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資訊 >

焚苼閣全章節免費免費試讀 玉琴冉容煞玦小說完結版

時間:2019-12-02 17:49:09編輯:萌果果

火爆新書《焚苼閣》由行云且賢傾心創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玉琴冉容煞玦,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秋風瑟瑟,猶過不及。天邊暮色正起,街頭兩個依偎而來的人影,甚是特殊。“冉兒,那二位該不會真是來我們這的吧?”容煞玦只在暮色中瞧見了兩個滄桑的老婆婆。白衣婆婆攙扶著另一個藍衣婆婆,藍衣婆婆柱了拐杖,總是...

焚苼閣

推薦指數:10分

《焚苼閣》在線閱讀

《焚苼閣》 第五章 日居而微 免費試讀

秋風瑟瑟,猶過不及。天邊暮色正起,街頭兩個依偎而來的人影,甚是特殊。

“冉兒,那二位該不會真是來我們這的吧?”容煞玦只在暮色中瞧見了兩個滄桑的老婆婆。

白衣婆婆攙扶著另一個藍衣婆婆,藍衣婆婆柱了拐杖,總是走了一二步就要停下歇一歇。

“阿玦,閣主既然說了要我們接一下前來的客人,而眼下,你覺得街上還有別人?”玉琴冉冷了冷眼神,并不想多和他廢話。

“婆婆,焚苼閣就在這里了,我來扶著吧。”玉琴冉等了片刻,眉頭輕蹙,嘆了口氣,快步而去。

白衣婆婆打量了她一番,笑了笑:“謝謝小姑娘,爾微就是腿腳不太好,不然我們也不會這么晚來打攪了。”

白衣婆婆開口的時候,玉琴冉似乎眼前一亮,驚嘆了片刻。婆婆的聲音極好聽,溫柔如山泉,緩緩淌過了心間。

“嗯。”玉琴冉淡淡的回應了一聲,扶著那藍衣婆婆,繼續走著。

“這地方,的確難找啊。

老婆子我找了十多年呢。”白衣婆婆眼里望著這焚苼閣,打量之際,也頗為敬畏。

“那是自然,到這里來的,不是有恨之入骨的仇,就是喪心病狂的人。

可是婆婆你們兩位都不像啊。

我叫阿玦,她是冉兒,婆婆你們怎么稱呼?”容煞玦平日對來此的人皆是嗤之以鼻的多,今日卻頗為善意的和他們交流起來。

就連一旁的玉琴冉都不由得驚訝起來,眼神略了過去,一探究竟。

卻也只見,容煞玦一副極為認真的模樣。

“啊哈哈哈,原來是這樣啊。

老婆子王居月,這是我最好的姐妹,爾微。不過,記憶越來越差,身體也不行了。”

王婆婆看向爾微婆婆,眼里皆是遺憾和疼惜,仿佛他們之間,那逝去的歲月里,隱藏了太多的秘密和苦楚。

“二位,請。”玉琴冉心里暗暗的嘆道:雖說是阿玦說的那樣沒錯,其實最主要的還是執念,沒有那么深的執念,是無論如何都找不到此處的。

“冉兒姑娘,能不能麻煩你,帶著爾微去那坐坐,讓她在外面等我?”王婆婆的一只腳都踏進了書房,突然站定了,看著爾微婆婆,眉心糾結。抓著玉琴冉的手,祈求道。

玉琴冉看了看坐在書房里的閣主,又看了看容煞玦,好像都沒有反對的意思。“好,婆婆你放心,我會照顧她的。”

“謝謝你,冉兒姑娘。”待王婆婆進了書房,他們三個便默默的退出了那房。

“唉,冉兒,你說,他們究竟有什么意愿,能延續了十多年呢?”容煞玦倚在柱子那,抬頭看天。

玉琴冉搖了搖頭,對此,她從不多想。

“那你知道么,他們一個叫居月,一個叫爾微,是什么意思么?”容煞玦忽然站直了身子,一本正經的看著玉琴冉。

玉琴冉偏頭看去,那個爾微婆婆就安安靜靜的坐在石凳上,歪著腦袋看他們。

突然,婆婆笑了,笑得極可愛,就像個小孩子一樣。

“……噗哈哈……”玉琴冉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渲染了,跟著笑了起來。

那眼看著他們兩個的容煞玦倒不知所措起來,呆呆的看著。

容煞玦看著看著,心里酸楚的滋味不斷翻涌。玉琴冉極少笑,也極少在外人面前溫柔。

“紙……字。”婆婆吐字不清,好像說了這兩字。

玉琴冉收起了笑容,疑惑的問了一句:“婆婆,你要什么?”

“紙……字。居月,我要學。”

婆婆的話雖然說的不清不楚,但是容煞玦好像明白了,飛也似的奔去了自己的房間。

玉琴冉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不禁落寞起來。

婆婆的意思,大概是要學寫字吧。

“婆婆,給。”很快,容煞玦端來筆墨紙硯,細心的研墨。

婆婆拿起筆,顫顫巍巍的沾了沾墨,咧嘴笑了笑,一沾紙上暈開就是一片。

寫了一筆,然后頓住,笑容也突然就沒了,抬頭無辜的看著他們:“名字……名字……”

玉琴冉看了看她那無辜的眼神,和三歲孩兒真的無異,心中詫異,但還是很快握住了她的手,寫了很多的名字。

“王居月,爾微,容煞玦,玉琴冉。婆婆,你要學哪個名字?”玉琴冉俯下身子,一個字一個字的念著。

往日來焚苼閣的,大多私利,遂人也是形形**,但是老婆婆,尤其是憨態可掬的,還真是第一次見。

莫說玉琴冉一反常態,就連容煞玦也特別歡喜,趴在那石桌上,安靜的望著婆孫兩個,祥和安寧。

彼時,婆婆歪頭看著,眼睛眨啊眨啊,搖搖頭:“我,我忘記了,這個字,念什么?”

玉琴冉看著婆婆手指的地方,是個“微”字。

爾微,她自己的名字,婆婆怎么會記不得?

身后,書房門開了,王婆婆出來了。

“爾微,你在做什么呀?”

王婆婆見兩位少年還在陪同爾微說話,甚是感激。

走近時,看見了一桌的筆紙,和紙上的字。

爾微婆婆抬起頭,眼里滿是疑惑,指著那個字問:“居月,我想不起來了,這個字,念什么呀?”

王婆婆淚眼婆娑,一手緊握成拳,可臉上還在笑著。

“哦,你想不起來啦。

那個字念微,你的名字叫爾微啊,謝爾微。”

王婆婆輕輕的拍了拍爾微婆婆的背,安慰、鼓勵,好像他們都能想象的到,這些年來,他們是如何相互扶持的。

“爾微,那我為什么叫爾微呀?”

爾微婆婆被扶了起來,繼續拄著拐杖,被王婆婆攙扶著,緩緩的走出庭院。

“日居月諸,胡迭而微?

心之憂矣,如匪浣衣。

靜言思之,不能奮飛。

我們兩家是世交,爹娘從這一篇里,給我們起了這樣的名字,居月,和爾微。”

“哦,那這詩是什么意思啊……”

王婆婆婉耳的聲音還在耳畔,背影也就在眼前,卻不覺間,仿佛離他們極為遙遠。

玉琴冉看了一眼閣主,眼里有諸多疑惑。

閣主太息一聲,招了招手,將他二人叫去了書房。

“冉兒,你知道那是什么詩么?”玉琴冉就跟在了容煞玦的身后,突然聽見閣主問了一句,一緊張,就站定了:“不知道。”

“阿玦,你還記得么?”閣主并沒有計較,接著問了一句。

“好像是《詩經》里《柏舟》的,前面還有幾句,我心匪石,不可轉也。

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容煞玦提起這個,還特地看了看玉琴冉,雖然只有一瞬。

閣主自然是盡收眼底,并不在意:“王謝兩家世交數百年來,唯有他們這一對姐妹,交情海到天邊了。

你們倆,還想看看,這契約里的故事么?”

從小,閣主并不主動讓他們接觸關于契約之事。

但近些年來,好像逐漸開始允許他們詢問、調查,了解、參與其中。

容煞玦總有一種預感,父親好像打算讓他接手了。

“阿玦,你心里的小九九,當我聽不見?”倏忽,閣主不經意的一句話,嚇得容煞玦的臉色煞白煞白,片刻又恢復了。

“是么?

我想看你就給我看?”容煞玦的反應,已經不似從前,機警的很。

“這又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但也是個暖心的人生。”閣主一言盡之,一揮手,就將契約顯出,擺在二人面前。

剎那間,又是白光一片,聲囂遠去。

小說《焚苼閣》 第五章 日居而微 試讀結束。

焚苼閣

焚苼閣

作者:行云且賢類型:玄幻狀態:連載中

《焚苼閣》很好看,很少有書會對我留下這么深刻的印象,作者文筆不錯,人物、情節也可以,大力推薦,捧捧捧。

小說詳情
牛牛 北京pk赛车怎么看走势 澳洲幸运5app 湖北快三玩法技巧 今晚双色球开奖号查询 v博娱乐群 不锈钢剪板折弯加工赚钱吗 p3开机号彩经网 玩qq三国赚钱吗 魔兽世界cg 足彩进球彩18077 辽宁35选7大星走势图 江苏福彩快3计划软件 多人诈金花电脑版 水果机游戏下载安卓版 时时中彩票新11选5 九州彩票群