊固城的冬天已經冷的出奇,但沐小腰依然只穿了一件單薄的長裙。至于大犬……那個家伙雖然穿了見翻毛的皮袍,但里面根本就沒穿內衣……

走出地牢大院的時候,方解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如果這次的事情解決了的話,那么自己的軍功加起來就攢夠了。只要李孝宗給自己開一封推薦信送到兵部去,就能參加演武院的考試。如果能順利考進演武院的話,結業之后最不濟也是一個校尉。而自己這樣雖然常年累月不曾間斷的練武,但因為不能修煉在軍中也不會得到重用。

可是……演武院,畢竟重的是武。

當然,如果在其他方面表現足夠好,說不得能留在演武院任一個小吏。在算學和樂曲方面,方解還是有一定自信的。

只要能留在大隋演武院里,那些這么多年一直在追殺自己的人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膽,難道還敢跑去長安惹事?就算他們敢進長安城,難道還敢在演武院里惹事?

一想到自己的前途格外的光明,方解的心里也暢快了不少。

心情好,他就想去云計狗肉吃燉鍋。

他是樊固城里最特殊的那個,所以八百邊軍全都集結起來備戰,而他卻能無所事事的在大街上閑逛,找不到人陪著自己一起去,他只好勉為其難的去獨吞一鍋熱氣騰騰香氣撲鼻的狗肉燉鍋。

方解走到云計的時候,蘇屠狗正在屠狗。

滿手血腥的剝皮,看到方解走過來蘇屠狗在圍裙上抹了抹手上的血,笑呵呵的站起來說道:“方小哥,又來光顧我家生意了。”

“其實是來看你老婆的。”

方解恬不知恥的說了一句,然后站在一邊看蘇屠狗剝皮。他發現蘇屠狗這個人雖然老實到可以稱之為懦弱的地步,但殺狗剝皮這種事竟是被他干出了藝術感。云計狗肉殺的狗不是家狗,而是狼乳山脈里的山狗,與狼一般的兇狠。到了冬天狼乳山脈上的獵物少了,山狗經常成群結隊的下山來襲擊農畜。

獵人們獵了山狗,一般都會送到云計。

“快進去吧,外面冷。”

木訥的蘇屠狗憨笑著說道。

“屠狗哥,你每天都在殺狗,會不會做惡夢?”

方解忽然極認真的問。

蘇屠狗放下手里的刀子,沉默了一會兒認真的回答道:“或是殺的太多了,再惡的山狗便是化作狗鬼也不敢入我的夢,若真是敢入我的夢來,再殺一次就是了。”

語氣平淡,卻讓方解心里一震。

“有道理”

方解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轉身往云計里面走去。

“方小哥……”

蘇屠狗忽然叫住方解,猶豫了一會兒說道:“最近這段日子應該多喝些酒。”

“為什么?”

方解問。

蘇屠狗訕訕的笑了笑:“天冷。”

方解伸出一根中指:“你家的酒是不是最近賣的少了?”

走進云計的門,方解沒有看到蘇屠狗眼神中的憐憫。蘇屠狗蹲下來繼續剝皮,一邊動手一邊喃喃的自語道:“只是你沒少在我家吃酒也花了不少銀子,覺著以后要是少了個大主顧有些可惜罷了……也不知道誰這么狠毒的手段,多喝些酒血脈流通的還能順暢些,不然……”

……

……

就在方解在云計要了一個狗肉燉鍋的時候,樊固城牙將李孝宗的書房里也來了一個客人。

這個人穿了一身皮袍,翻毛的帽子遮擋住了頭臉。走進李孝宗書房之后,他才將厚厚的帽子摘下來放在火爐邊上,不多時,那帽子就被烤的冒出來一股一股的白煙。

這個人身材極瘦,便是臉上也看不到幾分肉。眼眶深陷,顴骨凸出,猴子一樣的臉型,偏偏還留著一撮山羊胡。所以看起來有些滑稽,但李孝宗看到這個人卻不敢笑。他恭恭敬敬的倒上一杯茶遞過去,垂首站在一邊。

“雖然你是李家旁系還是庶出的子弟……但大將軍對你還是頗多看重。”

這人接過茶杯掃了李孝宗一眼,恨其不爭的嘆了口氣:“所以還要我這么冷的天跑幾百里的路來提點你……兵部和大理寺的人在一個半月之前就已經出了長安城,一路上辦了十幾個案子,牙將以上的就殺了四個,還有一個從四品的郎將……這次陛下是真的動了怒,你要好自為之。”

“你應該知道,陛下最厭惡的就是官員貪墨……尤其是軍方的人貪財,若是查實的話你連一點活路都沒有。別以為你修為不俗,你要知道,這次兵部和大理寺下來的人中最少有三個六品以上的高手,還有一個十年前就破境的符師……”

“卑職不敢心存僥幸。”

李孝宗垂著頭,臉色有些發白。

越過五品為破鏡,六品以上的高手在軍中必然受到重用。他雖然在一年前入破境,但絕擋不住三個破境高手的聯手一擊。更何況,這次下來的人里面還有一個最讓人頭疼的符師。

“聽說之所以你會變得貪財,是因為一個叫方解的?”

山羊胡啞著嗓子問。

“是”

“大將軍聽說,有蒙元帝國的細作潛入了樊固城,試圖收買拉攏樊固邊軍……被牙將李孝宗識破,這件事……大將軍會如實對兵部和大理寺的執法使說。”

“卑職……”

李孝宗艱難的咽了口吐沫,滿嘴的苦澀:“卑職明白。”

猜你喜歡

  1. 仙俠小說
  2. 宮廷小說
  3. 貴族小說
  4. 虐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