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劍俠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道門獨尊

更新時間:2019-05-01 13:06:05

道門獨尊 連載中

道門獨尊

來源:袋鼠書城作者:欒史分類:玄幻主角:白梔禹寒

主角是白梔禹寒的小說叫《道門獨尊》,它的作者是欒史創作的玄幻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武道沒落那年,乾坤大陸上空墜下一顆金耀星,熠熠生輝,投到了大陸山巔的一顆巨大隕石之上。從那一刻起,乾坤大陸上便多了一個潛力無限的后起之秀。此時的情況卻是道門獨尊,輝煌一世的武道卻沒落了下來,轉世的禹寒...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5章二夫人顛倒黑白

突然出現在大眾視野之中的禹寒,一身的黑衣在冷風之中瑟瑟抖動著。

眾人始料未及,很快,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還是白家的人,幾個家丁紛紛上前瞬間便將禹寒給包圍了起來。

此時戶主心切的錢遜剛想要上前,卻被禹寒一個眼神兒給逼退了回去。

錢遜擔憂地站在一旁,看著錢遜獨身一人站在黑色的棺木之上,身上寫滿了濃濃的殺氣。

“什么人!竟敢在白父撒野!”

說話之人從府邸大門走出的時候,身后跟了一群的鶯鶯燕燕,鶯鶯燕燕之后,還有一群的老媽子跟家丁。

氣勢十分龐大,與獨身一人前來截場的禹寒相比,顯然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啊呀老爺,您怎么出來了?”

這個時候,棺材后面的一個濃妝艷抹的妖艷女人驚呼出聲兒,但是很快,女人便從棺材后面閃出了身來。

走到那白家老爺的面前時候,一雙蔥白的胳膊便從寬大靚麗的衣袖之中脫出,直直地攀上了白家老爺的胳膊肘。

白家老爺低頭看了眼女人的胳膊之后,神情緩和了不少,隨即抬手摸了摸女人的肩膀,寵溺說道:“夫人今日又在折騰什么?怎么竟然掛起了白條?”

說話之人正是白家的二夫人,被白家老爺剛剛娶進門兒來,為虎作倀好不囂張。

在白家,二夫人雖然只是個剛剛進門的小媳婦,但是也在這個短短的時間內,二夫人已經在白家立足了威嚴。

眼下,白家上上下下,除了白家老爺之外,再沒有一個人敢當面跟二夫人對抗。

與她對抗的下場只有兩個結果,不是死,就是生不如死。

但是,二夫人生得容貌實在是出眾,又是個能言善辯的巧嘴兒婦人。

一站面皮用來對付白家老爺,一張面皮用來為虎作倀,實在是個厲害的角兒。

白家老爺的一雙眼睛始終沒有從二夫人的身上離開過一刻,寵溺的眼睛之中流露著對二夫人的無限包容。

雖然白家老爺也不是個傻子,對二夫人在白家的作法兒也是心知肚明。

但是礙于二夫人出身名門,白家雖然聲名鵲起,但完全依仗著二夫人的娘家才得以鼎盛。

所以,白家老爺從來都沒有對二夫人真正動怒過,只要不做得過分,白家老爺從來都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夫人,梔兒呢?”

被白家老爺這么一問,二夫人的臉色一僵,隨即看了眼那口黑棺材。

“老爺,我有句話說出口是怕你傷心傷壞了身體,咱們家的梔兒現在就躺在那口大棺材里面呢!”

二夫人的話剛說出口,白家老爺的臉色便煞白了起來,身子一個不穩,便想要倒下。

若不是被身旁的二夫人及時扶住,想必就已經癱軟在地上了。

“怎么回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白家老爺一邊說著,一邊講狐疑的復雜的目光投放到了站在棺材頂上的禹寒的身上。

二夫人見此,靈機一動,緊忙說道:“老爺,婉兒請您原諒!”

說著,二夫人便就勢往地上這么一跪,伸手拽住了白家老爺的褲腳。

白家老爺皺起了憤怒的眉頭,一橫,霸氣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快說!”

二夫人也不徐不疾,一邊抽泣著一邊娓娓道來,說道:“咱們家的梔兒前些日子愛上了一個窮小子,被我知道了,我見她早些年沒了娘,在家里過得又悶悶不樂地,便幫她將這件事情給瞞了下來,并且苦口婆心地勸告她不要這么做,這樣老爺會生氣的。”

說道這里,二夫人的鼻子一抽一搭的合攏個不停。

抬眼瞧了瞧白家老爺的臉色之后,發現白家老爺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棺材上的少年之時。

哭聲兒更加大了幾分,緊接著補充說道:“但是梔兒偏不聽,她說自己已經將身子都許給了那個小子,回不了頭了,還撂下狠話威脅臣妾,若是臣妾透露個老子一句話,揚言,揚言……”

說到這里,演技爐火純青的二夫人一副即將要哭暈過去的架勢。

但是抽抽搭搭的時候,又還能半昏沉著悲傷,半清醒地訴說。

白家老爺越聽越氣惱,恰巧聽到了一半二夫人又不說了,直接便將白家老爺心里的惱火給勾了起來。

怒吼問道:“揚言什么話,你給我站起來說明白了!”

二夫人一愣,嚇得身子一哆嗦,顫巍巍地扶著身旁老媽子的手這才站了起來。

說道:“揚言要放火燒死臣妾,還揚言要抖漏白家前些年生意方面做過的那些不堪的茍且事情……”

“什么!”

白家老爺不等二夫人訴說完畢,在聽到白家前些年那些生意方面的事情的時候,登時大怒起來。

“這個臭丫頭,她是怎么知道咱們家這些事情的?”

白家老爺說罷,似乎是想起什么一樣,隨即看向二夫人,斥責問道:“是不是你說出去的!”

二夫人一聽,當即便腿軟了下來,再次跪倒在地。

求饒說道:“老爺明察,臣妾再不知分寸,也不會將自家的情況輕易透露給任何一個人啊!”

白家老爺見二夫人這番舉動,隨即便將目光望向了站在棺材頂上的少年。

問道:“梔兒喜歡上的那個小子,是不是就是他?”

二夫人陰沉一笑,跪倒在白家老爺的腳邊,凄凄苦苦地猶豫說道:“老爺,事已至此了,您就別問了……”

白家老爺聽此,心中頓時便明白了過來。

冷哼一聲兒,當即便從旁邊侍衛的腰間拔出了一把長劍來,直奔那棺材頂上的少年。

禹寒在一旁看戲也看得許久了,在意識探測到腳下棺材里面的白梔并無性命大礙的時候,方才放心了下來。

只是讓禹寒內心感到震驚的卻是白家二夫人的演技,實在是令人瞠目結舌。

一番胡七八扯,竟然能讓一個謊言訴說地如此動聽跟真實,也差點兒讓禹寒這個知道真相的人都快相信她的鬼話了。

白家老爺的勢力出乎了禹寒的意外,沒想到這個昏庸的老頭竟然還有如此之高的修為。

長劍在手,身體輕盈便能騰空而起。

刀鋒帶著凌厲的呼嘯聲兒撲面人來,禹寒整個人便從棺材上飛了下去。

一掌便劈開了眼前的棺材,隨著一聲巨響,巨大的棺材蓋兒翻騰而起,將飛身而來的白家老爺瞬間打翻在一旁。

二夫人見此,驚呼著連忙往白家老爺的身邊跑去。

“老爺老爺,您沒事兒吧?”

而此時的白家老爺,雖然體格十分不錯,但是如此沉重的棺材蓋兒砸在身上,著實還是受傷了不少。

“小子,敢跟我動武,你是不想活了嗎?”

禹寒不顧白家老爺的威脅,直接將棺材里面的白梔給抱了出來。

暗中給白梔輸入了一絲真氣之后,白梔方才睜開了眼睛。

白家老爺見此,突然間從地上爬了起來,口中喃喃說著,“見鬼了見鬼了!”

而此時的二夫人更是吃驚不少,連忙將白家老爺丟下,自己一個人待著一群老媽子們往娘家逃跑。

白家老爺目瞪口呆,白梔醒來之后神情十分落寞。

禹寒曾讓白梔忘記了過去的記憶,但歸根結度,現在的禹寒能力還不是很強。

白梔似乎已經想起了過去的種種過往,待看清眼前白家的光景跟身旁的那口大棺材的時候,心頓然涼透了。

“爹,我當真是您的親生女兒嗎?母親當年還在世的時候,我們的家庭雖然不是最富足的那個,但也還是最幸福的那個,可是如今,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你們為什么要來害我?”

白家老爺一雙眼睛瞪得十分巨大,他晃了晃腦袋,弱弱問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禹寒冷哼一聲兒,將身旁的白梔護在了身后。

往那小巷子望了一眼說道:“白老爺,想要在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兒的話,您可能還要去問問您寵愛的那位夫人了!”

白家老爺聽后,恍惚間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樣,猛然間回頭,卻發現二夫人此時早已經逃之夭夭了,哪里還能找得見蹤影?

心中似乎是明白了幾分,將那愧疚的目光投放到白梔的身上,問道:“梔兒,她都對你做了些什么了?這些年爹糊涂,被利欲熏了心,竟忘了照顧你了!”

而此時的白梔早已經心灰意冷了,他知道這是白家老爺在做最后的垂死掙扎。

甚至,白梔還知道,當年母親的死跟白家老爺與二夫人的同謀有關,一切不過都是他個人的欲望罷了。

一個男人的欲望到了不可挽救地步的時候,他能夠狠心殺死自己的妻子,狠心幫助小妾對付自己的親生骨肉……

白梔雖然傻,但卻不是真的傻,這些她早已經心知肚明了。

只是這一次,她已經完全死了心了。

“母親的死,那天晚上我在場,只不過你跟二夫人沒有發現我罷了。”

白梔一字一句地說著,看向白家老爺,狠心說道:“所以,爹,您還有什么遺言嗎?”

白梔的一句話讓白家老爺整個人愣在了原地,看著白梔半天,方才將臉色陰沉了下來。

“想不到當年的事情還是被你給看到了。”

猜你喜歡

  1. 小說
  2. 神仙妖精小說
  3. 搞笑小說
  4. 情有獨鐘小說
  • 小說
    小說

    劍俠文學網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小說大全,打造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小說免費閱讀。看小說,就上劍俠文學網。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